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ǒ18.ⓐsǐⓐ 吃到肉(H)

炽定 作者:森森木林

      这几日,宁洛每天中午都会去医院给秦旌揉一揉。
    她好奇为什么秦旌的小兄弟每次被摸一下立马就昂首挺胸了,而本人却没有一点感觉。
    她百思不得其解。
    秦旌每天被小姑娘搞的心痒难耐,欲火焚身,不得舒解,夜晚还想的失眠,一双黑眼圈极重,状态极差。
    晚上,坐在病床上,电脑办完公事后,睁着眼睛又是久久未眠,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纾发欲望了,一想到这被子里悄无声息的鼓起一团。
    他不能再装下去了,他明天就出院,他要过上属于男人正常的生活,掏出手机给宁洛发了条短信。
    第二天中午,宁洛像往常一样给秦旌带来午饭还带了酒,因为秦旌说自己好的差不多了,中午喝点酒庆祝一下就可以出院了。
    宁洛看着状态不怎么好,眼睛充满血丝的男人,充满了疑惑。
    不过他自己都说了好了,宁洛才不会赶着上去伺候他。
    因为高兴宁洛喝了点酒,小脸红扑扑的。
    想着要出院了,她要求再给秦旌揉一揉,省的没好完全。
    熟练的揭开被子,探出手解开男人的裤腰带。
    还没揉上去,秦旌那东西就自己昂首挺胸的起来了,吓了小姑娘一跳。
    喝酒后的小姑娘,脑子有片刻清醒,脑海里有什么一闪而过,是这几天被忽略的。
    就听到秦旌特委屈的声音传来,“洛洛,我们等会试试看可不可以用”
    说完一双眼睛期待的看着宁洛。
    宁洛被男人一张俊脸看的心砰砰直跳,再配上他那委屈巴巴泛红的小眼神,醉乎乎的小脑袋糊里糊涂就点了头。
    “那个…那个…怎么?”试
    她红着脸开口,语无伦次。
    刚问完,就被一把抱上了病床。
    宁洛惊呼一声,唇就被男人堵住了,剩下的话也被堵回去了。
    她不会接吻,青涩极了,仅有点几次都是在他身上体验到的,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没多久小菜鸟宁洛就被男人吻的浑身无力,呼吸急促、大气直喘。
    她感觉一双大手钻进自己衣服里,在身上游移,没两下内衣扣子就开了。
    男人手将胸罩一把扯了下来,放肆的揉弄着那两团圆乳,她嘴里哼唧了几声,无力的躺在床上,看着被仍在地上的胸罩,只能任由男人将衣服捞了上去,低头埋首。
    宁洛今年才十九岁,年纪不算大,胸也小小的,但却很饱满,两颗小乳球弹跳出来,乳头粉粉嫩嫩,秦旌红着眼睛猛的一口含了进去。
    禁欲一个月的男人,突然吃到肉,恨不得将人活吞。
    舌尖绕着粉红的小乳头打着转儿,牙齿细细啃咬着奶肉。
    秦旌有个特殊癖好,做爱喜欢将女人身上啃咬一遍,留上自己的印记,宁洛就是因为他喜欢咬自己,所以每次哭哭唧唧的。
    轻微的尖痛袭来,宁洛被男人亲咬的舒服又难受,摇着醉乎乎的小脑袋双手推搡。
    男人抓住那不安分的小手,扣在床上,雪白的牙齿咬着奶子,低低笑着,嘴里还不停当。
    “洛洛,舒服吗”
    “你看奶头都硬了”
    “洛洛,也喜欢对不对”
    秦旌床事上还喜欢在宁洛耳边说色情话,宁洛这小菜鸟根本就抵挡不住,更别说喝醉的小菜鸟了。
    没两下,腿心就粘糊糊了,难受死了,小细腿不安分的扭动。
    秦旌感觉到小姑娘腿儿的不安分,将两条腿儿分开,整个人横在中间。
    宁洛整个人顿时难受死了,哼哼唧唧个没完,得不到满足,在秦旌身下扭动的更厉害了。
    秦旌早就硬的厉害,被她这不安分的小身子扭的差点爆体而亡。
    红着眼睛,急切的扯下她下面的裤子,肉眼可见的小内裤湿漉漉,怪不得这么不安分。
    顾不得脱那湿的可以滴水的小内裤了,秦旌将小姑娘腿儿搭在自己腰上,将那小布料往旁边一勾,里面细细的缝儿就露了出来。
    秦旌喘着气儿握着大家伙,结果因为好久没有过性生活,戳了好几下才进了去。
    --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