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一跃

天降神婿 作者:一举成神

      她还有八尾,还能挡八剑。
    花韵语气平和,被斩断一尾就好似并无大碍一样。
    但我却知道,九尾一族的尾巴就好似我们人类十指连心,这每断一尾的疼痛是非常剧烈的,对修为的影响更大,她在强忍。
    我心莫名升一丝酸楚情绪,我实力远不如她,何德何能做她主人,还让她这般护我?
    看着她那鲜血横流的伤口,感受着她视死如归的气息,那一刻我做了一个决定。
    我决定动用请神符,虽说那是爷爷留给我化解本命年命劫的。
    但事无常,计划赶不上变化。
    人活在上,不能什么都想着自己,既然花韵能为我命都不要,我作为她的主人,有什么理由不能替她提前动用底牌呢?
    更何况,这也不是为她,更是为了我自己。
    高冷男在做一件抽不开身的事情,怪人冢虎神出鬼没,未必真会帮我。
    今天我如果不用请神符,显然必死无疑,留着这张底牌又有何用?
    想通之后,我整个人都豁达通透了来,甚至就连刚才被古河一剑震散的气机都奇迹般的开始重新汇聚纯阳之气。
    这一刻,我耳目清明,欣喜若狂。
    也许因为强压之后豁然开朗的缘故,我竟然又阴差阳错的进入了之前擂台之上的那种玄境状态。
    虽说这种状态并不能提升自己的气机与实力,却能让我悟性大大增强,加上和古河这种通天之辈交手,更能受益匪浅。
    “花韵,既然你不退,那我也留下,我们姐弟两人,拼死一战,共进退!”
    我心升一番豪气,壮志凌云地说道,说完我一跃而,站到了花韵的身上。
    我称呼我们为姐弟,而非奴仆,花韵听了之后庞大的九尾之身僵硬了一下。
    她还想劝我逃跑,但看着我毅然决然的姿态,也没说什么。
    她抬头发出一道低沉的怒吼,就像是即将破笼而出的困兽。
    而我则拔出了真正的深渊剑,一剑指向古河,道:“古河,来吧!你既然一心要杀我,就别讲那么多冠冕堂皇的借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唯有拼死一战,功过留与后人评说!”
    看到我突然又气势十足来,古河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我吃了刚才他一剑,还能恢复得这么快。
    “好一个陈黄皮,你们都看到了。此子不除,天理难容,留着他就是灾难!”古河感叹一声。
    然后他再次右手在空翻动,结出手印,掐出了剑诀。
    我趁着他还没进攻,抢先出手。
    一剑插在地上,我接连使出了古河交给我的黄泉剑诀改良版前五诀。
    “一剑我心傲然!”
    “二剑斩妖伏鬼!”
    “三剑搬山填海!”
    “四剑翻天覆地!”
    “五剑万剑归宗!”
    我的手势极快,接连五诀推出。
    一剑、两剑、三剑、四剑、五剑。
    剑气漫天,带着破风声,朝古河呼啸而去。
    古河看到我竟然转瞬间就接连推出五记剑诀,楞住了,甚至刚结好的剑诀都收了回去,没朝我释放。
    “好你个陈黄皮,我倒真是低估了你。这黄泉剑诀落到你手里,居然这么快就学会了五诀,甚至还融入了自己的想法。不过你真以为,凭这就可以撼动我天启之境的实力?可笑,在我眼你依旧是蝼蚁!”
    古河冷喝一声,随手一挥,就用自己强大的玄阳之气将我的所有剑影给震散了。
    紧接着,他才重新结印,同时对我说:“陈黄皮,你能使出五诀,我承认你是天才。但这已经是你的极限,而我杀你,只需一诀。今天我就让你死个明白,看好了,这是第六诀,你一生再无机会学会的第六诀!”
    我等的就是这一刻,刚才我不惜暴露实力也全力以赴,等的就是这第六诀。
    以古河孤傲的性格,我就猜到他会这么做。
    而我凭借奇妙的玄境状态,正好偷师他这第六诀,我目不转睛盯着他的手势,感受着他如何调动气机,操控玄气,借用天地之气。
    “六诀剑影无踪!给我死!”
    古河一指朝我指来,明明空无剑。
    可当我反应过来时,我的眼前突然凭空出现了一把利剑,直斩我的脑袋。
    我暗暗心惊,还好我有所防范,加上古河事先提醒了我,要不然这一剑真的防不胜防。
    假如他悄悄结印,这件无影无踪,等对手反应过来时,已经被杀掉了。
    我和花韵心意相通,她急速往一旁跳跃,而我也将身体往一旁闪躲,这才躲过了这凭空而的一剑。
    饶是如此,凌厉的剑气还是擦肩而过,在我肩膀上留下一道血口子。
    而我凭借玄境之下的领悟能力,也一下子顿悟了这第六诀。
    我示意花韵不停跳着,假装伤势极重,俯下身体,其实悄悄挡住了手,偷偷结出了这第六诀剑诀。
    “好小子,这都没死,看来老天爷都要我好好折磨折磨你!”古河冷笑一声说。
    而就在这时,我猛地高声怒喝:“我有一剑,剑影也无踪!”
    将所有气机推出,再借天地之气,我这刚学会的一剑也在古河身前凭空而,直刺古河胸口。
    我这一剑来得如此突然,古河完全就没有反应过来,压根就没想过我居然还能反抗。
    当他反应过来时,我这凭空而出的一剑竟然真的刺在了他的身上。
    不过他真的太强了,饶是如此,我依旧没能伤到他,他借着醇厚的气机最终还是震散了我这剑。
    不过他的衣服被我划破了,可以看到他的胸前也被我划破了一道口子。
    “什么情况?陈黄皮他竟然以洞玄之境,连越三级,伤到了天启境的风水天师,这怎么可能?”
    不远处的众人,看到这一幕,接连发出惊呼,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我。
    “古河的决定是对的,这果然是陈家妖孽!”徐龙象也暗暗说道。
    “陈黄皮,你为何不是古星辰!”古河像是走火入魔了一般,居然惋惜地说,显然我这天赋也震撼到了他。
    “给我死!”
    这一次,古河没再保留,使出了我不可能习会的第七剑。
    弥漫的剑气从四面八方袭来,我刚欲从花韵身上跳下。
    花韵却猛地抖动身躯,将我给甩了出去。
    “黄皮弟弟,跑!”花韵只说了五个字,她没喊我主人,实则就是诀别。
    “花姐,等我!”我在心对她说道。
    说完,我猛地朝一旁的悬崖冲了过去,一跃而下。
    翻身跳下深渊,我仰天怒吼:“你们想我死,那我就死!我的命我自己作主,哪怕粉身碎骨,你们也休想亲手拿走我的命。二十年后,我陈黄皮再为人,定要杀透玄门半边天!”
    我用尽全身力气,向天下玄门发出了这道不甘的怒吼,心酣畅无比,仿若二十一年忍辱负重就为了这傲一跃。
    而这正是我临时意,想到的一个万全之策。
    假借跳崖自尽,通过假死让天下玄门忘掉我。
    当整个身体自由落体,我摸出了请神符。
    我陈昆仑,将请神归来!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