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错了

天降神婿 作者:一举成神

      黄皮哥,你真的要与我为敌?
    段红鲤的声音,一下子就将我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去。
    哪怕她和我天人两隔,即使她在某个我无法理解的地方,但仅仅看着屏幕的她,往事种种就不受控制的一幕幕于脑海浮现。
    哪怕她不是我所朝思暮想的妻子,红鱼也是她的一部分,所以我很难将其和红鱼彻底分开。
    真的要与她为敌吗?
    就算她不问,这个问题也曾无数次出现在我的心底,这是一直以来困扰我的心结。
    在我还是个懵懂的山村少年时,素昧谋面的未婚妻叶红鱼就已是注定孤独的我的‘同伴’。
    后来她与叶青山登门退婚,这个清纯阳光的女孩更是一下子闯进了我的心田。
    她打开了我对繁华界的认知,我们的婚姻命途多舛,而她总能支撑我前行。
    她曾说过,为了我她可以倾其所有,我是英雄,她可以像个崇拜者对我追随。而我若是平凡之辈,她更可以默默相守,生死相依,过平凡的一生。
    可我们两个注定被命运操纵的人,终究没过上一段安稳的生活,陪伴都是奢望,一次次的生离死别。
    是她支撑着我一次次由死入生,磨练了我坚韧的意志。
    她是我生命最重要的人,无论是过去,现在,或者可能存在的将来。
    我看着屏幕的她,哪怕明知道她不是她,但在我心,她就是她。
    上一轮回的陈昆仑说过,她不欠我,也不欠这个界,是我们所有人欠她。
    而如今经历种种,快要接近真相的我,也坚信,若没有红鱼的‘牺牲’,我不可能有机会走到这里。
    于是我对她道:“不是我要与你为敌,而是你们要与我们为敌。”
    她看着我,虽眉眼带着一丝清冷,但依旧有红鱼的影子。她说:“陈昆仑,我曾帮助过你,我也曾相信你。我曾一次次问自己,为什么要背叛神族,站在你这一边。现在看着你,我或许找到了答案。我不得不承认,你很强,你能不入神族而跨入神帝,确实有你独特的魅力。”
    我道:“你要说什么?”
    她却反问我:“陈昆仑,你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走到今天,为何有机会打破轮回,成为你所谓的救主吗?”
    我没有说话,而她则继续道:“当轮回终止,万象终结,一切回到正轨,来到最本源的界。而你作为轮回的因果,最终却注定要毁灭。”
    关于这一点我是知道的,恶魔呱唧说过,轮回终止,万界归宗,我作为每一个轮回携带星元之人,最终是要被法则镇杀的。
    所有人都有机会回到本源界,而我注定要成为地球星元的一部分,再也没有自己的生命。
    段红鲤继续道:“也许是因为看着你一次次在轮回表现出视死如归的大义,也许单纯是因为你我有着婚姻,你是我的神婿。当轮回快要终结,在只剩下几轮回时,我突然有点不舍,有点于心不忍。”
    “我不想你成为最终的牺牲品,我要你可以活下去!”
    “于是我利用你是我神婿的身份,来到了那个轮回你的身边。我不想撒谎,和你相识相知相爱我确实找到了久违的快乐,这份快乐甚至让我背叛了神族!”
    这份幸福让她背叛了神族,听了段红鲤的话,我知道她所讲的就是我们两人之间的因果,是我和红鱼相识之前,我们两人之间的恩怨情仇。
    虽然明知道她在这种时候讲这些,一定有着她深层次的目的,但我还是选择默默地听着。
    我非常想要弄清楚我们两人之间的一切关系,就像我想要弄清楚末浩劫一样。
    她继续说:“我背叛了神族,将万象轮回阵的秘密告诉了你,将你们凡人的命运告诉了你。”
    “甚至为了帮你,为了助你可以打破轮回,我亲自斩了自己的三尸,我让恶尸化为邪魂留在了归藏山,蒙骗神族。而我自己则跳入轮回,投胎于人皇之女,想要成为凡人,全力助你。”
    听到这的时候,我的心猛然揪了一下。
    原来那雪山邪魂是这么来的,是段红鲤为了帮我,亲自斩下了自己的恶尸。
    难怪后来的红鱼是那般清纯善良,是我心的白月光,原来她真的是无恶之人。
    段红鲤继续道:“你曾对我说过,你一定会成为天地至强者,打破一切不公与黑暗。你说你不仅会打破轮回,还会带着我的转来到归藏山,让我重新变得完整,还要带我回到神族,以最风光的聘礼迎娶我,让我因你而荣光。”
    我大脑猛地翁了一下,短暂的空白。
    曾经的那个轮回,我真的对段红鲤说过这样的话吗?
    “嘿嘿,小子,不用怀疑,你确实说过,小丫头没有骗人,不过你后来可是让人家伤心了哦。”这时,吴明的身体,恶魔呱唧的声音突然响。
    我忍不住问:“我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就算不是我这个轮回,我为什么也从来没捕捉到过关于这方面的讯息?”
    呱唧道:“废话,能让你捕捉到吗?先不说不是你亲自经历的,再说了,若让你就这样成功打破了轮回,我主人的计划可怎么办?我只是略施小计,就可以让你们的布局成空,让你从头再来!”
    我怔住了,没曾想恶魔呱唧还曾从作梗。它曾经可是依附于星元之,想操控一下我的命运确实不是难事。
    我恨不得捏死它,不过我知道事已至此,只能妥协。
    段红鲤看着我,双眸都变得有点猩红,她继续说:“我在归藏雪山等了一又一,那冰冷彻骨的寒意一次次冲击着我。”
    “我不怕冰冷的雪山,也不怕神族对我的神罚,哪怕我最终被囚禁于雪山,我也依旧坚信,我选择的男人终将来到我的身边,兑现他的诺言。”
    “可是,你没有来。你忘了我,你有了自己的界,有了别的妻子。天地浩瀚,雪山茫茫,我不属于这个界,却注定要被孤独囚禁于这个界。我等的人不属于我,我等的你就算依旧心怀苍生,于我而言却是天大的笑话!你越是要当救主,我就越是恶心,你是天下最伪善的人!”
    “最终我绝望了,我也放弃了,我要让浩劫继续,我要降下神迹,我要诸神降临,我要亲手摧毁你的一切!”
    突然,我整个人如坠深渊。
    我有想过她付出了很多,陈昆仑也说过我对不她,但我没想到事情的真相会如此的残忍。
    一想到茫茫的雪山,一道孤魂一次次苦等数千年,等到界毁灭重新再来,等到最终绝望,我就心底难安,很想将她拥入怀,和她说声对不。
    我很想给她解释,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是恶魔呱唧动了手脚,可我不能,我绝不能说出关于呱唧的事情。
    看着段红鲤微微颤抖的身体,我无言以对,我大脑急速运转,想着该如何回答。
    不过就在这时,她突然轻笑一声,笑颜如花。
    “我恨你,但当敖泽一刀斩断了天链,我知道你没有忘记,你一定有着自己的原因。你不是忘记,而是不能记。原来你打造轩辕剑,不是杀我,而是救我。”
    “我错了。”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