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阴兵

天降神婿 作者:一举成神

      李津一声令下,陈初一他们突然就动了,显然是商量好了的。
    我估摸着李津是看出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辆开往封门村的灵车的出现,让他确定了秦家的阴谋,决定不再是单纯跟着,而是主动出击,因为再不出手就来不及了。
    李津这边除了我,一共有五名风水师,李津、李八斗、乔梓莲、苏青荷、陈初一。
    从人数上来说不占优,但一个个都是天资卓越地优秀风水师,联合来整体战斗力应该在秦家这批风水师之上。
    所以我也没急着出手,而是选择静观其变,看看究竟会发生什么。
    李津一马当先,如出笼猛虎一般,瞬间将气机爆开,上衣都被撑得破碎,那条凶猛大蛇再次出现,环绕在他的身上,吐着蛇杏。
    他没急着和秦家风水师交手,而是冲向了那辆灵车,一拳轰在灵车上,愣是轰得这辆灵车再难前进。
    他将身上大蛇唤下,死死地缠绕着这辆灵车,然后才转身挡住秦家这行人。
    李八斗他们也将阵型散开,每个人祭出杀招,封住了秦家队伍的路。
    秦君瑶倒是有恃无恐,她扫视一圈众人后,说:“你们想好了,真要与我们秦家为敌?真要公然抢我老公的尸体?”
    陈初一是口才最好的一个,他立刻反驳道:“别恶人先告状,你搞清楚了,是你们秦家先来抢夺棺材的。而且你并不是要带陈黄皮回雁北秦家,而是要带他去封门村。不管你们打得是什么鬼主意,我们不会让你得逞!”
    这时,乔梓莲也法鞭一甩,直接捆缚住了棺材,想要拉出来。
    不过秦君瑶只是往棺材头上一拍,那棺材就像是重若千斤,怎么也拉不动。
    “我们秦家从不插手天下玄学宗门的恩怨情仇,但我们秦家并不怕事,如果你们主动招惹我们,死在这里,别怪我们秦家手段残忍!”秦君瑶冷冰冰地说。
    换做别人这样说,有点装逼逞能的意思,但这话从秦君瑶嘴里说出来,却感觉理所当然。
    李八斗长发一甩,道:“别废话,一切凭实力说话!”
    说完,他们就动了,分工明确,合作默契。
    李八斗接连放出好几个纸人,纸人成鬼,直扑秦家风水师。
    苏青荷也祭出尸气朱雀,飞于上空,煽动翅膀,用浓烈的尸气来袭击这批风水队伍。
    而陈初一则几个健步来到了棺材旁,祭出一张尸符贴在棺材上,将秦君瑶刚才的镇尸符给破掉了。
    然后乔梓莲再次发力,这口棺材就被拉了出来。
    这一连串动作倒是一气呵成,等秦家风水师决定出手时,棺材已经被抢走了。
    “出手!”秦君瑶忍无可忍,下了命令。
    我本以为一场大战正式开启,没曾想秦家这些风水师突然就全部坐在了地上。
    他们坐在地上后,嘴里开始念叨着奇怪的咒语,边念叨还边用手不停地拍打着地面。
    那架势看来有点像是傩术,但我知道并不是,他们念叨的是阴,拍打地面是在请阴兵。
    “你们带着棺材先走,这里交给我,不要拖!”李津也看出来了他们的目的,立刻说道。
    李八斗也说道:“走!”
    于是乔梓莲和陈初一一个拉一个推,迅速就推着棺材走了。
    这时,在这行秦家风水师队伍的拍打地面下,他们身前突然出现了一道泛着青光的圆形图案,这图案上画着一个鬼头,有点像是鬼门关上的图腾。
    待这青光图案出现后,秦君瑶直接跳了上去,掏出一块玉石印章,直接印在了这青光之上。
    秦君瑶那玉石印章看来有点像是我那枚昆仑帝印,但要小上一圈,不过材料是差不多的。
    当这印章被她印在青光图上,瞬间风云涌,我们四周的天色一下子黯淡了下来。
    与此同时,从不远处我感受到了一阵强烈的阴气,不是寻常的鬼魂阴气,而是一种带着威严的阴气。
    这丝阴气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孤魂野鬼见到了阴差,出于本能的就会惧怕。
    显然,秦君瑶真的又请来了阴兵。
    这手段当真是玄奇,要知道阴兵可是阴司的队伍,别说是人了,就连普通鬼王都无权调动。
    真不知道秦家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家族,怎么会有此非常手段。
    在我纳闷间,这股带着威压的阴气越来越甚。
    只见,不远处凭空出现了黑压压的几群阴兵。
    这一次来的阴兵居然比刚才还要多,来了好几只队列,而且历年历代的阴兵都有。
    有远古铁骑,有步兵,甚至还有民国民兵……
    这些阴兵一个个阴气汹汹,数队方阵列在一,当真是阴气滔天,而它们生前本就是兵,死后又被阴司收编,不再入轮回,永生永皆为兵,一身不同寻常鬼魂的阴气足够摄人心魂。
    可以说,这足足有五百号阴兵的阵仗,绝对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有气势的场面,比青丘坟上哪万千孤魂野鬼还要让我震撼。
    我对这个雁北秦家越发好奇了来,一个秦君瑶都能调动如此多的阴兵,实在是匪夷所思。
    要知道,强如一代国师赖布衣,当年动用逐日之弓,三箭射月,也不过请来了不足一百阴兵阴将。
    这几百号来自不同年代的阴兵出现后,立刻将所有路给堵住了,乔梓莲和陈初一在强大阴气逼迫下,也接连后退,与李八斗他们重新汇聚在了一。
    “娘勒,这秦家小娘们有点虎,这可咋整?”李八斗都忍不住打了退堂鼓。
    “我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念在你们是我老公朋友份上,是出于好心,我可以不要你们的命。再敢插手我秦家事,那我只能命令阴兵将你们镇杀了!”秦君瑶用倨傲的语气说道。
    李八斗他们几人面面相觑,显然也动摇了,这阴兵太多了,而且还有阴将指挥,就算他们联手也未必是对手。
    更何况,这是阴司正规军,他们也不敢出手啊。
    “哼!带上棺材,我们上车走!”秦君瑶见李八斗他们都不再出手,命令道。
    然而他们刚拉回棺材,正要往那辆开往封门村的灵车走,从我们正前方突然走出一道身影。
    他身姿挺拔,步伐矫健,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个年轻人,不过当看清他的脸,我才发现是个年人,这是一个长得很儒雅,儒雅又带着无匹威严的年人。
    但我知道,他看来是年人,最少也有七八十岁了,他给我的感觉和爷爷有点像,就是那种不显山露水,实则一身本领可通天的高人形象。爷爷当年若不是为我逆天改命,其实看来也很年轻,只是后来为了我才加速衰老的。
    很快,儒雅老者就来到了秦家风水师队伍旁。
    他低头看了眼秦君瑶脚下的请阴兵大阵,又看了眼秦君瑶印在阵眼上的兵符,不怒自威道:“秦家丫头,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私自请阴兵。你可知道,秦家不出雁北,这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
    秦君瑶倒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昂着脑袋问:“你又是谁,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
    “闻朝阳。”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