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赶出严府

娉仙 作者:昕咪

      众多丫鬟仆人皆已散去,此处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周围除了严妈和颜未就再无其他人。
    颜未瑟缩在角落里,怯生生的抬头瞟了周围一圈后又快速的低下头去,泛红的手臂火辣辣的痛,犹如盐水浇在上头越抓越痒,脸滚烫着也好痒。
    面前这个身材不成比例的女人看样子并没有要放她离开的打算。
    严妈在严玉心和朱清清来之前就已确认再三,现在她已经确定颜未是失了记忆。她虽然还不清楚在颜未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对现在的她而言这绝对是赶走颜未的最佳时机。
    严玉心母女不喜欢颜未,她更是厌恶。
    颜未不像别的丫鬟一样听从她的命令,常有自己的思维想法,却又因她常耍小聪明,让严妈一直拿捏不到把柄,就算偶尔犯点小错,严贺氏也必然会护着。
    虽然严贺氏在严府一直不受待见,但因她是严令养母,在明面上谁都不好明显违逆。
    当年严令父亲刚战死,母亲又突发疾病暴毙,这才有了后来的严贺氏。
    颜未是严贺氏从外面捡回来的,算是严贺氏的人,而现在不算短的时间过去了也不见严贺氏过来,严妈料想是严玉心她们没有差丫鬟去禀报此事。
    严玉心和朱清清将严贺氏弄成了与世隔绝的状态,除了被严贺氏捡回来的颜未外就再没有哪个丫鬟敢在没有她们母女和严令命令的情况下靠近严贺氏的院子半步。
    而严令又时常不在府中,所以整个严府一向都是严玉心和朱清清说了算。
    没有她们母女的吩咐,丫鬟仆人自然不敢过去将颜未出事的事情禀告给严贺氏知道。
    鉴于此。
    严妈知道无论接下来她要对颜未做些什么,都被严玉心母女默许了。
    如此天赐良机,她又怎会错过?!
    颜未见严妈良久不说话她胆子便大了些,抬头茫然看着这周围似曾相识的景致,最终将目光长久停留在一直受自己照顾的那株植物上。
    远远的看着,她在心里默默地感叹:“这棵树长得可真奇怪!”
    看过那植物又好似惯性般的,她最后将目光落在了严贺氏宅院方向。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失去聚焦光泽的眼睛突然增添了一抹色彩。
    严妈自然不会给颜未思考时间,等她再转身过来正对颜未时,那谄媚的笑脸立马就不见了,换之是比平日更冷漠的脸。
    犹似恶魔!
    “……”
    颜未张嘴欲言又止,见严妈脸色又再变换,她更是害怕得紧,但此刻颜未脑袋里想着的却是别的事情。
    “……我好像,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做。”
    心下这样想着,满布红点的手就不由自主的往心口那里探去。
    严妈看她神色有异,又见颜未突然间有所行动,料想她是想做些什么,严妈自然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所以当颜未刚伸出手去,还未触及到心口时,严妈便用比冬日冰霜更严寒的语气命令道:“既然如此,那你现在就滚出严府吧!”
    “……啊?”颜未动作蓦地停住,茫然不解的疑惑了一句,心瞬间便往下坠落而去。
    有丝丝的留恋。
    在这里,她应该是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东西才对。
    “你这病症要传染,传染给我倒还罢了,若是传染给了大小姐和夫人,再传染给老爷的话,整个严府可就全完了!”严妈冷笑着,棒槌依旧抗在肩头,这情景颜未觉得异常熟悉。
    “但是,我……”颜未试图辩解,却又无言开口。
    她觉得事情应该不是这样才对,可是一时之间她又找不到理由替自己辩驳。
    “在这里,我地位比你高,你就没有资格跟我顶嘴!!”严妈一点情面都不留,看样子是完全不给颜未开口说话的机会。
    颜未被这突如其来的话语吓得一怔,愣在冰冷的墙角地面上,刚刚好不容易才聚集的眼中光泽,顿时全部散去。
    伴随着涣散的目光,还有她无力垂下的肩头,以及绝望到不想再挣扎分毫的疲软身体。
    严妈见此,知晓事情已按她预想方向发展,她生怕颜未会突然疾呼惊动严贺氏,又怕严贺氏会突然出现打乱她的计划。
    于是她将棒槌往旁边一扔,不成比例的身材平时懒散,此刻却像打了兴奋剂一般,不由分说的提起颜未就往大门冲去。
    连颜未房间里的私有物严妈都不想让她拿走分毫。
    “好痛!——”
    倒抽冷气的颜未被严妈拖着快步走,身体也因疼痛加剧而颤抖不停。
    吃痛声被身体与地面摩擦的声响盖过,更多的是健步如飞的严妈提着颜未时的唠叨与谩骂声。
    如母鸡叫般的声音入耳,颜未却意外的觉得习惯,竟一句都没有反驳。
    她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连轻轻的呼吸一下都觉得好累。
    颜未觉得胸口闷闷的,犹如千钧重担紧压着不放。
    因呼吸律动而牵扯,胸腔里的剧烈疼痛,无情蔓延到她单薄身体的每一处。
    严妈明目张胆、用极其残忍的手段将颜未拖着走,严府上下几十口人竟无一人目睹,更不会有人上前阻拦!
