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道歉

天降神婿 作者:一举成神

      数十道青铜神兽的雕像随风舞,数百公斤的神像此时飘若浮云。
    以青龙朱雀白虎玄武为首,很快落阵。
    伴着一道道神兽的的啼鸣怒吼声,很快就像是兽神发出了号令,惹得学院圈养的那无数上古神兽也跟着龙吟虎啸,让天府学院好似成了一人间兽场。
    老师和学生们出于本能地纷纷朝着星辰塔的方向跑去,没人敢直面这神兽大阵的锋芒,单单是这音波攻击就足以震慑天神之下的一切高手。
    甚至就连鹰钩鼻带来的那些道行一般的神王们都忍不住后退,想要拉开一定的距离。
    “没想到我天府学院还有这么强的阵法在,看来是护院大阵。”
    “难道有救?这就是院长他们敢直面神帝的原因吗?可是刚才院长怎么没祭出这阵法?”
    “不对!这阵法,好像不是院长,而是吴明操控的啊?”
    ……
    一道道议论声此彼伏,当这阵法出现,他们看到了希望。可这阵法又是由我引出来的,又让他们的希望打了折扣。
    而素来古井不波,哪怕是被鹰钩鼻打倒在地,也没出现半点慌乱的老院长佛莱,此时也是一脸地震撼。
    他不可思议地喃喃自语:“这,这阵法真的可以被迁移,被利用?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法老则很干脆地说:“哈哈,这个吴明有意思,当初教我无我之境,今天又让我开了眼,真是为打破常规而生的天才啊。这才是我天府学院的天才,就算输了,也不负神榜天赋之名!”
    在一片议论声,我也落下了最后一道雕像,将这十合轮回阵给布好了。
    以我为心,方圆百米,充斥着金木水火土,风雷光暗音,十合之气。
    这十合之气,互相交杂,彼此同气连枝,结成了一个方圆百米的十合轮回阵。
    虽然和呱唧老师长河结下的那跨越上古和未来的万象轮回阵还相差甚远,不可同日而语,但我能迈出这一步,也是莫大的成功。
    我的目的就是将时空法则融合进这十合轮回阵,去感悟天地之气,毕竟笼罩在我们头顶的万象轮回阵其实还没有破,要想迎敌万星山的入侵者,第一步是要先打破阵法,让界回归正常,让众生回归本源。
    阵法落定后,鹰钩鼻神帝的那霸烈一拳也落到了我的胸口上。
    四周传来一阵惊呼,因为肉眼可见的磅礴力量落在了我的身上,甚至将我的胸口给轰变形了,落下了一个大窟窿。
    胆小的学生已经不敢看了,再蠢他们也知道,我若溃败,阵法消散,他们都不会有好下场。
    不得不说,鹰钩鼻这一拳还是很强的,足以轰杀天神之下一切高手,看来他还是蛮看得我的,认为我能扛下他这一拳而不死。
    然而,我却‘死了’。
    当我胸口被轰出了一个大窟窿,我的身体也逐渐分崩离析,整个人瘫倒在地,失去了生命的气息,一如我第一次见佛莱院长时,以为自己‘误杀’了他。
    “哦买噶!死了?不是吧?神婿这么不堪一击,不会吧?计算失误了,不好!我居然把神婿给杀了,法克!”鹰钩鼻见自己竟然一拳红杀了我,也有点慌了神。
    不过就在这时,阵内风云突变,方圆百米的磁场悄然发生了变化,气机也在复杂地演化,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演变着。作为阵主,我也在全神贯注地感受着这一切,感悟着这复杂的法则变化。
    我看到了多重领域的融合,看到了超越光速的速度,看到了整个界似乎化为了穿透一切的极点。
    交错的时空,撕裂的空间,混沌的通道,整个界仿若一下子在倒行。
    隐隐间我感受到了一丝超越法则之上的存在,但那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就像是镜花水月一般。但我非常确定,掌握了他,绝对是超越主神的存在,也许那就是呱唧口宇宙强者的象征。
    转瞬之后,十合轮回阵运转成功,阵法内的时间被倒推了约莫一刻钟左右。
    虽然只是一刻钟,和万象轮回阵的五千年跨越云泥之别,但我也极其地兴奋,因为我成功了第一步,我离打破那万象轮回阵更近了。
    我来到了学院门口,和苏青黛汇合,一切都发生过,然而却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我像刚才一样,一步步走出,说:“不好意思,开口之前麻烦先调查清楚了,不然显得你们很无知。”
    来到了星辰塔前,一切和刚才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此时这里多出了无数青铜雕像。
    没有人好奇这雕像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在这个阵,他们的存在就是合理的,就好像一直在。
    哪怕是知道这个阵法的院长佛莱也只是疑惑地看了眼雕像,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我再次和鹰钩鼻神帝设下了三招的赌局,而他也再一次一拳轰向了我的胸膛。
    当他霸烈的拳头轰破了我的胸口,我笑着看向他,道:“第二招了,你还有一次机会。”
    他一头雾水,下意识反驳道:“放屁!我才打了你一拳,怎么就第二招了?”
    我没有给他解释,而是神秘地笑了。
    这种众人皆醉我独醒,仿若上帝一般掌控一切运转法则的感觉真的极为地美妙。
    我再一次‘死了’,阵法再一次触发,而我也再一次来到了星辰塔前。
    人们还是和之前一样,但鹰钩鼻毕竟是神帝,他似乎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但也仅仅是看着那些青铜雕像,疑惑道:“咦?这些是什么东西?是一直存在的吗?”
    不过他也只是随口一说,很快我们再一次设下了三招赌局,而他也再一次一拳轰向了我的胸口。
    “三招了,你输了。”我对他道。
    他火冒三丈,道:“放屁!哪里三招了?老子才轰了你一拳!”
    “法克,你又在瞎说什么呢?刚才也这样说,莫名其妙!”
    刚说完,鹰钩鼻神帝自己都惊了,诧异道:“咦?我为什么说又?老子为什么要说又?”
    我又‘死了’,阵法再一次启动。
    不过这一次,我出动了时空法则和星元法则,当鹰钩鼻一拳轰向我后,我没有死。
    我消失了,阵法没有启动,我站在了他的身后,手的轩辕剑也悬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认输吗?你的命已经在我手了。”我肃冷地说道。
    他毕竟是神帝,虽然还有点不是很明白,但隐隐间也猜到了大概。
    他一脸不可思议道:“你……你掌握了时空类的法则?这,这怎么可能?听说就连神主他都做不到。”
    我没有和他浪费时间,而是直接说:“我不杀你,你只需要履行你的诺言便可。”
    说完,我才启动了十合轮回阵,启动之后我也将那些青铜雕像送回了院长的亭子。
    当我再一次来到星辰塔前,鹰钩鼻打倒了院长和法老,我和他设下了赌局。
    “吴明,回去,你已经是神婿,你已经毕业了,学院的事情和你没关系了。”院长和之前一样,重复着他的话语。
    而就在这时,鹰钩鼻却突然惊恐地看着我,无比后怕道:“我……我错了,天才,你是真正的天才,我们才是阿猫阿狗。”
    “我道歉,我给你们天府学院道歉!”
    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懵了,只有我和鹰钩鼻两个明白人。
    而一旁的苏青黛却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直勾勾地盯着我看,我的身影和她心那伟岸的英雄在这一刻,慢慢的重叠。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