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你们只能看着我肏他(H) 作者:爱污及污

      你们只能看着我肏他(H) 作者:爱污及污

    分卷阅读10

    一般,让贺羽直不由拘谨起来。

    他参观了一下房间内的布景,主要拍摄的场地是一间很大的套房,中央只有一张铺了红色床单的kingsize大床,旁边配有化妆室和盥洗室,方便演员整装与清理。这十分公式化的装修让贺羽直更加不安了。

    不过好在大部分的工作人员都是他熟悉的,化妆师小姐也亲切地给他带来了小点心。吃过甜甜的松饼后,贺羽直这才感觉紧张的心情缓解了许多。

    “这位是等会儿会与您一起演出的信二,你们可以先聊一聊,调整一下情绪。”中山先生指着身边的青年向贺羽直介绍道。

    羽蛇大人虽然非常红,但是他作品不多,可以说信二才是ss公司真正的台柱小攻。

    贺羽直向信二打了招呼,两个人就走到角落里一边由化妆师打理妆容,一边聊起天来。

    聊过以后才知道信二其实今年才22岁,但已经在ss公司做了四年的演员,是个老前辈了。他来当gv男优是想要攒钱开一家属于自己的gay吧。

    贺羽直对此十分钦佩,觉得年纪不大就开始考虑将来的信二很了不起。

    两个人聊得非常愉快,很快信二就撇开了年龄差异,以名字直呼贺羽直。

    “……不过小直你有这样的身体也真不容易呢,这些年一定很辛苦吧。”信二早就听说过关于贺羽直是双性人的事,不如说这件事早已传遍了公司。

    “其实也还好,我学生时代没有住过宿舍,也从来没有和别人在一起过,身体上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不适,至今为止除了父母外都没人发现。”贺羽直笑笑。

    “这样啊。”信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对了,我听说小直你上周才拍过片子,怎么接片这么频繁?你很缺钱吗?”

    贺羽直摇摇头:“小野先生说上次拍的片子不能卖。”

    “啊,怎么会?是出了什么问题?”信二惊讶地睁大眼。

    “不清楚……”贺羽直歪了歪脑袋。

    “是不是和你一起演的那个家伙出了什么幺蛾子?”信二心直口快,“卖不出去的话都拿不到薪酬哎!你告诉我那家伙是谁,我帮你报仇!”

    “呃……羽蛇大人。”

    “……”信二沉默了一会儿,转移了话题,“咳,对了,一会儿我们开拍的话,会马上开始做哦。你告诉我你哪边比较有感觉,我会带着你尽快进入状态。”

    贺羽直纠结了一下,点点头,一边回忆上回和羽蛇大人做的时候的感觉,一边红着脸告诉信二自己的敏感点。

    与此同时,已经听了半个小时报告的柴翼在顶层会议室里烦躁地不断看手表。

    桧原凑近:“总裁,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柴翼挥挥手,开始拿笔戳面前的资料纸。

    过了一会儿,终于熬不住的柴翼示意坐在他身边另一侧的小野先生过来:“今天在下面拍片的都有谁?”

    “小直啊?”小野先生愣了一下。

    “我是问和他在一起的是谁。”柴翼满是不悦。

    小野先生擦了擦汗:“呃,应该是信二。”

    啧了下舌头,柴翼摆正上半身开始用修长的手指灵巧地转笔。沉重的钢笔在指尖转至第四圈的时候,往旁边一斜,啪嗒一声掉在了桌子上,吓得正在发言的某某部门主任停下说话,诚惶诚恐地朝他看过去。

    柴翼看了他一眼,把笔从桌上抓起,拎着西装外套站起身来:“废话就不用汇报了,有什么问题可以通过桧原直接告诉我。小野跟我出来。”

    小野先生在桧原要杀人的视线下抹着汗走出会议室。

    “是谁选的信二?”门一关上,柴翼就问道。

    “啊?”小野先生一愣,“……不是上回您自己挑的吗?您说给小直安排技术和性格最好的攻君。”

    “给我换人。”柴翼边走边说。

    “换成谁?”小野先生掏出手机查看联系方式,“友贵和阿仁今天没空,豪太郎在休假,静也出国了……柴先生,临时换演员实在是太强人所难了!”

    柴翼沉着脸走进电梯,朝小野先生指了指楼层按键。

    小野先生上前,按下贺羽直他们所在的楼层。

    二人到达现场时,贺羽直已经和信二开拍,刚刚接完吻准备往床上倒去。

    柴翼顿时觉得气血上涌,一脚踹倒了旁边的灯光架。

    “柴先生?”工作人员看到柴翼过来纷纷打招呼,被打断了拍摄的信二也搂着被亲得气喘吁吁的贺羽直,两人一同转过头来。

    柴翼看着一脸红晕眼神都聚不了焦,显然是被吻得魂都快飞了的贺羽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指着裸着上半身、下半身也已经蓄势待发的信二道:“你可以走了。”

    回过神的信二哀嚎一声:“柴先生你不能这么对我的钱包和小弟弟!”

    柴翼哼了一声从钱包里抽出十来张万元钞拍在一旁的桌子上:“拿回去自己撸!”

    信二欢呼一声捧着大大超过他平时片酬的工钱,然后又一脸纠结地放下:“可是我很想和小直做耶。”

    柴翼怒瞪他一眼,又拍了几张万元钞:“给我滚!”

    忠于欲望的信二还是犹犹豫豫地不肯走。

    忍无可忍的柴翼走到呆愣在一旁的贺羽直面前:“我和他,你选一个!”

    贺羽直张了张嘴,又扫了一眼周围的人们微妙的表情,低下头伸手拉住了柴翼的衣摆。

    信二捂住胸口作心碎状:“我……我在旁边看着总行吧?”

    “你也就能看看。”心情顿时暴风雪转晴的柴翼挑眉看了信二一眼,一手开始脱衣服一手把贺羽直推进盥洗室,“给我去刷牙。”

    门砰的一声被关上后,贺羽直呆愣在密闭的盥洗室,过了好一阵才回归现实。

    他知道羽蛇大人只和新人做一次,他以为上次结束后他和羽蛇大人就不会有交集了,难道说因为那片子没有卖出,所以不算?这真是天上砸下来一个大馅饼!

    贺羽直兴冲冲地刷了三遍牙洗了两次脸,打开门后看到羽蛇大人已经换好了衣服。

    工作人员重新准备开拍,穿好衣服的信二正在旁边咬着衣角嘤嘤嘤。贺羽直和他稍微打了个招呼,就来到了房间的中央。

    站在那里的羽蛇大人穿着一件十分宽松的衬衫,露出肌肉虬结的胸口,向他伸出手,像是邀请公主上马的骑士。贺羽直鄙夷了一下自己的想象,与羽蛇大人拥抱,并接吻。

    在信二的指导下,他已经对接吻有一些心得,知道该怎么在接吻的时候换气了,还知道在接吻时伸出舌头与对方的舌头嬉戏会让对方很有感觉。

    然而察觉了这一变化的柴翼却不是很高兴。他已经得知贺羽直接受了信二的指导。信二很有经验,也会教同演的人一些技巧让对方更加

    分卷阅读10

    -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