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

玫瑰的诅咒 作者:林染

      是不由自主被诅咒所控制,看著文纳森的脸就会努力取悦对方,总之甄帅像那个一千零一夜里的女人一样,不得不对文纳森这个暴君讲著自己并不好听的故事。

    每一天晚上,文纳森也跟他睡在一起,或紧或松的拥抱著他,身上某个地方总是兴奋著。他不敢建议文纳森去别的房间里睡,只得僵著身体一动也不敢动,文纳森竟没有强迫他再用嘴做那种痛苦的事,顶多抓住他的手握著那个炙热的器官。同时文纳森也会试著爱抚他,但只要动作一变得热情,他的身体就会主动攻击对方。

    他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勇气,好几次都把文纳森踢下了床,当对方满面怒气从床下往上爬的时候,他都吓得缩成一团,可文纳森只是叹著气露出烦恼的表情,低声咒骂一两句就躺上床抱住他。

    接下来的整整一个月,文纳森没有再打过他,甚至连辱骂都少多了,他知道对方是为了诅咒的顺利结束而节制著脾气,也尽量顺从的配合著文纳森,除了偶尔在床上会暴力攻击对方之外,其他一切相处的时间都能保持表面的平和。

    他一直在考虑到底什麽时候提起那件事,如果激怒了对方,他会被怎麽对待……但总是要说出来,他不能对那个可怜的鬼魂背信弃义。

    终於有一个晚上,他找到了合适的时机,难得文纳森情欲萌发的想要进一步亲热,而他的身体居然没有抗拒。在尝试过激烈的拥吻之後,文纳森实在按捺不住更火辣的欲望,用手指试探他身後密闭的洞口,那里只是稍作润滑就又热又软了,还紧紧地吸附住刺入体内的异物不放。

    对於自己这种淫荡的反应,甄帅也吃惊得闭紧了眼睛,文纳森仿佛得到了某种鼓励和暗示,扶著胯下昂扬的凶器缓缓进入了他。侧身的後背位非常便於爱抚的动作,文纳森难以自制的舔吻著他的整个背部,双手也从他敏感的耳朵一直抚摸到蜷曲的脚趾。

    就像以往每一次被诅咒操纵的时刻一样,文纳森开始细细诉说那些肉麻的情话,被迫聆听的甄帅虽然明知道这一切只是假象,身体却诚实的回应著对方。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不再厌恶自己,而是放任自己乐在其中。

    玫瑰的诅咒41(h)

    久违的性爱让两个人都很激动,也许是等待了太久的关系,文纳森喘息著让他坐在自己的腰上,美其名曰是为了不会压坏他的肚子。他满脸通红的同意了对方的要求,主动爬上了文纳森强健的身体,甚至主动伸手去抚摸那光滑雪白的肌肤,还有对方精致挺秀的脸。

    文纳森意外又欣喜的抱住他,低声在他耳边吐露爱意,「我爱你……我们永远都要在一起,好不好?」

    甄帅感受著体内炙热坚挺的侵入,喘息著口齿不清的回答,「我……我也……我受不了了……腰要断了……」

    文纳森轻笑著翻身转换了位置,俯身去吻他颤动的眼睑,「说出来……说你也爱我,我想听你说。」

    「我……」甄帅努力抗拒著说出这三个字的冲动,他真的不愿意对著眼前这个人说出他很重视的这句话。这是只能对自己的爱人说出来的话,他不要把这句话都变成可笑的谎言。

    他用最後的一点理智摇晃了一下自己的头,伸出手臂紧紧抱住文纳森宽阔的背脊,伸舌舔吻对方不住开合的嘴唇。不要再说了……那满嘴的情话全是毒药,他真的不想再听。

    文纳森完全没有察觉他的异样,反而立刻沈醉在他主动献吻的惊喜之中,更加兴奋的加速冲刺起来,只过了很短的时间就彻底失控了,低吼著瘫倒在他身上。

    两个人都有点呆住,文纳森更是又羞又窘,把头埋在对方脖子里半天不肯挪开,用含糊的声音对他道歉,「对不起……我太兴奋了……谁叫你一直拒绝我……时间隔太久,我实在忍不住……」

    甄帅沈默著不敢开口,怕自己说出的任何话都被当成取笑,文纳森却顺著他的胸膛慢慢舔了下去,最後伸舌含住了他尚未得到纾解的欲望。甄帅震惊的往後缩了一下,涨红的脸上不知是羞涩还是害怕,「文纳森……不要这样……」

    文纳森完全不容许他的退缩,双手牢牢抱住他的腰部,依靠著从前被人服侍过许多次的记忆,以笨拙的动作对那根挺翘的东西给予爱抚与舔吸。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的甄帅脑袋一片混乱,下体的快感异常强烈,尤其当对方含著他的性器抬起眼睛看他,那张俊美无比的面孔陪衬著猥亵的动作,他忍不住登时呻吟出声,双手也揪住了对方的金色长发。

    对於能够取悦他这一点,文纳森显然非常得意,唇舌更加卖力的上下吸吮,没用上几分锺就让他失去了自控。他一边极力忍耐著喷射的欲望,一边使出全身力气去推开对方的头,「不要……我不行了……放开我……」

    文纳森喉中发出低低的闷笑声,总算在他带著哭音的哀求中放开了嘴。滚烫的浊液直直射在那张美丽的面孔上,剧烈的高潮和巨大的恐惧感同时袭来,甄帅僵硬著身体呆呆看向对方的眼睛,怀疑自己下一刻就会被杀死。

    文纳森却只是伸出手摸了一下脸,把他留在自己脸上的东西挑在了手指上,并且邪恶的微笑著贴近他,把那湿漉漉的东西抹上他颤抖的嘴唇,「你自己的味道……要不要尝尝?」

    甄帅这才意识到,文纳森应该不会打他,红著脸试图躲开对方的碰触。文纳森把他再度抱住,玩弄著他的耳垂轻声说话,他没法躲开对方这些亲密的小动作,只好自暴自弃的放任自己享受。看著对方非常愉悦的表情,他带著畏惧说出了那个可能会被暴打的要求,「文纳森……我想要这个孩子……我……我想自己养……」

    玫瑰的诅咒42

    「……什麽?」文纳森脸上的笑容隐去了,眼神盯在他露出怯意的面孔上,「你要养?说一个理由?」

    「我……我答应过那个女人,会好好对待这个小孩。」甄帅努力鼓起所有的勇气回视对方,「我……我原本以为你会好好对它,可是那天我听到你说……要把它送给别人。那……那我来养它好了。」

    「你偷听我跟菲特烈谈话?你还真敢!」文纳森皱起眉头捏紧他的手腕,逼近他耳边低声逼问,「你不怕我了?你觉得我现在很高兴,就会听你的,为了你这麽个丑男人,我会把我的城堡赔偿给别人?你以为你是谁?」

    甄帅强忍住手腕上传来的疼痛,平凡的脸蛋因为焦急和紧张皱成一团,「我没有以为我是谁……那也是你的小孩……它会长得像你,你不能……我知道我……我不会说话,但它是你的孩子啊!你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