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

你们只能看着我肏他(H) 作者:爱污及污

      你们只能看着我肏他(H) 作者:爱污及污

    分卷阅读25

    的场景思索着什么,见到他靠近便摆了摆手反而劝道,“小悠啊,要不你拍个4p好了,或者5p?姿势上可能会有点困难就是了……”

    对上野先生来说,虽然能拍双性互相抚慰也很有趣,但如果能拍风见悠和几个人大玩群交也是一样的。

    “不过,你对小直有兴趣也就算了,那男人……”上野先生瞥了柴翼一眼,“不解风情,明明那么适合却不肯过来拍我的调教系列,真是浪费天赋。”

    旁边的柴翼听到了上野先生的抱怨,勾起嘴角让跟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的小野先生去取拍摄仪器,自己则在房间内翻找起来。

    “难道……”上野先生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震惊。

    因为这是暗黑部门的上野先生准备的房间,里面自然会有相关的道具,果不其然,柴翼很快就从一个抽屉中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一条小皮鞭。

    除了因为柴翼要拍调教了导演却不是他而受到打击的上野先生外,同时僵住的还有风见悠。他的视线在柴翼与贺羽直身上来回游弋,无论是手执小皮鞭一脸总攻姿态的柴翼,还是满面酡红双目迷离的贺羽直,都让他的内心蠢蠢欲动浑身发痒。

    双性人的性欲本身就比普通人要强一些,仅是这样视觉冲击的撩拨就让风见悠动情了,上野导演敏锐地发现演员已经进入状态,迅速指挥助手调整灯光与机位重新开拍。

    另一边,搞定了前院争端的柴翼准备开始“收拾后院”了。趁小野先生还在摆弄机器,他干脆将贺羽直从笼子中放了出来,束缚成自己满意的模样。于是被放下来的贺羽直手腕还是用皮质手铐拷在一起,脖子上加了一条带金属链的皮颈圈,双脚倒是从m字开脚的状态解放了。

    保持了双脚大开姿势太久,贺羽直觉得自己的腿根还在不停地抽搐,但还没完全恢复好,小野先生他们已经一切就绪,这边也准备开拍了。

    因为怕同一间房间里两组人员共同开拍会互相影响,有工作人员把笼子的可拆卸栅栏重新组装了一下,在房间中央竖了一堵栅栏墙,但是这栅栏墙却无法阻隔演员们发出来的声音,以及两边人马互望对方的视线。

    虽然都是双性人,风见悠的身体还是和贺羽直有些不一样——风见悠的男性象征明显发育得比较好,并且他有垂在阴茎根部的阴囊。

    在风见悠脱到精光的时候,对同样是双性人的他有些好奇而投去目光的贺羽直看到了他的身体,忍不住觉得有些自卑。

    柴翼挑眉:“走什么神?怎么,你那么想和你的同类上床吗?”

    柴翼的语气中不乏轻蔑,听着有些伤人。贺羽直心脏紧缩,呐呐张口却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因为隐瞒得好,他从不曾为自己为双性人的身份受到挫折,进入这个公司以后,对他这具畸形的身体也是好奇者居多。但其实不必羽蛇大人这样说,他也知道自己“与众不同”。

    所以,在风见悠说明自己双性人身份的时候,有那么一刻,这个世界上有人和他一样这个事实,让他很安心。

    看到贺羽直脸上有些落寞,柴翼心里不太舒服。谈不上后悔或者自责,他喜欢看贺羽直的心情随着他的举动或喜或悲,只是,现在这样的表情却绝对不是他想看到的。经过刚刚那些事情,他已经猜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无非是上野为了拍出想要的片子配合风见悠坑了贺羽直一把。虽然对上野把魔爪伸到贺羽直头上有些不满,但是柴翼也不得不承认这位拍什么都赚的鬼才上野导演眼光确实不错。

    啧了一下舌,莫名烦躁起来的柴翼拿起了手上的鞭子,他知道,如果贺羽直真的和风见悠发生了关系,自己不可能现在还待在这里和人纠缠不清,但是这种假设是没有意义的,正因为很多事没发生过,柴翼还是搞不清现在自己站在这里的意义。

    ——明明不过是一个gv男优罢了,顶多也就比别人特殊了那么一点,多了个女性才有的阴穴。

    手里的黑色皮鞭并不只是那种一长条的鞭子,而是由好几根特殊的皮条绑在一起制成的,看起来像是掸灰尘的掸子。柴翼往自己的手腕上甩了两下试了试力道,很快就找到了满意的方式,泄愤般往贺羽直的胸口甩去。

    “唔、啊啊!”只听“啪”的一声,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贺羽直惊叫一下,缩了缩身体。被鞭子打到的一瞬间他毫无防备,只觉得有一瞬间的麻痹,然后疼痛的感觉才慢慢浮现出来。但很快,细细密密的麻痒就从被打到的地方泛了出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浓浓的欲望,让他觉得胸口发烫。

    柴翼用皮鞭在胸口轻轻拂了几下,来回勾勒微微肿起的伤处以及高耸翘起的乳头的形状,随即在贺羽直的表情开始享受的时候,再次将鞭子甩落。

    “啊啊……!嗯、哈啊……”贺羽直抬起了胸脯,做出了迎接鞭笞的动作,白皙的皮肤上泛出了被鞭打的红痕,因为力道控制地很有分寸,所以只有轻微的红肿,并没有见血,让伤口保持鲜嫩的粉色,比原本只有光洁的皮肤看起来带上了一种更加残酷的美来。

    贺羽直在这样的攻击下瑟瑟发抖,脑子里再也无暇分神去想那些有的没的。看到那鞭子似乎又要落下,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但是他也无法昧着良心说不喜欢被这样对待。

    上半身很快就布满纵横交错的粉色伤痕,每一条鞭痕都微微发热,又像是有很多小虫子在上面爬来爬去一般让人忍不住想挠一挠,而随着胸口起伏的动作,被牵扯到的伤口泛出疼痛,压住了那种难耐的麻痒,身心都感受到了莫名的舒爽。

    柴翼用鞭子把手的长棍顶了顶高高翘起的阴茎:“这里也想被鞭打吗?”

    贺羽直露出纠结的神色。那里的皮肤太过脆弱,好像会被打坏,可是如果能让它尝尝如同身上感受到的一般舒爽的感觉的话……

    “唔、嗯啊!”这时,旁边那一堆人里突然有人突兀地叫了出来。

    贺羽直往那边一看,原来是风见悠已经开始在替小个头的受君男优做起了扩张。那位男优名叫飒太,之前拍过不少作品,在奴隶市场系列里也有过演出。

    一个攻君男优站在旁边一边将肉棒挺入飒太的嘴巴,一边在飒太的下体挤满润滑液,而风见悠一只手握住了他勃起的肉棒上下套弄,另一只手也沾了濡湿的液体往菊穴内伸入。

    飒太很快就呜呜哀叫起来,脸上的表情有些痛楚又有些欢愉,除了挤润滑液的那位攻君外,还有两位攻君站在旁边扶着肉棒戳弄他的身体,时而在他胸口的乳头上拍打,时而在他耳朵处戳弄,最后放到手里要他替他们套弄。

    咕啾咕啾的水声从房间的一个角落传到另一个角落的贺羽直耳朵里,让他不禁心神荡漾起来

    分卷阅读25

    -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