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大唐

天降神婿 作者:一举成神

      竹井夕夏的声音响,极其愤怒。
    我没想到她回来的这么快,不过我也没想着做贼。
    反正要彻底赢得她的信任,既然撞到了,索性就直来直去。
    很快,她也进入了这座石屋。
    “橘道风,你给我出来!”竹井夕夏抬手轰来。
    我没有闪躲,硬抗了这一击。
    “夕夏,你别冲动。我知道这是你的秘密,现在既然被我发现了,那也是我的秘密。”我直接说,借此稳住她。
    她显然不信我了,冷声道:“橘道风,别演了,你就是来探查虚实的。你这个拙劣小人,不会再相信你半句话,给我去死!”
    说完,她拔出了身后的双刀,两道凌厉刀气朝我砍来。
    我赶忙爆开气机,结出巨大气罩,挡在了六口棺材前。
    “别乱来,要打我出去让你打,毁了这些棺材,让你看到里面的东西可就不妙了。”
    说完,我率先冲出了石屋。
    竹井夕夏一愣,对我居然知道四脚棺材的秘密颇为好奇。
    见我出去了,她也冲了出来。
    出了石屋,我发现眼前还站着一个人。
    这是一个看来颇为儒雅的年男人,正是之前在看台上,阻止了竹井夕夏使用底牌的那位男子。
    他给我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想必是一隐藏极深的圣人。
    竹井夕夏的刀很快就追砍了过来,这儒雅男人随手一抬,就化了竹井夕夏的刀气。
    “夕夏,莫要无礼。”他开口道。
    竹井夕夏这才收了刀,站到那儒雅男的身边,不爽的说:“四野法师,此子生性狡黠,以前还只是无耻下流,现在还诡计多端,杀了他!”
    我一阵无语,这对我的形容也太难堪了点。
    我解释道:“如果真觊觎你们的秘密,我就不会让你们发现我看到了那些棺材!夕夏,你可以看不我,但你必须承认,我橘道风变了!”
    竹井夕夏还想反驳我,不过被那四野法师给阻止了。
    四野法师看向我,很慈善的笑着道:“橘公子,听说你要助右派?”
    我打量了这四野法师,很好奇他的身份。
    按理说法师是对高僧的称呼,可他并不是高僧装扮。
    但是他的气机确实诡异,我怀疑他是道佛双修之人。
    我说:“是的,一来是想证明给夕夏看,我橘道风可以像她的梦情人一样伟岸。再者,我也不想扶桑玄门彻底堕落,玄门本该匡扶天下,而不该成为邪恶之源。”
    “好!说得好,真不敢想象,人口的废材竟是个如此通透之人,看来夕夏给我所讲的你并不全面,四野我也曾误解了你。”四野法师依旧温和地说。
    竹井夕夏立刻道:“四野法师,你别被他忽悠了,不能信他,绝不能放他走。”
    这时,四野法师突然右手一抖,递给我一个小瓷瓶,道:“阿弥陀佛,善哉。既然橘施主一心向善,服下此药,夕夏自然不会再怀疑你。”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接过了这颗瓶子。
    打开一闻,凭借在九魂塔内对《龙象古丹》的研习,我初步判断这应该是一枚用来控制人的丹药。
    一旦我有异心,或者做出反常举动,他们可以催动咒语,让我死亡。
    “这,不妥吧?你们就这样对待朋友?还有你,四野法师?你是僧人?僧人也用道家丹药?”我开口道。
    四野法师轻笑一声,说:“佛不渡我,道不济我,四野乃散人。”
    倒是一奇人,不过不是你为奇人,我就得吃你丹药的,我可不会拿生命开玩笑。
    “呵,怎么不敢吃了?刚才口口声声为了我呢?”竹井夕夏冷傲地看着我。
    “我吃可以,你答应将你们的秘密都与我分享吗?”我问。
    竹井夕夏不理我,而四野法师直接道:“我帮她作主了,尽皆告知于你。。”
    竹井夕夏歪着眼睛看我,而我则毫不犹豫地一口把这丹药给吞了。
    我寻思虽有危险,不过最坏的打算也不过是死亡,大不了到时候重回自己的身体。
    相比于风险,如果能得知关于竹井夕夏转生的秘密,那肯定是值得冒险的。
    见我毫不犹豫地吃了丹药,竹井夕夏的眼神柔和了下来。
    “好了,现在可以跟我讲了吧。我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夕夏的秘密,那六口棺材是怎么回事?难道夕夏已经死了六回?为什么死后投胎还能和前一样?”我问。
    “我劝你别打听,不怕告诉你。我不是人,也不是鬼,我今年已经活了一千多岁!我是一个老妖婆,所以你以后别打我主意了,我比你奶奶的奶奶都大!”
    竹井夕夏一挺身体对我说道,看来我吃了丹药,受制于他们,她倒是不用跟我好言好语了。
    她的话有点自嘲,一般人自然不会信。
    但是我信!
    因为我和他有着类似的经历,不过我只是三,从宋朝算的话,我也差不多一千岁了。
    于是我直接道:“一千多岁?这就是你对炎夏陈昆仑感兴趣的原因?因为你们是同一类人?”
    “橘道风,我不希望你什么事都扯出陈昆仑!死者为大,哪怕他是炎夏人,我们也要给与他尊重,因为他不仅是炎夏英雄,还是人族之皇!”竹井夕夏冷声道。
    我也没再提,而是说:“一千多岁还这么嫩,如此水灵,我更喜欢了,我不怕,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善哉,既然橘施主如此想知道,那我就讲于你听吧。还望施主保守这个秘密,要不然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四野法师说。
    我点了点头,道:“放心,听了之后我就烂在肚子里,如果从我嘴里传出去,你们就让那蚀骨符丹发作,让我痛苦死去。”
    本以为四野法师还要给我兜兜转转一会儿,没想到他居然直接就给我讲了来。
    他先是简单表明了一下自己的身份,他在扶桑岌岌无名,极少露踪影。
    而他曾经的一个身份竟然是扶桑佛门密宗的惊天才,曾得空海法师真传,有幸一堵空海入定肉身。
    空海法师是谁?他的传奇就连我都有所耳闻,因为他一身佛法是从炎夏学走的。
    空海俗名佐伯真鱼,灌顶名号遍照金刚,乃扶桑佛门真言宗创始人。
    而竹井夕夏的第一,正是从空海说。
    本以为这会是一段扶桑的玄门故事,没曾想竟然是来自炎夏玄门的故事。
    这个故事来自炎夏历史上最辉煌的朝代,那个百王朝贡的大唐。
    这绝不是巧合,而是一个非常玄妙的节点,而这个故事也解开了我的诸多谜团。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