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你们只能看着我肏他(H) 作者:爱污及污

      你们只能看着我肏他(H) 作者:爱污及污

    分卷阅读5

    贺羽直的西装裤在凹陷处一按,那里果真水汪汪的,深蓝色的棉布都已经被打湿,显出了更深的颜色。

    已经知道答案的柴翼装作惊讶地问:“这里怎么……”

    贺羽直一愣,一下子合上双腿,惊慌地往后面退去。

    “别逃,让我看。”柴翼适时抓住了他的脚踝,把他的裤子脱掉,并且拉开两腿架在身体两侧。

    白色的三角内裤已经湿得几乎透出皮肤的颜色,在褪下内裤的时候,柴翼还故意让小小的阴茎在内裤的裤腰上勾了一下。

    把内裤完全脱掉之后,柴翼微微侧身让出位置,让摄影机朝贺羽直的下体来了个特写。

    勃起的阴茎下方是干净无毛的蚌肉,此时正闭合着,但下端却漏出了不少透明的粘液,还沾湿了正一张一合的粉色后穴。

    “你到底是男生还是女生……”

    “别看……”贺羽直迅速用双手挡住见不得人的耻部表达拒绝的意愿,但他的表情看起来却像是欲拒还迎。

    柴翼强硬地拉开他的手:“没什么好遮的,不管你的身体是什么样的都没有关系。你是我的爱人、我的宝贝,我永远都会爱你。”

    应景的情话让本来就没剩多少思考能力的贺羽直愈发沉溺,无处可去的双手攀着大腿,倒是做出了像是自己把大腿拉开的动作。

    在内心吐槽这家伙又开始无意识地勾人了,柴翼在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撇了撇嘴,低头探究贺羽直的下体。

    细小的阴茎挺得笔直,粉嫩嫩的一根看着一点都不像是让人忌讳谈论的生殖器,反而像是什么艺术品。阴茎的根部没有双球,取而代之的是比寻常女性小个尺寸花穴。蚌肉是和身体同样白皙的色泽,隆起的阴户合拢着遮挡了后面的美景,被水湿润的后穴轻微地开合,这个画面比之前视频中的更加清晰,也更加美好。

    柴翼用手指轻轻拨开两片阴户,堵在穴内的淫水立刻流了出来。

    “哇……好厉害……”柴翼不禁开口赞叹着。他的心中震动不已,一种别样的冲动冲上脑门,刹那间他好像回到了十年前,变成那个第一次开荤的毛头小子。

    “别、别说出来……”贺羽直已经无法直视他的羽蛇大人了。

    他只知道羽蛇大人床上功夫了得,但不知道在开干之前经历的事会这么让他羞耻啊。

    柴翼用两指顶着阴户把两边时而打开时而合上,让本就湿润的小穴溢出了更多的液体,互相拍打着发出噗嗤噗嗤的淫靡水声。玩弄了一会儿,柴翼情不自禁地将手指伸入了开始泛出殷红的雌穴中。

    一插入其中,柴翼就不自觉地开始在脑中进行对比:雌穴比男性的后穴更加湿润,也显得更加火热,无需润滑就自动扩张完毕,省了许多前戏的麻烦,更因为本就是接受的部位,又少了事前和事后清理的步骤……是说,雌穴既然这么棒,我干嘛不喜欢干妹子?

    人称羽蛇大人的国民小攻柴翼同学用手指玩着贺羽直的小穴,骤然陷入了对自己性向的迷茫。

    “啊……唔!”也不知手指碰到了什么地方,一直压抑着声音的贺羽直突然惊叫了一声。

    回过神的柴翼认真地继续探索起来,推着手指往前、再往前,就碰到了一层屏障。

    柴翼咯噔了一下,将信将疑地把穴肉剥弄开来,花径前端的浅色肉膜赫然出现在摄像机的显示屏中。

    别说柴翼愣住,连导演和工作人员都愣住了。他们一直都以为贺羽直的生涩是因为他刚入行还不太适应,毕竟就算平时再怎么习惯性爱,新人第一次拍摄大多会比较放不开,谁知这根本就是他的第一次性事!

    柴翼恍然想起了几天前的自慰视频,留在心底的违和感浮现了出来。当时他就有点疑惑,为什么这家伙能坦然地脱掉内裤拍下体照,甚至在简历中大胆地附上了根本没必要的自慰视频,但自慰的时候却只是随手撸两把管,然后用跳蛋碰碰阴蒂,简直小学生等级。要知道自慰等于用按摩棒抽插小穴几乎是业界的常识了。

    现在,他终于知道眼前的人矛盾行为的理由。

    ☆、vol.1 賀羽直 処女喪失 初体験の潮吹き 後編

    一时间,室内除了贺羽直以外的人全都呆住了。

    察觉羽蛇大人没了动静,贺羽直茫然地朝他看去:“怎么了?”

    柴翼的表情中带着些愠怒,目光看向贺羽直,恶劣的语气却是冲着导演:“怎么回事,签约的时候没有说清楚吗?”

    小野先生频频道歉,但心里却忍不住抱怨:签约的时候你不就在旁边吗?

    贺羽直露出不安的表情,缩了缩屁股。

    小野先生说道:“那今天我们先不拍了吧,把合约内容重新谈过再作安排……”

    因为几乎没有没经验的演员愿意入行,但破处又一向是个卖点,所以公司特别规定,如果演员是雏的话,不仅薪酬会翻倍,许多安排还会以尊重演员意向为前提展开。

    公司创立这么多年,小野先生也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人,对方不懂行没有提出疑问,他也就忽略了这点。

    “等等。”柴翼打断了小野先生的话,“今天还是这么拍。”

    “可是,贺羽先生的意愿……”小野先生有些犹豫。

    柴翼走到贺羽直面前,居高临下:“你想让我给你破处,对吗?”

    贺羽直张了张嘴,视线在周围游移了片刻,最后鼓起勇气与柴翼对视着,坚定地点了头。

    “那不就完了。”柴翼对小野先生甩了一句后,复又趴到贺羽直的身上,“那么,继续开始吧。”

    小野先生纠结极了,看了几眼毫不反抗到让人恨铁不成钢的贺羽直,又看了几眼唯我独尊只想马上开肏的柴翼,最终只能泄气地坐回座位,继续拍摄。

    大概是心理作用,柴翼觉得身下没人品尝过的肉似乎比刚刚更香了。压下内心的躁动与雀跃,柴翼强作淡定,继续用嘴描绘贺羽直身体的轮廓,确认他每一个敏感点,只是贺羽直的反应好像不像之前那么专心。

    “在走神?”柴翼有点担心是不是刚刚出的状况打断了他的情绪。

    贺羽直没说话,只是犹犹豫豫地朝柴翼脱下衣服后露出来的纹身瞄了好几眼。

    我活人在这里,难道还不如一个纹身?柴翼有些不悦。

    “怎么?”柴翼朝旁边打了个手势,暂停了拍摄。

    gv的拍摄重在自然,演员状态好的时候,除非必要的镜头与机位,导演很少干涉演员的行为,演员也可以自己判断什么时候喊停,反正后期也会进行剪辑。

    贺羽直摇了摇头,喉头动了一下:“羽蛇大人很少在镜头前露脸,要是羽蛇大人为我服务的话,这段都会被剪掉的。”

    柴翼挑眉:“然后呢?”

    “我……

    分卷阅读5

    -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