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底牌

天降神婿 作者:一举成神

      他留下的阵,我已经破了。
    我直接对雪山邪魂如此说道,虽说这样说的风险极大,可能会引她的怀疑。
    但唯有这样开门见山,才能让猝不及防的她投鼠忌器,就算她怀疑我,但我如此对她坦白,反倒会让她很难下狠心鱼死网破。
    我就是在赌,我赌她就算可以号令群邪,已然是万灵之首,但她对陈家祖墓也很难插手。
    她并不知道陈家祖墓内到底发生过什么,只知道神像、天梯,知道李秀才进去过也出来过。
    她只是推测以李秀才的不凡,既然能全身而退,一定会留下什么对其计划不利的线索,但她应该并不知道李秀才留下的又到底是什么。
    虽说赌的风险极大,但人生往往就是如此,并不是所有事都在掌控之,避免不了豪赌。当年谋圣鬼谷子为了炎夏未来,敢赌上几百圣人的命。若是没有他的豪赌,也许早在那个时候人间就已经变成了邪灵的天堂。
    这不是赌博,这是面对不解之境时,不得不做出的抉择,是干预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魄力。
    好在,我赌对了。
    这时,雪山邪魂问我:“你把那李秀才的阵给破了?他留下的是什么阵?留下了什么讯息?”
    她果然只知皮肉而不知骨架,她只知晓大概的框架,而不是掌握了每一个细节。
    于是我对其回音道:“他确实如你所说非常厉害,他的道行以及对天地法则的感悟远超我的想象。我是真没想到,凡人之竟然还有此等高人,我感觉他就算没有我们仙界百仙榜前几的仙帝厉害,但一身手段也绝对在他们之上。”
    “他留下了几行血字,这些血字隐藏血灵,且对应了卦象。我用元灵对其威压破解,想要将其镇压,最后竟然生出了血笼,将我锁入了樊笼之。”
    说到这,我故意停顿,做出一丝后怕的情绪。
    雪山邪魂若有所思道:“这个李耳确实麻烦,他有这样的能力,他这是怕留下的讯息被我们探寻,所以设下了樊笼。敖昆仑,不是我看不你,你能破他的樊笼?你是如何做到的?”
    我半真半假道:“以我的道行确实破不了,那血笼不仅将我困住,还要灭我的元灵,想要将我给镇杀。也是我运气好,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想到了上次在雪山见到神魂大人你,被你镇杀时的场景。”
    “我想着从我们敖族祖墓老祖那里学来的术法,竟然能从神魂你手下逃脱,这一个凡人樊笼又怎能困住我?”
    “于是我就使出了神魂大人你口的后天玄术,没想到我真的成功了。那后天玄术确实有玄机,我不仅破了他的樊笼,甚至还得到了认可,得到了他留下的讯息。”
    见我这么说,雪山邪魂自然而然地被我带入了情境,还在那自我分析道:“咯咯,你这小子虽道行一般,但命是真的好。天意,这就是天意,看来神迹必降。”
    “李秀才设下的樊笼应该只针对先天之灵,他是想将自己所获与人族强者分享。你虽不是人族,但那后天之术乃人族风水之术,你将之使出,倒也阴差阳错地躲过了一劫。”
    我忙添油加醋道:“倒不是命好,而是我和神魂接触过,知道此术不凡,归根结底还是神魂大人你有手段,是你成就了我。”
    我不管她是真的信了我,还是在试探我,马屁先拍来,假戏真做,我倒是要看看,是她先演不下去,还是我先露出马脚。
    突然,她语气冰冷道:“敖昆仑,那个李秀才留下了什么讯息?你在得到他的讯息后,竟一点没有动摇,没有被其影响?”
    我早就想好了说辞,直接道:“他说众生为棋,凡人为棋,邪人也是棋子,我们只是沉沦在天道的棋盘而不自知。他还说没有神迹,有的只是毁灭一切的浩劫。”
    雪山邪魂怒道:“这可恶的李耳,真是麻烦。他不仅帮那伪善的陈昆仑转,竟然还妖言惑众,该死!我一定要让族人杀了他!”
