40妙计初现

我的妈妈是大蟒 作者:舒雅凌薇

      一只耳听到独眼的话,点了点头,而后用手指着一个瘦小的士兵,大声吩咐道:“你!出去给我打探下外面究竟有多少人,他们都分布在什么方位,速去速回知道么?”

    “我?”士兵的泪水瞬间像小河一般流淌不息着,它痛哭流涕道:“一只耳大人啊!我还小,还不想死那!我父母还要等着我赡养,我现在可是家里的独子啊!我的兄弟姐妹都已经被大王给打入了地牢里,如果,我再出事的话,那我的父母可就无人照料了啊!妲”

    一只耳上前在它那不大的脑袋上敲了一下,气呼呼的说:“你怕什么!那些人类对付的是鸟儿一族,又不是我们鼠族,况且,你长得还没有一块豆腐高呢,又不起眼,谁会看见你啊!别啰嗦,赶紧去!你不知道时间就是生命吗?”

    士兵无奈屏住呼吸,一股脑儿的爬出洞外,灰溜溜的在地里乱窜着,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它又飞奔回来,一下就逃进洞里,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的说:“一……一……一只耳大人!我……我查清了,人类一共有……有一百五十个人,他们都形成一个人字型,每五步一人,非常紧密。”

    “你没有漏掉一个人吧!”一只耳严肃的问道。

    “好像没有……”士兵摸着脑袋,勉为其难不敢保证的说。

    “哎呀!”独眼狠狠的敲了一下一只耳,气急败坏的说:“你上去边撒跳蚤,边四处寻找就是,何必在这儿耽搁时间呢?”

    一只耳点了点头,拿起脖子上的哨子,那个是鼠国号令军队用的,只有位高权重的才会有。一只耳如今可是鼠王的最器重的心腹,所以,它理所应当也会有一枚。很快,不到几秒钟的时间,上千士兵就集结而来。它大声呼喊着:“今天!你们要帮我做件秘密大事,事成之后人人都会有红包拿,而且还可以休假一天,回乡探亲!不过,丑话说在前面,谁要是给我搞砸了,那死牢的大门可就会为它敞开了!知道了吗!”

    “是!”震耳欲聋的声音回荡在洞里,士兵们齐声点头答应。

    一只耳将跳蚤袋子扔到地上,大声说道:“你们的任务就是每个抓起几只跳蚤和我出去,将那些调皮的家伙扔到外面地里那些人类身上,让他们也尝尝吸血的滋味!窀”

    “是!”士兵们排队将跳蚤分别抓紧自己的口袋里,一只耳屏住气息一股脑儿的爬出洞外,带着队伍浩浩荡荡的钻进了田地之中,一个个淘气的家伙瞬间惊慌失措的钻到了乡亲们的身上,它们肆意妄为的撕咬着他们的每一片肌肤,允吸着他们身上诱人的鲜血,小家伙儿的脸上也露出了阳光般的笑容。

    一只耳四处奔跑着,寻视着,恐惧早已被它抛到了九霄云外。现在的它满脑子里都是青河的殷殷嘱托。终于,它在山脚一边寻觅到了那诡计多端的张水根,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它一见到他就恨得咬牙切齿,偷偷摸摸的来到了他的身后,将手里剩下的半袋跳蚤一股脑儿的全部都撒到了张水根的身上,那都难解它的心头只恨,它抬起一条短短的小腿就在他的脚下撒了一泡尿,而后便灰溜溜的逃之夭夭了。

    此时,青河他们也飞奔而来,他们刚停下脚就隐隐听见稻田地里传来一声声的哀嚎,声音是那样的阴风阵阵,让人毛骨悚然。

    “哎呀我的妈呀!我受不了啦!”胖妞边跑一边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前后不停的扭动着她肥胖的身体。

    这时,一个个身影也都暴露在了这光天化日之下,是那样的不露痕迹。他们像是一匹匹野马在田地里奔跑着,哀嚎的声音在天空中回荡着。

    青河被眼前的一幕惊得是目瞪口呆,他不知道乡亲们是不是惹恼了草上飞而被它咬的发了毒瘾,可是,看着又不像,草上飞的剧毒可是绝不可能让他们如此这般活奔乱跳的,要是让它给咬伤,至少也会昏迷才是,那他们这样是……

    张水根此时和他们是近在咫尺,他在地上打着滚,身上也被自己给抓的血肉模糊,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钻心的痒恐怕也不过如此了吧!

    英子看见父亲生不如死的样子,连忙跑上前,拉着他血粼粼的双手痛哭流涕道:“爸爸!爸爸!你这是怎么了?千万别吓英子啊!”

