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么在这?

炽定 作者:森森木林

      宁洛独自一人抱着课本走进大教室,找了个后排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大学课堂上,认真听课的人很少,何况是她这种素来不喜欢学习的。
    教室里来的人还挺少的,只有叁叁两两几个人,头顶的风扇呼呼的吹着,因为是大早上人少,并不是很热,可她心里却莫名烦躁。
    百无聊赖的拿出手机点开了贪吃蛇,屏幕里的小红蛇越吃越大,粗壮的身体都快容不下了,她小心翼翼的避开那些小蛇,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惊的她手一啰嗦,撞上了突然窜出的小蛇,这一局就这样结束了。
    宁洛心情正烦躁,怒气腾腾的扭过头就看见一张放大的熟悉俊颜。
    她不由怔住,一双大眼睛鼓的溜圆,似是疑惑他怎么在这?
    看到她傻傻的表情,那人嘴角带笑,低低的笑声从喉间溢了出来。
    湿热的呼吸扑面而来,他长长的睫毛快扫到她的脸颊了,宁洛这才反应过来,两人距离只有一食指那么近。
    宁洛意识到,立马将人推的远远的,还不忘做贼心虚的四处瞄了瞄,幸好现在人不多都在各玩各的。
    “你怎么在这里?”宁洛打量起他穿的一身休闲,头上带着的黑色鸭舌帽,仿佛真的是学校里的大学生,与之平常不符的装扮,那是秦放喜欢的风格。
    如果不是宁洛早已熟悉了他,还真以为在自己面前的就是秦放。
    “老婆不回家,我来找我老婆”某人理直气壮。
    一句话成功的让宁洛炸毛,“谁是你老婆,你不要脸”
    “老婆都快被人勾走了,还要什么脸”说完一脸幽怨的看着宁洛,活像一个被抛弃的怨夫。
    男人俊颜配上这小表情,宁洛一颗心软萌化了,嘴上仍不停“秦旌,你这老男人,装什么嫩”
    “老男人不能装嫩,那老男人娶十八岁小嫩妻总行了吧”秦旌不以为意,厚着脸皮喜滋滋道。
    “你……”宁洛总被说的哑口无言。
    看着那张欠扁的脸,气急败坏“我要和你离婚”
    “夫妻有过错方才能被起诉,我们夫妻床上生活很和谐,而且以前你还撵在我后面非要给我嫁给我”男人慢悠悠道。
    “你那是骗婚”宁洛小脸气的微红。
    “爱尔兰的法律就是十八岁,我哪里骗婚了?你自己那时候不也囔着要嫁给我”说起这个宁洛就很气,她小时候喜欢秦旌,天天闹着二十岁就要嫁给他,因为L国二十岁才能登记结婚,结果她十八岁就被他骗去国外登记了。
    她被卖了还傻傻的帮人数钱,她都不敢把那本本拿回去给宁父看。
    她都能想象宁父如果看见后,指着鼻子骂她的样子了,一想到这她眼眶红红。
    教室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宁洛转过头不愿去搭理他。
    秦旌看到红了眼眶、背对着自己的小姑娘,意识到自己在她面前总是嘴贱兮兮,将小姑娘每次都气成红眼小兔子,秦放说对女孩子要温柔,尤其是宁洛这种,要顺着毛来安抚。
    刚要凑上去在她耳边说点什么好听的,结果有几个人影围了上来,他抬头一看,是几个不认识的女生,应该说这学校除了宁洛他都不认识,其中一个脸红红的,说话吞吞吐吐,一脸害羞的看着他“秦放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秦旌被人打断很不耐烦,正要将人打发走,眼角余光就看见宁洛抱着书跑了出去。
    --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