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H)

炽定 作者:森森木林

      昏暗的房间,落地窗帘遮挡住了里面的一潮春情,也隔绝了外面明艳灿烂的日头。
    室内女孩的娇啼与男人的喘息交织在一起,旖旎香艳的场景放荡至极。
    两人身上无一遮蔽,女孩赤裸着身体倒在酒店那张席梦思大床。
    雪白的肌肤泛着淡淡的粉色,双眼迷蒙,嘴里难耐的发出细弱的呻吟,两条小细腿不自觉的闭拢摩擦。
    秦旌坏死了,她说出要去床上后,他把她放上床后就没有下一步动作了。
    他放任她自己一个人难耐的扭动着,她睁着迷蒙的眸子,看着赤裸的男人站在她旁边,双腿间巨物傲然挺立,他单手握着,视线灼热的上下她雪白的胴体,然后上下撸动,白色的精液从硕大的头部喷射出来,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毯。
    宁洛红着一双泪眼,哼唧不停,整个身体轻颤,他要她亲口说出去床上干嘛?说出他才给她。
    男人自渎后,看着肌肤泛红,扭成小虾米一样的宁洛,轻轻握住了她的两只雪白细踝往两边大大的分开。
    下身早已泛滥成灾,女孩身下的床单也湿濡的不成样子。
    男人手指还带着刚刚射精后的滑腻,宁洛脚踝被他滚烫的大手握住,露出红艳艳的阴唇,一条红色的小细缝肉眼可见,被他炽热的视线盯着,穴口控制不住的收缩,她啰嗦的叫着他的名字“秦…旌…”
    “痒…难受…”她最终控制不住的败下阵来,难耐的叫着他求欢。
    他握着她脚踝,一把将人扯过来压在身下,哑的冒火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洛洛是要我止痒吗?”
    循循善诱的语气,诱惑着满身欲望的小姑娘。
    他又没有了动作,等着她的回答,他坏心眼的让她直视自己的欲望,她难耐的磨蹭扭动,小声啜泣的点着脑袋。
    看到她的点头,秦旌扶着发硬的肉茎,抵进那湿的不能再湿的穴口猛地的一顶。
    宁洛发出小小的嘤咛声,像猫儿一样撩拨着男人。
    他站在床下将她两只细腿儿缠在腰间,扣住她的腰往里猛送,动作又凶又重,噗嗤噗嗤声响在整个室内。
    男人的肉茎又粗又烫,动作又猛,无尽的快感和欢娱充斥着她,她舒服的哼唧,差不多十几下她就高潮了,她像一摊水似的任由他摆弄。
    他将她翻过身,让她双腿趴跪在床上,露出刚刚被肏干的合不上的阴穴。
    宁洛无力的趴着,长发沾着泪水糊了一脸,她大张着口无力喘息,整个人微微失神。
    秦旌低头轻咬她背脊,结实的身体覆盖住她娇小的身躯,他拨开她脸上的湿发,吻住她微张的小嘴,沙哑道:“叫我名字,洛洛~”
    大手伸到前面,揉弄两只嫩乳,没几下,小小的乳尖就翘生生的挺立着,宁洛被他刺激的不停呜咽,喘着气儿,无力的低唤“秦…旌…”
    男人看到她怎么乖,肉茎在穴口慢慢碾磨,一点点折磨她,含着她耳垂要求“叫老公”
    他缓缓的折磨,让她敏感的不成样子,低泣呜咽“老…公”
    她的一声老公,勾的秦旌性欲暴涨,肉茎在她阴穴里亢奋的暴涨了一圈。
    “再叫”他靠近她的脸,鼻尖抵着她的鼻尖,肉茎在穴里缓缓的动了一下。
    “老…公”她颤着嗓子哭叫。
    他被取悦到了,在后面扣着她的腰,次次尽根,阴囊重重的拍打着她两瓣雪白臀瓣。
    啼哭声喘息交织在整个房间,缠缠绵绵,经久不息。
    鼻间是男人浓烈的男性气息,宁洛是在男人怀里醒来的,两人赤裸着身子手脚交缠,她全身无力仿佛被榨干。
    脑海里全是她向着秦旌求欢的样子,不是秦旌骗她喝酒后欺负她,是她自己产生的欲望。
    正想着,她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亮了,她都快忘了她大早上被带到这里,她逃课了,正常时间她应该是坐在教室上课。
    她慢慢挪动着身子,伸手够随意放在桌上的手机。
    手刚一伸出去,男人就醒了,他眯了眯眸子,一把将宁洛捞进怀里。
    宁洛被他怎么一捞,小脸贴上他炽热的胸膛,她破天荒的没有跳脚,安静了片刻。
    “我还要去上课”过了一会她闷闷道。
    他伸手一抓,把她的手机从桌上抓了过来,看着她红肿的双眼,锁骨周围的吻痕,不确定道:“你确定还要去?”
    她一看已经晚上六点多了,她们专业没有晚自习,也就是这一天过去了。
    然后她又看见手机里居然还有几个未接来电,随着一条短信跳出来。
    “爸爸带着阿姨回国了?我去学校找你,你现在在哪?”发件人是宁雅,时间是上午十一点。
    宁洛看着这条短信差点跳起来,她爸爸带着她妈妈回国了。
    如果让她爸爸妈妈知道她不好好上学,跟着男人在床上厮混,她爸爸一定会被妈妈骂,然后她妈妈会带着她一起出国,她顾不上身上的疼痛,就要跳下床,被秦旌及时给抱住了。
    “火急火燎的干嘛呢?”秦旌抱着她要跳下床的小身板,奇怪的问道。
    “都怪你”宁洛肿着一双桃子眼控诉,整个人看着委屈极了。
    宁父看她看的紧,不允许她跟男孩子有厮混更别说婚前性行为。
    宁洛小声的说出她的担心,秦旌好笑的看着她“我们都领证了”
    宁洛撅着嘴,满脸不高兴“你那个不算,我爸爸妈妈都不知道,我们还没有举行婚礼”
    “那你爸爸妈妈回来正好,我提亲去”他摸着她乱糟糟的头发,安抚道。
    “不要、不要”这不是让他们知道她和他在一起了吗?她妈妈那么聪明,一定会问她有没有跟秦旌发生关系。
    她妈妈只要一问,她就算到时候极力否认,都骗不过她妈妈,想到这她苦着一张脸。
    她看着秦旌颇为苦恼“我妈妈不要我和不检点的男孩子在一起”
    秦旌“……”
    --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