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三人初见

娉仙 作者:昕咪

      此山名为抱玉。
    是颜未最喜欢来拾掇柴火的山脉,也是距离严府最近的大山脉。
    小女孩费劲心力将颜未背上汤池时,已近正午。
    汤池旁有山洞,可同时容纳几人在里面。
    抱玉山上竟然有汤池,颜未在这里来往了四年竟然从来都没有发现过!
    小女孩将颜未丢入汤池之中,取下小锦袋,非常小心的压在汤池旁的石下。
    石上,是她给颜未的换洗衣衫。
    用暖石将颜未身体固定住,确定再三,小女孩才替颜未涂抹药膏,完毕后方更换自身脏衣。
    抬头看天,午时更近。
    回头再看颜未,半响小女孩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随后才转身蹦蹦跳跳的往山下走去。
    山中有一简陋房舍,小女孩虽然从未去过,却知从山下走到那地方必经的一条小道。
    她就坐在大树梢上,摇晃穿长靴的腿,安静等待着。
    银杏袖随清风舞动,再加上山中天光浮动,此番景致煞是好看。
    不多时,两个少年结伴往这里来,最先发现这小女孩存在的是小野。
    “浩大,那里有个人!”两人潜入低矮灌木丛里,小野对史浩低声提醒道。
    陌生的小女孩突然出现在这里让两个少年非常不安。
    “这条路只有老师跟你我知道,为何会有人在这里?”史浩从荆棘缝隙中看向树梢上七八岁的小女孩,低声问。
    身边的小野也压低声音疑惑问道:“她不会发现了我们的秘密了吧?……浩大,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小野咬着唇角,心下十分着急。
    这里是他们好不容易才安定下来的地方,没想到会这么快就会被人给发现。
    长靴随着光影晃动,小女孩背后山林掩映之中便是他们的家。
    相比之下,史浩就冷静得多。
    “看样子她是在等什么人,我们且先等等看再说。”史浩想了想才轻声地说。
    “……嗯。”小野重重点头,很听史浩的话。
    两人正准备静观其变,紧接着就看到小女孩转脸朝向他们,同时大声说道:“你们出来,我知道你们在那里。”
    说着,她一手撑树干,一手拉树枝,手脚麻利的从树梢上跳下地,然后径直往史浩和小野藏身之处来。
    “喂喂喂,你们倒是快出来呀!”
    见两人不为所动,小女孩着急却明显带着玩味笑意催促道。
    小野还犹豫着要不要应声出去,史浩就就已直接的从灌木丛里站起。为了防止发生什么意外,他也站了起来,且习惯性将史浩护在身后。
    “你是谁?”史浩单刀直入的问。
    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过来,一见是书生打扮,袖口却沾染上了瓦砾和泥土的史浩,她没有回答史浩问话,而是很肯定的笑着打招呼道:“你就是史浩哥哥吧。”
    “……”
    史浩与小野面面相觑,都觉得莫名其妙。
    他们都不认识这个小女孩,一次都没见过!
    见他不回答,小女孩又将目光落在旁边小野身上,同样笑意盈然的打招呼道:“想必旁边这位就是小野哥哥啰。”
    很自然的样子,就像三人早已认识了多年一般。
    “你们叫我小如就好,我是颜姐姐的……”
    这叫小如的女孩又蓦地住了嘴,还是没有想好应该怎么介绍自己才算妥当,最终转了话锋,言简意赅的快速说道:“颜姐姐此时人就在山中,我来这里是想拜托你们将她带下山去。”
    “颜……”小野嗫嚅了一下嘴,瞬间反应过来,想说什么却紧盯史浩,就像是等待他的命令或回答一样。
    史浩却一直将目光落在小如身上,小如自然明白他坚定目光中的意味,没等他们问话,她便自己回答道:“就是颜未,你们叫她老师。”
    史浩与小野叫颜未老师的事情,只有他们三人知道。
    颜未这四年来一直帮衬着他们,且还教会了他们许多做人道理,他们本想拜颜未为干娘,想着颜未还未成婚这样对她而言会有诸多的误会和麻烦,于是他们商量之后便称呼颜未为“老师”。
    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颜未养育着他们,就像是父亲一般的存在。
    严贺氏会知晓史浩和小野的存在,是因为颜未试探性的提及过,严贺氏知道后反而很赞成颜未的此种做法,还时常会将自己不常用的私物交给颜未拿去典当售卖,一同帮助这两人。
    史浩和小野也知道严贺氏的存在,却一直无缘当面得见。
    “浩大……她竟然知道老师!”小野瞪大眼睛,明显比史浩吃惊得多。
    “我们且听她怎么说!”史浩冷静的说着,目光依旧坚定不移。
    对他们而言,颜未的安危比他们自身更为重要!
    “有人在找我,所以我能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并不多,所以我想拜托你们帮帮忙。”小如语速比之前更快,两人还是不为所动的试探着,一句话都没有说。
    略微想了片刻,小如才简单再说道:“颜姐姐今早被赶出严府,是我将她背来了此处,她身上有伤,需要在严府悉心调养才行。严贺氏一向护着颜姐姐,这倒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所以我们可以将颜姐姐送回严府去。”
    “……严府之人一直欺辱老师,现在老师终于出了那狼窝,又何必要将她再送回去吃苦遭罪?!”史浩言语不满,既然这样的话还不如由他们来照顾颜未。
    这也是理所应当之事。
    “她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毕,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她自己会主动脱离严府。”
    “那和现在又有什么区别?”
    提出问话的却是小野。
    “她回去,才能有机会报仇。”小如笑着说。
    这虽然不是她的初衷本意,但是若是她这么说了,想必他们也能理解懂得。
    “老师可不是那种思想狭隘之人,她还时常教育我们……”小野嘀嘀咕咕极其不认同小如的话,看样子颜未说的话他记得很清楚。
    “严令午时会回严府,而颜姐姐又有很重要的东西在他那里,需要在今晚拿到,所以她现在必须回严府去!”小如换了一种方式说道。
    两人还是没有说话,对视目光中,都在心里考虑小如言语之中的真假。
    “颜姐姐被害,现在是最需要你们的时候!”小如着急得脸颊染上了红晕,手舞足蹈的模样也挺可爱。
    史浩见她似乎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他才从灌木丛里走出来,小野紧随其后,而后史浩才试探性问道:“那我们应当怎样做才好?”
    小如长长的吐了口气,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这才再快速说道:“你们马上带颜姐姐下山,让她在严府附近,那个药堂和裁缝铺交界处等着便好。”
    “然后呢?”小野身体前倾问道。
    “只要让她在那里好好等就成,其它的你们什么都不用做。”小如再说道。
    “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这是史浩和小野最担心的事情,况且刚刚颜未才被赶出严府。
    “严令会保护颜姐姐的,请相信我!”小如说的是事实。
    颜未曾说起过,在严府除了严贺氏之外,待她最好的便是严令,只是严令有军务在身常年不在府内。
    “只要你们尽心尽力保护好颜姐姐,将来免不了有你们的好处。”小如还是担心,又再补充说道。
    “我们才不要什么好处!”
    暴喝的是小野,连他都得听出小如话里的含义。
    这话明显是在侮辱他们三人间的深刻羁绊。
    “这样便好!”小如满意笑着点头,然后折身往山下去,一面跑跳着,一面再说道:“放心,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还有……千万不要告诉颜姐姐我来过这里!那么,颜姐姐就拜托给你们了……”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