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战场相亲

娉仙 作者:昕咪

      遥远东方,有一座极高的山脉。
    山脉陡峭怪石嶙峋,这其中还设有诸多神奇的阵法,只有当地长老们才能够自由出入其中。
    一般鸟兽无法靠近分毫,寻常人更是寻找不到其半点儿踪迹。
    这里名为系之部落,里面又准备举行神秘的部落仪式。
    仪式需准备四天,今天是第四天。
    遥远东方,也有一个名为降仙的大陆。
    降仙大陆西南以南是一个名为“环日”的国家,降仙大陆西北以西是一个名为“居野”的国家。
    崇山峻岭包围着一整片的茂密树林,此处是环日国和居野国的边界地。
    茂密树林犹如一道长长的深绿色屏障,往远处无尽地蜿蜒着将两国划分开来。
    边界地有块被杂草覆盖的大平地,大平地被一片溪流所环绕。
    此时的颜未正身着浅桔华服跪坐在溪水边缘,搅弄着手指心烦意乱的等待着一个陌生男人的到来。
    “来这里已有四年了吧,不知道《one piece》完结了没有?唉……”
    颜未胡思乱想着,无奈的长叹一声。
    当她刚“穿越”到这个名为降仙的大陆时,就遇到了出门游山玩水的严贺氏,严贺氏看颜未可怜就将她带回了严府。
    从此,颜未就成了严府地位最卑微的丫鬟,专做厨房粗重活。
    某天,颜未照例上山砍柴,用树枝比划的时候被前来采花的严小姐逮了个正着。
    当时的严玉心只是默默地瞪着她半响勾着唇角什么也没说,颜未惴惴不安了好久,麻烦最终还是找上了门来。
    “……你不会不知道吧,环日国女子严禁习武,违者必杀!……若是你这次不答应替本小姐去相亲,本小姐就将你偷偷习武一事告知官府,到时候你就等死吧。”
    严玉心一脸的冷漠高傲,一如既往。
    “但是我……奴婢是……”颜未极力替自己辩解。
    她只是想借此防身罢了。
    “谁还会管你那么多!你要么代替本小姐去相亲,要么现在本小姐就将你交送官府……二选一,你自己看着办吧!”颜未话还没说完就被严玉心直接打断了。
    确实如严玉心所说,环日国女子严禁习武,一旦罪名坐实就会被官府逮捕送京杀害!
    虽然颜未并不知道这其中原因。
    这一次颜未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
    而且只要是严玉心说出口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毕竟整个严府就她一位小姐。
    她可是严令的掌上明珠,任谁都不敢忤逆她分毫,连老夫人严贺氏都得让着她!
    “区区一介兵卒,有什么资格让本小姐亲自去见他?!”
    严玉心嫌弃嘲弄,嗤笑着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自己看不上的男人就丢给我,严玉心还当真是可恶至极!”
    “我听说那里即将成为战场……”
    颜未想着想着,最后明白了。
    “这样的话严玉心看不上他也就情有可原了……可就算是严玉心破天荒的看上了他,依照她母亲的那个秉性,也是断然不会同意的。”
    严玉心一向眼高于顶,要她和一介兵卒相亲,她自然万般不情愿。
    “天黑了啊!”
    肚子“咕噜噜”的响个不停向颜未提出抗议。
    依照吩咐,半下午她就来这里候着了,跪坐许久腿脚早已麻木。
    偶尔她会四处走走,但是却不敢做出什么不符合严家小姐身份的行为来。
    “早知道我就不来这么早了,腿又麻、人又饿的……”颜未垂头丧气的自言自语。
    “啾啾——”
    突然,一声高亢的鸟啼声划破这寂静长空。
    颜未正想寻找这声音来源,还没等她抬头,紧接着一个焦急却略显沉稳的声音就从远处突兀传了过来。
    “抱歉严小姐,是在下来晚了。”
    “啊!……”
    颜未闻声惊呼,她发出的声音恰巧被那大鸟叫声盖过。
    她被吓了一跳。
    说话之间,一个男人径直走了过来。
    颜未抱怨的话刚想出口,就想起了之前严小姐的命令。
    “一定不能让对方发现你假冒本小姐,否则的话你一回来还是得死!”
    颜未将埋怨的话生生咽回肚子里。
    被惊吓算什么?
