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

你们只能看着我肏他(H) 作者:爱污及污

      你们只能看着我肏他(H) 作者:爱污及污

    分卷阅读29

    料给柴翼,柴翼当着面把厚厚一沓纸像点钞机一般翻了一遍,然后问道:“小野,你说我为什么都看不上他们了?”

    您都没认真看好吗!?您这么看他们的资料,每个人的照片都长得像福泽谕吉好吗!?(※日币万元钞上的头像。)

    小野先生掩藏心中的无奈,一脸替上司认真考虑的好下属的表情:“嗯……您心里是不是有人了?”

    “唔……大概吧。”柴翼的脸上露出一丝困惑,但迅速恢复严肃脸,“可是对方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

    刚打算替老板欢呼一下的小野先生愣住,试探地问了一下情况,这才知道几天前自家老板在几天前不小心听到了风见悠与贺羽直的谈话。

    几天前,由于对和贺羽直合作的事还是不肯死心,风见悠再次通过上野导演将贺羽直找来公司。

    不过风见悠还没来得及开口,上野导演先一手香烟另一手将桌子拍得啪啪响:“小直啊!来拍我的调教系列吧!我看了你的资料和上回的片子,真是太棒了!”

    “可是羽蛇大人……”

    “啊?你说柴翼?”上野导演豪迈地喝了口水,“别理他,那家伙明明那么合适却不肯来拍我的片子,实在太浪费了!”

    “哦……”

    上野导演捋了捋头发:“你犹豫什么呢?我看你进公司的时候填的资料接受度很大啊,什么调教灌肠都能玩。”

    那是因为我那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和羽蛇大人演对手戏啊……

    “上野先生,你要是不帮我的忙就别添乱了!”风见悠终于找到机会,把上野导演挤了开去,“小直,和我做呗,不玩sm也可以啊……啊对了,我为什么一定要通过公司和你做!我们去开房!现在就去!立刻!马上!走起!”

    贺羽直被拉着从座位站起来,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挣开了自己的手:“对不起,小悠,我不能和你做。”

    “为什么啊小直?”风见悠有些不理解,“你为什么要拒绝会舒服的事呢?”

    “我……和羽蛇大人约好了,不和别人做。”贺羽直道。

    风见悠皱着眉看了他几眼:“你……喜欢上他了?”

    贺羽直奇怪地看着他:“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以前的同事就是这样的,她们有喜欢的人了,就不肯再和别人做了。”风见悠有点感叹,“明明就没什么关系的嘛,谁能保证你喜欢的人和你在床上也会很和谐呢?而和能让自己舒服的人又做有什么错呢?你说对吧?”

    贺羽直认真思索了一下风见悠说的可能性,摇了摇头:“我只是仰慕羽蛇大人而已,我对他没有非分之想的。喜欢什么的……太遥远了吧。”

    “好吧……我等会儿还有拍摄,下次再找你,我不会放弃的!”——这是没有多想的风见悠。

    他对我没有非分之想他对我没有非分之想他对我没有非分之想……——这是在角落里不小心偷听到的柴翼。

    对柴翼没意思还替人守身如玉?说的和做的完全不一样好吗亲!?——这是留在原地的上野导演。

    小野先生听后,忍不住擦了擦汗。这俩人太让人操心了。

    “我看小直可能是把您当成偶像了。他是喜欢您的,但是您太高高在上了,就像窗前的白月光,看得见摸不着那种。”

    没有听懂小野先生比喻的柴翼呆愣0.1秒,再次用正经脸遮盖了自己的鱼唇:“……咳,我不要他对我没有非分之想。”

    “那您要不要试一试变化一下地位,让你们站在同一个地位,或者干脆让他成为高高在上的那个?”

    ◆

    几天后,财大气粗的ss公司包下的某山头上。

    “你只准狩猎我,知不知道?”穿着破烂道具服的柴翼居高临下地看着衣着华贵的贺羽直道。

    贺羽直握着手里的道具枪,看了看周围准备就绪的演员们,点了点头。

    今天的拍摄是在一片山林之中进行的,拍摄的主题是贵族狩猎游戏,根据规则被打中的贱民要和打中他的贵族啪啪啪,所以这部片子的特色就是强迫&野合。

    不远处跟踪拍摄贺羽直他们组的小野先生一看到柴翼对贺羽直下指示就忍不住捂脸,但是总导演很快就下达了准备开拍的指令。

    衣衫褴褛的“贱民”们很快就装作满脸慌张地跑进林子里,只有柴翼面色如常地跑了两步后就开始在贺羽直面前晃来晃去,生怕贺羽直射不中他。但当贺羽直举起道具枪进行瞄准的时候,一颗子弹破空而来,竟然打在贺羽直的手臂上。

    看着自己手臂上道具子弹破裂后的一滩红色油漆,贺羽直朝射自己的方向看去,却见风见悠正一脸坏笑着骑马走过来:“小直,我射中你了,你要和我做!”

    没等小野先生叫人把这个捣乱的家伙拉走,柴翼已率先夺过贺羽直手里的枪朝他胸口来了一枪:“哼,我射死他了,他是我的了。”说完就把人拖走了。

    哪有“贱民”反着射贵族的!?说好的地位交换呢!?小野先生一边吐槽一边带着摄像机跟着柴翼来到森林的隐蔽处。

    柴翼找了一棵看着还顺眼的树停了下来,转头就抬着贺羽直的下巴和他来了一个深吻。

    两个人唇齿相交发出啧啧的水声,柴翼吻了好长时间才放开呼吸急促的贺羽直。意犹未尽地舔舔自己的嘴唇,柴翼觉得自己还挺喜欢和贺羽直接吻的。

    见贺羽直被自己亲得晕头转向,脸颊泛出粉色靠在自己胸口喘气的模样,柴翼低头将贺羽直的领口扯开,开始啃咬他白皙的脖子。

    贺羽直不由自主地用双手圈住给予自己快乐的男人,抬着头方便对方的动作。除了舌头的柔软温润和牙齿的坚硬麻痒之外,不时喷在皮肤上的呼吸也像是往他身体里注入销魂快感,贺羽直紧张地抓着柴翼的衣服,本就破烂的道具服因为他的力道刺啦一声裂了更大的口子。

    柴翼抬头似笑非笑:“这么迫不及待?”

    贺羽直窘迫地拽着那块破布,一不小心竟将它扯了下来。

    柴翼干脆脱掉了自己身上的道具服丢在地上,露出精壮的上半身,然后故意将贺羽直的上衣也扯得满是破口。细嫩的皮肤从那些缝隙中露了出来,柴翼一面隔着衣服从那些破口处亲吻贺羽直的身体,一面用自己胯下支起帐篷的分身磨蹭贺羽直。

    接收到柴翼攻击信号的贺羽直睁开充满情欲的双眼,想要往后退开,但又舍不得,只能无助地扶着他的肩膀,任他为所欲为。

    柴翼舔够了贺羽直的上半身,然后便直起身,将脚伸入贺羽直的两腿之间,让他靠在树干上再次和他亲吻。

    “嗯啊……”贺羽直只觉得身体一凉,上半身的衣服已经没什么遮蔽的效果,而柴翼正埋首在他赤裸的胸口舔弄他

    分卷阅读29

    -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