    说完,她又问我:“他就说了这些吗?没有说破解浩劫的办法?”
    我道:“说了,他让我退走,说我不是解劫之人。他说要找到他孩子陈昆仑,说那是人皇,是天定的救主。只有让人皇陈昆仑登上天梯尽头,方能阻止这一切。”
    雪山邪魂冷笑一声道:“这个李耳倒是知道得够多的,不过他们也未免太高看了自己。别说那陈昆仑已经死在了你手下,就算他没死,真以为人皇亲临就能成功?”
    我故意泼冷水道:“不,他还说了,他说地皇已经不是正义之徒,地皇气运已经被利用来对付人皇。他让我退离后告诉陈昆仑,要提防地皇,最好还要将其镇杀,这样借人皇气上天梯顶,方能功成。”
    在我的引导下,雪山邪魂下意识道:“想得倒是够长远的,不过他们也太低看了我们,万物变迁,我们早就有了应对人皇气运之法,哪怕陈昆仑他杀了地皇,独自登顶,结果也一定让他大吃一惊!”
    听到这,我暗暗心惊。果然如我父亲和那身魂神像所说,就算一切依计行事,沧海桑田、万事变迁,也达不到想要的结果。
    难怪这雪山邪魂在明知道我陈黄皮来了邪界,甚至夺了五行令之一后也没举邪灭我,这是她的后手。就算我登临了双皇,只要以皇气登天梯顶,最后可能也是为她所用。
    还真是步步惊心,我居然无形踏入了连环套,看似在救,实际上最终可能是替她灭。
    好在因果循环,最终我又鬼使神差地没有动了双皇气运。
    这时,雪山邪魂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得意忘形,说破了天机,忙改口说:“这个李秀才还真是妖言惑众,居然把神迹说成是浩劫。好了,敖昆仑,既然你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你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不凡之处。现在,你无需再证明自己了,直接以你的地皇气运引领,踏上那天梯的尽头吧!”
    我却道:“不,我不想动用皇气,通过这段通天之路的踏行,我发现对我的磨炼很大,我想靠自己走到顶峰。”
    邪魂森冷道:“敖昆仑,你是在违抗我的神谕吗?你不会是被那李秀才给蛊惑了吧?我可告诉你,你如果不听我的,我现在就杀了你!”
    我坚定道:“我没有被蛊惑,但他说的也不无道理,既然我还能继续,为什么要借助外力呢?我想要试试自己的极限。”
    她气得声音都近乎颤抖:“敖昆仑,你不要执迷不悟!你想要造化,只要你照我说的做,天下可得。而你若抗命,我罢黜你的地皇,且将你打得魂飞魄散!”
    我道:“神魂大人,我相信你有这样的能力,但我更不想放弃依靠自己走向顶峰的机会,我非常享受这个过程。如果你要阻止我,那么就出手吧。”
    说完,我毅然决然地踏上了下一层天梯。
    邪魂压下怒火,说:“敖昆仑,但愿你没有骗我,若你依靠自己登顶,且最终按我吩咐行事。我可以允诺你,什么天下第一其实都不值一提。只要你听我的,我决定给你最大的诱惑,一个谁也抵挡不了的诱惑。”
    我好奇道:“什么?”
    她道:“待功成之后,我让你成为神婿!”
    我楞住了,这神婿有什么魅力?比之前允诺我的条件还要诱惑?
    在我好奇间,邪魂又道:“敖昆仑,等着吧,那将是你从未想过的高度。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绝对不是在恐吓你。如果你在最后叛变,后果绝对远超你的想象。”
    “别以为我没有底牌,我也不怕告诉你。就算你最终叛变了,甚至哪怕你与他人为伍,我也绝对有手段改变一切。我不是没有后手,倘若我动用这张底牌,将引来前所未有的恐怖后果!”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