    小命不保才真的是大事!
    “那、那个……”
    颜未尚且不知应该怎样回答才算妥当,忙小心翼翼转动身形正对这人影,同时将头垂得更低,心神电转之间她便将态度和语气都放缓和了下来。
    “无碍的,小女子也才刚来不久,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颜未小声说。
    心跳得厉害。
    有点莫名其妙。
    在严府之外,无论严玉心讨厌嫌弃谁,她都不会用言语和仪态明显表露出来,所以她的名声极好。
    “哦?”好奇反问语调,声音低沉而随意。
    伴随着他的问话颜未刚感觉到一阵微风起,对方也已跪坐在了她的对面。
    “敢问严小姐可有什么喜好?”刚跪坐下,对方就单刀直入的问道。
    “那个……”颜未迟疑了一下努力在心中回想,片刻之后她就寻到了答案,忙柔声回答道:“小女子最近在研习书法,闲时便种花弄草。”
    “严小姐可真有雅兴。”
    对方只盯着颜未轻搭在膝上的指尖看,她的指尖确实有明显的破损痕迹。
    这看似无意般的夸赞,不知道是出自真心还是假意。
    这对颜未来说并不重要。
    “多谢谬赞,小女子受宠若惊。”颜未用客客气气的语气说道,同时将头埋得更低。
    严玉心说过,一定不能让对方看上她,那么现在的“她”就是指颜未自己。
    “……”
    对方没有再说话。
    只感觉耳畔有清风吹过,夹带着不远处溪流的轻微流淌之声。
    气氛开始变得微妙,这让颜未觉得无所适从。
    她一直垂头是想让对方错认为“严小姐”是在害羞,其实只是颜未不想让自己的脸被对方看到而已。
    “那个……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颜未忙问了一个寻常问题,试图打破这尴尬。
    她确实不知对方名讳,因为严小姐并没有告诉她许多。
    面前这人又紧盯着颜未垂落的青丝看,装作不经意般瞟了一眼山壁黑暗处。
    那里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个人影,正小心翼翼的探头往这边看。
    他迟疑了一瞬这才给了肯定回答:“在下,姓魏!——”
    “哦,魏将军。”
    就算知道对方只是兵卒,作为礼貌她也将其称呼为“将军”。
    毕竟颜未在这个世界的地位还很低下,在这里呆了不短的时间,她大概知道了这个世界的一些生存规则。
    对方并没有要起身离去的意思,颜未自然也不好擅自离开,于是乎她顿了顿,最终还是将心里的疑惑给问了出来。
    “那个……小女子还有些许疑问,烦请魏将军能够作答。”
    “严小姐不必客气,若有什么疑问尽管开口便是,魏某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一直盯着颜未耳鬓垂落的发丝看,一点儿都没有看到颜未的真容。
    “小女子很是好奇,为何你我要选择在这即将成为战场的地方见面?”颜未犹豫着问道。
    “那个不是……咳……”
    这人蓦地住了嘴,假意咳嗽了一声这才回答道:“严小姐难道不觉得这样的见面方式很特别吗?”
    “特别?……特别个鬼啊!!——”颜未在心内咆哮,但是却无言接下这话题。
    既然对方这么想,那就让他这么认为好了。
    魏将军的长发随清风飞舞在盔甲四周,一些垂落在他宽阔的肩头,一直不离身的铠甲此刻更显他的威武霸气!
    只可惜颜未从始至终都没有注意到……
    “呲咻——”
    突然又是一阵长啸声起。
    传讯烟花爆炸冲天的声音,和着快速移动的轻微脚步声,就在他身后极远之地。
    淡灰色烟雾由地面腾空而起,直击苍穹。
    这人快速回头看了一眼,待他转头再面对颜未时,只见他手脚麻利的从怀中掏出一小物件,直接放置在颜未面前的芭蕉叶上。
    而后他才起身作离去状,认真而快速地说道:“烦请严小姐收好此物。”
    “啊?”颜未不明就里,本想拒绝却又不敢轻易抬头。
    待听到周遭没有人声她才敢抬起头来看。
    就在她的正前方,一个纯净如白月光的背影消失在这树林的尽头。
    白袍随风狂乱。
    这是这人留给颜未最后的记忆……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