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下跪

天降神婿 作者:一举成神

      脚脖子被一只手给抓住了,我立刻低头一看,娘勒,一只无头女尸抓住我,飞速地往下游。
    我用力踹她,她也不怕,依旧把我往下拽。
    我没辙,直接一记惊雷诀打在了它的身上。
    她那身子只是晃了一下,就继续将我往下拖。
    我暗道不好,这玩意压根就没啥灵智,就是个行尸走肉,自然不怕死也不怕疼,除非我把它给轰成肉泥,要不然它就会一直把我往下拖。
    但问题来了,我确实有手段把它轰杀,可眼前还有一群无头游尸,如果把它们都给吸引过来,一拖我的话,势必会将我拖得四分五裂。
    到时候,我怕是要接连祭出好几道杀招,动静将闹得非常大。
    如果再把那些参赛的风水师给引过来,让他们发现这个墓的秘密,我就不好给叶青山交代了。
    想到这,我索性就不反抗了,任由这无头女尸将我往湖底拉。
    我寻思反正我要沉底,就搭你这趟顺风车好了。
    很快我就来到了湖底,很快我就辨别出坤位,远远看去,我确实看到了一个鼓来的小包,应该就是叶青山所说的那个防水罩子。
    心一喜,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倒是要感谢这无头女尸了,本以为她是要阻止我发现这秘密,没想到还是个向导。
    难道它们也想这里被人发现,想要将湖底这个秘密公布与众?
    正纳闷呢,我突然发现了不对劲。
    因为哪怕到了湖底,它依旧没有松手的意思。
    它继续用力,很快它就钻进了淤泥,而我也被拉进淤泥半个身子。
    这湖底的淤泥真深,完全不像是人工湖,说它是孕育了几百年的江河湖海我都信。
    这要是被拖进去,保准会窒息而死。
    我不再犹豫,直接使出了惊雷诀第四诀,瞬间打在了它的身体上。
    那身子被一下子给轰烂了,我这才迅速往上爬。
    可眼看着刚要爬出淤泥,我的小腿突然一疼,像是被啥玩意给咬住了。
    我猛地钻出来,定睛一看,吓得魂飞魄散。
    好家伙,腿上咬着一颗头颅。
    而这头颅不是别人,竟然是当初那被李八斗给烧了的无头女鬼的头。
    咬住我它还不罢休,那修长地头发还不停地往我腿上缠绕,就跟水藻一样,要把我给捆住。
    更要命的是,由于腿被咬破了,鲜血流出来,头顶那群无头游尸也嗅到了血的味道,整齐划一地朝我游了过来。
    这还不止,随着她们朝我游来,地底下又传来一阵震动。
    我低头一看,淤泥上就像是长了一层海草,不停地有毛发往外钻。
    没一会工夫,竟然又冒出来十来个无头女鬼的脑袋。
    看到这一幕,我瞬间反应了过来,我终于知道它们是啥玩意了。
    这女尸不正是当年古青云在天井底下,看到的那在井里上吊自杀,断头斩魂的鬼子吗?