    张水根此时是疼痛难忍,汗珠在浸泡着他的伤口,泪水也在打湿着他痛苦的脸颊,他撕心裂肺的哭喊着:“英子!爸爸恐怕是要死了,以后没人照顾你了,你一定要勇敢的活下去啊!”

    “不!不!”英子用力拉着他那血淋淋的大手,放声哭泣,苦苦哀求道:“爸爸,你千万别丢下英子不管啊!那样英子会死掉的!”

    “乖,别哭,我的好闺女。”张水根疼的汗流浃背,泪水像那汪洋大海一般滔滔不绝着,他哽咽着:“爸爸快要承受不住了,爸爸也想照顾你一辈子,可是,老天却不给我这个机会啊!爸爸也是没有办法啊!”

    英子坐到张水根身边,泪水滴答滴答的流淌着,她没有做声,只是用她那幼小脆弱的心灵在安慰着爸爸那伤痛的身体,她此时好想抚平他身上那血淋淋的伤口。

    胖丫亲眼目睹妈妈那慌乱的举动,心里对她是爱恨交加。在她幼小的心灵里,妈妈向来都是一个蛮横无理的女人,她的行为导致了小朋友都远离她。她也很想自己也有一个慈祥的母亲,用笑脸浇灌着她那颗幼小的心灵,让她在阳光下成长,生活着。可是,妈妈给予她的却是只有那绵绵不休的战争。她情不自禁的缓缓走到妈妈的身旁,泪水在幼小的脸上淘气的玩耍着。她蹲下身来,用那肉呼呼的小手抚摸着妈妈那血淋淋的脸孔,心疼的问:“妈妈,你这是怎么了?疼吗?”

    “丫。”胖妞吃力的用那肥大的双手紧握着她那冰冷的小手,泪水在淹没着她那肥大的脸庞,她伤心欲绝的说:“妈妈也想知道这是怎么了,浑身瘙痒,疼痛难忍,就像是被千万条蚯蚓在身上蠕动撕咬着那般。妈妈好想用刀子将身上的肉一刀刀的割下来啊!那样兴许会好一些。”

    胖丫平日里看见妈妈是横看竖看都不顺眼,可如今看到妈妈这样,才感觉妈妈原来也有温柔的一面,她痛哭流涕的说:“妈妈,你可千万不要死啊!不然,胖丫可就会活活饿死了!为了你的胖丫,你也要强忍下去啊!”

    胖妞咬牙切齿紧握拳头,拼命的仰天嘶喊着:“老天!你为什么这么惩罚我啊!我又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不该得到如此的报应的。你看看我这个可怜的女儿还这么小,我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我要活下来!活下来!”说着,她目光如电,脸带杀气,嘴就像那刀子一般对着那肥大的手上就咬了下去。她用力一撕扯,硬是将自己的一块肉给咬了下来,就像是疯了一般,那景象是十分的惨痛,随后,不到几秒钟她便昏死过去。

    青河站在那里,就像是在看戏一样不停的观赏着。他眼里没有一丝的同情,他恨这些灭绝人性的家伙,他就不明白,生灵也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他们怎么就忍心去伤害呢?他们的良心已经被吞噬,剩下的只有那颗黑心在不停的跳动着。可是,他又百思不得其解,这又是谁的杰作,让乡亲们遭受这样惨痛的折磨呢?他深深的叹了口气,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可一想到身陷险境的奇奇,心里又多了一份担忧。他好想趁现在慌乱之际,跑上前去将奇奇给救下,可是,当他看见眼前这两个聪明的女孩儿时,他的脚步又缩了回去。他不能再任何人面前露出马脚,那样,他所作的努力也就都白费了,他感觉一定是有人在暗中相助,他连忙在内心里大声询问着:“是谁?是谁在帮忙解救奇奇?快快回答我,我是青河!”

    一只耳听到青河的呼喊,心里又开放出花蕊,脸上洋溢着笑容,它连忙回应道:“青河!是我,是我!我是一只耳,对不住了,我刚刚被独眼给牵绊住了,所以耽搁了向奇奇通报的时机。不过,你放心,我们已经想出了万全之策,会很快将奇奇给救下来的!”

    青河一听到一只耳的话,心里那块巨石也就尘埃落定了。他迫切的追问道:“那,你们是用什么方法将乡亲们给个个弄成了这样的?”

    一只耳得意洋洋哈哈大笑着:“这是独眼想出来的妙计,它让我们的士兵从身上抓到很多的跳蚤,撒到那些残忍的人类身上。”

    “哦……”青河一脸的不信,平日里他身上也有很多的跳蚤啊!最多就是被弄得浑身发痒,也不至于如此这般啊!他不解的问:“我才不信呢,我身上也有跳蚤啊!为什么就不见我这样疼痛难忍呢?”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