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最后

天降神婿 作者:一举成神

      八岐大蛇说它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立刻就询问了来,毕竟夜长梦多,一来我是怕徐福瞧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再者我也怕这大蛇反悔,毕竟我不是其对手,它究竟为何臣服于我,还只是我的猜测。
    于是我直接问:“那我来考考你,你为何会出现在这九魂塔内?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吗?”
    它那残存的八颗蛇头不停地点了来,说:“知道,知道。是主人助我为扶桑神兽,让我可以在此塔内修炼。我的使命就是守住这层塔,不让任何厉害的阴阳师可以突破。遇到真正厉害的圣人,直接灭杀!”
    听到这,我打了个激灵,问:“为何要灭杀?此乃给扶桑阴阳师的试炼之地,是用来挑选地皇的。”
    八岐大蛇忍不住发出一声得意的大笑,说:“哈哈,地皇?可笑,凡夫俗子也想当地皇?那不过是引诱他们过来的,真有那通天本领,我不会让它活着走出去!”
    它的话让我幡然醒悟,我没有追问,防止大蛇猜忌,但我心已经大概明白了过来。
    猜得不错的话,这九魂塔通关后确实有什么地皇气运,但那是镜花水月,根本就不会让扶桑阴阳师得到。
    说白了,就是靠它来吸引扶桑的阴阳师来闯塔。
    到时候虽有小部分阴阳师能获得机缘,但大部分都死在了里面。
    而死在里面的阴阳师的一身玄气、鬼气则成了九魂塔以及扶桑树所需要的养料。
    随着时间推进,当条件成熟,扶桑树上的邪灵果实会呱呱落地,而邪族也能通过九魂塔再次像白衣女当年那样尝试着降临。
    说白了,这是类似当年算计炎夏玄门老祖宗的法子,不过我们的炎夏老祖宗足够厉害,直接来了个鱼死网破,将邪族通过白骨冢给封印了,让他们没法降临。
    而扶桑的玄门没有炎夏强大,直到今日还在奉邪族为神灵,要不了多久,浩劫将在扶桑应运而生。
    越想我越觉得这个推测是正确的,因为两者有太多的共同点了。
    九魂塔是在扶桑龙脉之眼上,而白骨冢则在炎夏昆仑山内,昆仑山为万龙之祖,也称得上炎夏的龙脉之眼。
    也就是说,那邪族要想降临,需要很多条件,而龙脉之眼则为降临之地。
    我们的老祖宗把龙眼给封了,但扶桑却没有。
    很快我产生了一个更加恐怖的想法,除了扶桑,上那么多其他的国家,那些大国同样也没有炎夏深厚的玄门力量,在那些国家会不会存在与扶桑相同的局面?
    会不会在不久的将来,除了炎夏,在上大部分地区都出现人类压根就解决不了的邪恶力量?
    这想法听来荒唐,但我却不得不防。
    因为倘若真的到了那一天,谁也不能独善其身。
    不过那也不是现在的我有能力去考虑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弄明白邪族到底是什么,它们想要降临的目的又是什么。
    于是我继续对八岐大蛇说:“呵,你倒是说的没错。我们确实要玩弄间玄门,让他们成为我们的踏板。那你可知道,我们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大蛇连忙摇了摇头,道:“那是主人的惊天之秘,小妖不敢妄加揣测。”
    这鸟毛八岐大蛇,倒是和人一样精明。
    我也不好继续追问,因为它貌似确实不清楚,它就是一修炼成精的蛇妖,确实还没资格触碰到那个层次的秘密。
    我拍了拍它的脑袋,道:“你也不用妄自菲薄,当我们成功的那一天,自会让你知晓,我们也不会亏待你。”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小妖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八岐大蛇听了我的话,极其兴奋地点了点头。
    给了它一颗大枣吃,我突然脸色一沉,冷声道:“别一口一个主人主人的,你是不是见到我族之人都喊主人?望你擦亮眼睛,不是谁都可以称为主人的!”
    它蛇头一昂,道:“明白,谨遵主人教训,我会判断清楚的。”
    我水到渠成地问:“那你说说,你是怎么判断的,什么样的存在你会称之为主人?”
    它虔诚道:“唯我独尊的皇者之气,主人有着让我恐惧的血脉之力,我不会认错。”
    他娘的,听着很有用,其实屁用没有,它是妖,能感受到那种血脉威压,可对我们人来说完全就是虚无缥缈的东西。
    我继续问:“那你目前见过几个主人?”
    “除了女皇大人,主人您是第二个。”它道。
    女皇,应该就是塔底封镇的白衣女。
    我居然只是第二个,看来那邪族确实在这上出现不了。
    该知道的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晾这八岐大蛇口也问不出什么线索了。
    再问下去,徐福恐怕都要怀疑这是不是幻象,怀疑我的真实身份了。
    于是我立刻道:“行了,你的表现我挺满意。就这样吧,你且退下,我要继续巡视九魂塔!”
    我话音刚落,它就消失了,而第七层塔顿时开启。
    我毫不犹豫地踏入了第七层,一踏进去,这一次没感受到丝毫的压抑感,相反我却感觉异常的舒服。
    周遭笼罩着温暖的气息,就像是沐浴着春风与阳光,非常的温暖和煦。
    “黄皮,最后三层了,这三层其实为一层三界,分别是模仿天地人三界打造,在这里已经没有守塔者。每一层内都有三界之气,模仿出了天地人三皇气运,只需得到气运认可,就算成功。”徐福这时对我提醒道。
    而我也反应了过来,天地人,人为最凡,我此时踏足的应该是借气模仿出来的人界。
    难怪我感觉很是舒服,就像是回家了一般,因为我曾得到了真正的人皇气运。
    果然,很快不远处出现了一道金气。
    这道金气宛若一头金龙,在空游动,看着很是威猛。
    它出现在了我的身前,看来很是桀骜,欲阻我的路。
    “你敢拦我?”
    我轻喝一声,抬手聚气,一掌轰向了这头金色气龙。
    我的人皇气运在那天炸毁黄河神宫时已经毁了大半,还有部分留在我的肉体,此时几乎没有人皇气运了。
    但灵魂之还是有着一丝残存的人皇气运的,我将它融合在了我的掌印。
    当我的掌印轰向它,它立刻张嘴朝我掌印吞来。
    这时,我的掌印猛地爆出那残存的人皇气运,那头原本桀骜的金色气龙,瞬间就蔫了。
    它一下子就散了,与此同时,周遭气息猛然转变。
    原本温暖的人气一下子变得极其的阴冷,由人气变成了阴森的鬼气,就好似踏入了阴曹地府。
    这是已经由第七层变成第八层了,当年徐福就是止步于此。
    “小心,此层乃阴龙之气,非常凶邪,尽量消耗它,而不要想着征服它。。”徐福对我提醒道。
    他话音刚落,不远处果然出现了一头青黑色的气龙,张牙舞爪,那代表着地皇之气。
    我准备跟它打游击战,不过那头青黑气龙看了我一眼后,突然就散了。
    紧接着周遭气息再次变化,变成了一股难以言喻的神气。
    我愣住了,就这?
    就连徐福都忍不住惊呼:“什么情况?这就最后一层了?后生,你真是我炎夏玄门之人?”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