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你们只能看着我肏他(H) 作者:爱污及污

      你们只能看着我肏他(H) 作者:爱污及污

    分卷阅读14

    直坐起来。

    “嗯?怎么了?”贺羽直茫然地看他。

    柴翼一本正经:“我怕这回又会时间不够,所以干脆多拍点。”

    “啊?还来?”贺羽直有点发愣,不是他不愿意,只是刚刚的拍摄太过激烈,他实在是有些累了。

    见助理已经将贺羽直的身体用浴巾初步擦拭了一遍,柴翼丝毫没有体谅贺羽直的意思地说道:“年纪轻轻的还真没用呢。为了避免这回再卖不出去,还是多拍点保险。”

    “哦哦哦!!!你们还要拍什么,我来帮忙!”贺羽直还没回答,旁边的信二就率先兴奋地挤了过来,“看了你们这么久,我下面还硬着呢,可以马上来一发哦!如果能进去就好了,当然,不能进去的话,颜射、射在身体上都行!”

    柴翼白了他一眼:“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信二讨好地道:“别这样嘛。我挑选这个工作的理由除了钱多以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喜欢做爱啊,小直的小穴真的好漂亮,就让我干一次嘛!一次就行!”

    贺羽直被这样直白的话吓了一跳,瞪大眼睛有点被吓到般看着两个站在床尾的人,不禁往角落里缩了缩。

    “你,给我站到那边去,允许你看着撸。”柴翼不高兴地指了指信二,“想肏他?让你看看就不错了。”

    接着,柴翼蹲到贺羽直的身下,压低声音:“你不是分不清潮吹和失禁吗?我准备让你试一试……怕不怕?”

    贺羽直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那就怕一会儿。等会儿你舒服得该连自己的名字都会忘了。”柴翼淡定说完,朝背后的摄像机打了个开始的手势,然后重新正色道,“现在,我们来做一些会舒服的事吧,来自己把大腿张开。”

    贺羽直红着脸,把双手撑在大腿根部,把下体展现在摄像机面前。

    信二看得双眼发直下体硬起,本想发出惊呼却被柴翼一个警告的眼神憋回去了。

    柴翼扒开那经过清理已经干爽许多的大腿,手指在仍有些湿润的花穴上抹了抹:“今天我们来学习一下潮吹和失禁的区别。”

    “啊……唔……”感觉到触碰的贺羽直不自觉地抖了抖,接着又欲盖弥彰般将腿张得更大。

    “刚刚你喝了精力饮料,可能还是不太够,你再喝点水吧。”在动手之前,柴翼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贺羽直抿了抿唇说:“我……我已经有想尿的感觉了。”

    柴翼挑眉,按了按贺羽直的小腹,后者立马不住地抖动起来:“不要、不要压……要出来了……”

    话音刚落,柴翼竟然真的就这样放过了他。贺羽直有点不安地看向他,手指将大腿都掐红了。

    “你觉得你还能忍多久?。”柴翼问道。

    贺羽直红着脸思索了一下:“大、大概五分钟?”

    柴翼点头,认真地道:“那我就不把你的小东西绑起来了。我要开始了。”说着,他将手指在大腿根处搔了搔,“我要把手指放进去了哦?”

    贺羽直点完头,马上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穴口处探索起来,明明没有进来,可是也不知是他意识过剩还是太过敏感,那细小的动作引起的微弱的风吹得他浑身战栗起来。然后,和穴内温度比起来稍凉的指尖才缓慢地拨开闭合在一起的唇瓣。

    “我进去了你,你感觉到没有?”柴翼往里伸入一个指节,“里面不停收缩呢,湿湿的、软软的、热热的。”

    “呜嗯……”柴翼语带调笑的描述和旁边信二直白的目光让贺羽直似乎亲眼看到了自己下体的状况。他努力弓起背低下头,想要看清柴翼手上的动作,而柴翼也注意到了他想要干什么,露出一个摄影机拍不到的邪笑后,让指节在穴中上下动作起来。

    这只是个单纯的上下运动,没有刻意要触碰任何敏感点的意思,贺羽直只觉得穴口浅处被拨开,空气从外面倒灌进来,与穴内丰沛的水汽互相拍打发出那种噗嗤噗嗤的声音。那声音让贺羽直不由闭上了眼睛,可是闭上眼睛根本无法阻止淫靡的水声钻入他的耳朵,告诉他,他又把羽蛇大人的手指弄湿了。

    柴翼对他这种掩耳盗铃的行为不置可否,只是从指尖与穴肉交接处稍微拉开一点缝隙,又塞了一指进去。

    两只手指明显比一只手指更有压迫感,柴翼的明显感觉到前一次已经被开拓过的部位又恢复了原本的紧致。

    “里面真紧啊,比女人还要紧。”搅动了两下,柴翼又道,“啊,我说错了,这本来就是女人的器官。”

    察觉到对方语气中的恶意,贺羽直身体一僵,明明浑身发寒,下体却依然忠实地吐出黏腻的液体方便柴翼的进出。

    一边揉压穴内凹凸不平的肉壁,一边前后抽动手指,柴翼用空出来的手弹了弹不知什么时候翘起的阴茎:“你就这么舒服吗?都硬起来了。”

    “唔、啊……会痛……啊啊嗯……”贺羽直死咬的嘴唇因此放开,喘息的声音也像洪水一般涌出闸口。

    “你猜,哪个会先出来呢?是尿还是潮吹?”柴翼自言自语般问道,“啊对了,你还不知道潮吹是什么吧?”

    贺羽直下意识觉得他并不是很想知道潮吹是什么东西。

    但不等他反应,柴翼已自顾自地解释起来:“男人高潮的时候会射精,有些女人高潮的时候也会,女人的射精就是潮吹了,也有人会说男人高潮的时候失禁就是男人的潮吹。不过,不管是女人的还是男人的潮吹,不管是女人的还是男人的射精你都可以享受到,你的身体还真是便利啊。”

    “没有……呜呜、我不是……啊啊、那里不行!嗯嗯……”被说得无地自容的贺羽直刚开口分辨,柴翼就趁这时将指尖按在刚刚摸索时找到的一处格外粗糙的地方。

    贺羽直的身体抖动起来,颤巍巍地将屁股缩回想躲避柴翼的手指,可是不一会儿就躲得没了力气,只能泄气般地将舒服的地方凑到作乱的手指上。

    “就让你先高潮一次好了,看看先‘射精’的是哪边?”柴翼舔了舔嘴唇,调整了一下手腕的位置,将大拇指按在了穴口未经触碰却已经红肿凸起的肉蒂上。

    “啊啊啊啊……!不要、嗯嗯啊啊……”贺羽直开始尖叫起来,浑身抖动不止,双腿合并后又打开,来回几次后无力的双手终于临阵倒戈向欲望一方,放弃了职责。

    见贺羽直的动作已经遮挡住镜头的拍摄,而柴翼空出来的手只能压住他的一条腿,迫不及待的信二立刻冲上前拉住了另一条和他抗拒柴翼动作的双手。

    “啊啊、不要弄了,嗯……啊啊……”贺羽直摇着头,挣扎着想要逃脱这种快感。

    “不要?你也太不诚实了,你知道你的骚穴夹着我的手指夹得有多紧吗?”

    “不要说、

    分卷阅读14

    -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