    严令长年累月不在府中,对于严府的事情他是没有一件清楚的,若是他在,料想严妈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做出如此暴力行径。
    但是可惜的是,他此时并不在府中。
    家主尚且不在,夫人小姐又纵容,严妈自然可以得一时威风而为所欲为!
    “放开……请你放开我……”颜未用微弱的声音祈求。
    平日里府中烦琐重活都归她做,加上昨天她又来回骑马颠簸,回来还得劈柴挑水。
    这四年,在严府的每一天她都尚且强撑着度过,更何况现在她又突然染上了这奇怪病症。
    四年累积的劳累损伤,就在此刻成倍的呈现在了颜未的身体上,无所保留。
    严妈有听到颜未卑微的祈求,但她权当没有听到。
    不肖片刻,她便将颜未连拖带拽的弄到了严府大门口,严府地处僻静,此时街头又无什么多的人。
    就算路人恰巧看见,也会因恐惹事端而步履匆匆。
    “咚——”的一声闷响,严妈像丢垃圾一般的将颜未丢出了大门外,还顺带扯走了颜未身上的衾被,顺势藏到了自己身后。
    “砰砰砰”的声响不间断,颜未从沾染着水汽的石阶上滚了下去,一级又一级,身体和头部一直与坚硬地面相撞,摔得前所未有的惨。
    颜未身体往下面滚落的同时,和着严妈重重关门的声音,和最后那句毫不留情的“滚!”,以及故意吐在颜未身后的厌恶唾沫。
    严府大门紧闭,隔绝成了两个世界。
    被摔到街面上的颜未终于支撑不住昏迷了过去……
    严贺氏一直没有出现,严妈便得意的哼着不成调的歌往自己房间走去。
    初始严妈还将从颜未那里掠夺过来的衾被藏在身后,后来见周围无一人她便光明正大的抱着颜未的衾被、大摇大摆的走在严府之中。
    “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此时严妈心情前所未有的好。
    将颜未的衾被藏回自己房间后,她才小跑着去严玉心她们那里回禀。
    严府墙面转角处。
    身着银杏袖的小女孩伸出小脑袋,猫腰四处探寻,片刻之后才一跃从墙角蹦出来。
    看样子已等候多时。
    立在颜未身前,看着昏迷到人事不知的地上人儿,她突然变得哀伤起来。
    “颜姐姐,我是……”她本还自言自语着,却又突然住了嘴,蓦地垂下了头,随后又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自我安慰道:“我想,您应该不记得我了吧,又或者说……现在的您压根就不知道我是谁。”
    如此说着,她便蹲下身子认真观察起颜未的容颜,好似久未谋面的老友一样。
    想放声大哭,却又连哭的理由都没有!
    地上冰凉,这样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身边暂且无一人相帮,小女孩便将没了力量支撑的颜未扶了起来。
    靠在墙上尝试许久,她才终于咬牙吃力的将颜未背起。
    不一会儿冷汗便湿透了脊背,此时的她已顾不上那么许多。
    “命运虽天定,却靠人力推之。”
    她突然笑靥如花,对背上的颜未如此说道。
    虽然她也清楚现在的颜未肯定听不到。
    远离严府繁华与复杂,她将颜未往静谧山中背去。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