    我就说当年那些自杀的尸体怎么可能掉进井里就不见了呢,原来是被冲到这青龙山脚了。
    这些都是永咒的牺牲品,是用来镇那鬼母的。
    我脑袋转得飞快,必须尽快想办法破了这局,不然别说去看叶青山挖的那个墓了,都没命活下去。
    在我思索间,那十来具游尸已经来到了我身旁。
    而那十几个从淤泥底下冒出来的脑袋也浮了上来,最后都飘到了无头女尸的脖子上,就跟重新长出了人头似的。
    当这些人头物归原主,她们猛地睁开了眼。
    十几双尸眼直勾勾地盯着我,这画面本就阴森恐怖。
    更让我感觉心里有点打毛的是,因为她们长得和古灵一模一样,所以我就感觉是十几个古灵的尸体在盯着我看一样。
    这种被熟人盯着的感觉,简直要比不认识的尸体还要恐怖。
    “你们都是祭祀的牺牲品,我不想把你们全部揍成肉泥,我劝你们给我让开,否则我不客气了!”我边说,边将玄阳之气外放,想要镇住它们。
    然而这些玩意既不是阴魂,又不是诈尸,它们是天井下的棺材不停生出来的,准确来说都不是死人,所以我说了她们压根没半点反应。
    一时间我陷入了两难,不知道是该用厉害手段将它们镇杀,还是再想其它办法与他们沟通。
    就在这时,耳朵里的防水耳塞里传来一道声音:“龙虎山乔梓莲获得一枚培阴珠,并成功上岸,获得第一个入青丘坟的名额,现在名额还剩四位。”
    草,这也太快了点,看来我之前还是小瞧了乔梓莲的手段啊,这师出名门就是不一样。
    本来我还以为苏青荷会是第一位呢,毕竟八尸门擅长控尸,这些尸体应该难不倒她。
    真是想啥来啥,很快耳朵里又传出一道声音:“八尸门苏青荷获得一枚培阴珠,并成功上岸,获得第二个入青丘坟的名额,现在名额还剩三位。”
    我暗道一声不好,这些风水师手段都了不得,我要是再这里耗下去,别说叶青山挖的那个墓了,就连进入青丘坟的资格都要失去。
    要知道那才是最重要的,我不可能丢叶红鱼一个人入青丘坟。
    想到这,我又看向了这群女尸。
    这一看我又是吓了一跳,她们突然整齐划一地抬手,将那脑袋从头上又拿了下来。
    拿下来后,这些脑袋冲我露出一个诡异地笑容,然后又放到了脖子上。
    这个动作持续了好几次,每做一次这个动作,我就感觉身边尸气越来越重。
    最终我做了一个决定,迅速地游离了这里。
    她们显然就是看守叶青山挖的那个坟的,想必是当年那个手段通天的风水师布了啥阵法,让水底这些邪祟成了看门的。
    游出一段距离,它们并没有追我。
    我立刻停了下来,直接从布袋子里取出饲养小青龙的那个晶体娃娃。
    “天灵开,地灵开,四方神圣好安排。我是仙师真弟子,昆仑灵鹫驱龙来!”我念了一遍请龙咒,将小青龙给放了出来。
    这小家伙幽怨地看了我一眼,跟被锁了几千年似的。
    “大哥,前两天不是刚出来了。”我一阵无语,不过还是让它吸了口我腿上的血,它才心满意足。
    我这才对它说:“这湖底还有七颗培阴珠,你赶紧去给我搜集过来,最少要搜到五颗,否则别来见我。”
    培阴珠,其实就是用精怪妖元为载体,再辅以香灰、酥油炼化而成的,这玩意很招妖、鬼、尸,很容易引来邪祟,所以考核才会用它,为的就是吸引邪祟,增加我们找到并取走的难度,只有过了这一关,才算有能力在青丘坟生存。
    可是对于小青龙来说,想找到培阴珠跟玩似的。
    看到小青龙游走了,我才稍稍放宽心。
    同时我心里也有点不好意思,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叶青山、古河这种老狐狸交道打多了,我他娘的也学坏了,居然用这种阴招。
    那些和我一参赛的风水师怕是玩玩也没想到,他们找得头破血流,最后甚至被魑魅魍魉害死,也赶不上我作弊。
    有了这个帮手,我也不急了。
    我重新游回了尸群身边,它们见我回来了,立刻又开始不停地提人头放下人头,也不知道是在吓唬我,还是在做法。
    “别给我整这花里胡哨的东西,今天不给我让道,我让你们去见你们老祖宗!”我冷喝一声说道。
    话音刚落,这十几具女尸突然扑通一声朝我跪了下来。
    我楞住了,寻思恐吓到了效果?
    不过很快我身体就僵住了,暗道不好,她们不是在跪我,而是在跪我身后的东西!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