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影子

天降神婿 作者:一举成神

      这是陈家的命,哪怕死,也在所不辞。
    叶红鱼有点听不懂,但又像是听明白了,看着铁汉柔情的冢虎,她心里很难受,郑重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
    回忆和冢虎分别的情形,红鱼的脸上露出几分忧伤,她仰头,问我:“黄皮哥,那是你父亲,对吗?”
    我点了点头,说:“应该是吧,具体我也不知道。”
    然后我轻轻拍了拍红鱼的脑袋,说:“红鱼,爷爷将最重要的秘密留在了阴姑岛。这个秘密可能和秦君瑶也有关系,所以我要带她一进去。既然你也要去阴姑岛让阴姑吞下元晶,那我们一去,可以吗?”
    她的脸上立刻出于本能的露出抵触的情绪,她显然很讨厌秦君瑶,不愿与其为伍。
    不过很快她还是点了点头,说:“黄皮哥,既然你已经做了决定,我配合你。只要能帮到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心感动,更不想欺瞒她,于是我补充道:“丫头,有件事我想提前跟你说一下,你好有个心理准备。”
    “黄皮哥,你说。”
    我这才道:“当年爷爷让你和我定下了娃娃亲,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其可能发生了一些变动,秦家和我们陈家有恩怨,他们也觊觎陈家秘密,想要插手进来。所以,当年真正和我定亲的可能不是你,而是秦君瑶。”
    听了我的话,叶红鱼猛地张大了嘴,一脸的不可置信,还有深深的惶恐。
    “黄皮哥,什么意思?所以说秦君瑶说的是真的,你真正的妻子,真的是她?”叶红鱼诚惶诚恐地问我。
    我说:“有这个可能性,但不排除爷爷识破了,有了新的破局。最终结果是什么样的,只有入了阴姑岛,弄清楚当年爷爷在里面做的事,才能下定论。”
    “不过红鱼你放心,哪怕真被秦家替换了你。我的结发妻子也是你,所以你也不用乱想。不过对于这个秦君瑶,我暂时还不会与她为敌,我要再观察观察她,如果她能配合我化解两家恩怨,那最好不过,因此路上你不要与其争执,可以吗?”我追问道。
    她点了点头,然后我就带着她回了屋子。
    见我带着叶红鱼回来了,所有人都震惊地睁大了眼。
    之前我能说服薛孽,现在又能调和叶红鱼,这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一个个看着我眼神充满了敬畏,对我的身份也越发好奇。
    我无需和他们解释太多,只是看了眼秦君瑶,说:“走吧,去阴姑岛。”
    她虽有不解,但还是主动跟了过来。但是她离叶红鱼远远的,显然是不愿与她有任何交集。
    李津也一随行,我们很快就去到了薛孽的府邸。
    当薛孽看到我一下子带了这么多人过来也楞住了,他将我拉到一旁,小声说:“兄弟,几个意思?真当咱是去旅游呢?阴姑岛可是封门村里的禁地,我不是提醒过你了,尽量别带人来,你还带这么多?”
    我尴尬一笑,说:“都是重要的人,除了我和你说的那个秦君瑶。另外两人,一人是我真正妻子叶红鱼,另外一个是闻天师的关门弟子。你放心,都是能派上用场的。”
    见我提到叶红鱼,薛孽忍不住看向了她,看完之后他的眉头深深皱了来,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且还不是小事。
    很快他又扭头看向了我,在我身上闻了闻,闻完之后他又去到红鱼的身旁嗅着鼻子闻了来。
    闻完之后,他的眉头皱得更甚了,他闭上了眼,像是在寻思着什么,显然他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我来到薛孽身边,小声对他说:“阴姑之魂在她身上,你是不是也察觉到了?放心,自己人,她受控。”
    薛孽却意味深长对我说:“不是这件事,你这个老婆不简单啊,这次在阴姑岛里怕是要出大事,好一个青麻鬼手,他玩的也太大了吧!”
    薛孽这句话把我说懵了,什么叫爷爷玩得太大了?
    我忙问薛孽:“薛统领,什么意思?”
    他摇了摇头,说:“暂时不便透露,我暂时也只是猜测。如果青麻鬼手没给你提过这件事,那我也不能说。等到最后一步,你自然会明白过来。”
    薛孽执意不说,我也没有办法。
    很快,一群无脸小孩走了出来,抬着七八顶轿子。
    一个轿子能坐四个人,按理说我们这行人两顶轿子就够了。
    不过我也没多嘴,上了轿子就被抬着走了。
    我们被抬上了那条河,来到了对面的山上。
    山上确实有座阴姑娘娘的庙宇,来到阴姑庙里,轿子被放了下来。
    “穿过这座庙就只能步行了,这些没吃过人的孩童是不能再往前走的,所以只能靠我们自己走了。我提醒一下各位,等会跟紧我。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没有我的允许坚决不能动手!接下来我们会经过好几道危险关卡,都由我来解决就行!”薛孽对我们提醒道。
    说完,他掏出一枚铜锣,很有节奏地用手指关节一敲,伴着一道锣响,一被抬过来的其它轿子轿帘子被掀开。
    从每顶轿子上都走下来四个人,足足走下来有约莫二十个人。
    当看到这群人我楞住了,我刚要问薛孽,不是说人越少越好吗,他不让我带人,怎么自己却带了这么多人随行?
    不过话到嘴边我就憋了回去,因为我发现这些不是活人,都是死人。
    薛孽很快对我解释道:“这些死人是我好不容易从封门村的一些墓穴里挖出来的还算成色上好的尸体,他们是用来买路的。一路上我们会遇到各种牛鬼蛇神,而他们有着共同的爱好,那就是吃人。不带着点买路钱,我们这些人不够塞牙缝的。”
    听了薛孽的话,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听来太瘆人了。
    而我对阴姑岛一行也越发慎重了来,这一行绝对比那青丘坟要凶险的多。
    能被称为禁地里的禁地,那绝对什么邪乎事都可能遇到。
    “!”
    薛孽喊了一个字,然后那二十具尸体就排成排,向前慢慢走了来。
    这是薛家的赶尸秘术,他那胆大到睡了阴姑女尸的父亲薛宝贵就是个厉害的赶尸人,薛孽显然也有这一手绝活。
    我们跟着尸体一步步踏出了庙宇,来到了山的另一边。
    眼前是一条羊肠小道,路两边长着小树,树上挂着大红灯笼,气氛看着特别诡异。
    当踏上这条小道,我冷不丁地打了个激灵。
    身上涌一层凉气,这种凉气让我感觉很不舒服,有点像是黄泉路上的阴气,但这阴气却又夹杂着纯阳之气。
    隐隐间我产生一丝不好的预感,总感觉道路尽头可能就是另一个界了,如果没有出来的法子,可能真的要有去无回。
    突然,我看到李津他们全部停了下来,一个个脸色带着难以言喻的畏惧。
    他们全部低下了头,看向了自己的脚底。
    很快我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秦君瑶、李津他们都没有影子,路边上明明有灯笼光线,但却照射不出他们的影子。
    他们当唯独叶红鱼身旁有一道影子,但那不是红鱼的影子,而是无脸女鬼的影子。
    “大家镇定,这里叫阴阳界,是个很不寻常的地方,这里阴阳之气和阴司阳间都不同,在这里活人和死人都没有影子,只有鬼才有影子。”薛孽立刻轻声解释道。
    他刚解释完,大家却并未坦然下来,脸上的惊恐却更甚了。
    所有人将视线集在了我身上,看向了我的脚下。
    我低头一看,只见我身旁切切实实的有着一道影子,是我自己的影子。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