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一不小心捅破天 作者:龙柒

      一不小心捅破天 作者:龙柒

    分卷阅读17

    唰唰投来视线一堆。

    必须得说,沈公子这拉仇恨的技能杠杠的,不得不给他八十二分,剩下的以六六六的形式发放。

    一众少年看苏寒的视线恨不得把他戳穿。

    这幸运的家伙!竟然能跟在一个“极峰弟子”身边,太招人恨了!

    第12章

    苏寒、沈肖云、林小飞,他们这一袭黑衫在众弟子中也打眼得很,又因为沈肖云在前头,周围的人竟也自行让出了一条路,待遇和极峰的三位弟子并无二致。

    所以说,想要惹人注目,要么在最巅峰要么在最低谷,苏寒只想平平淡淡地混在中峰的青衫中,然而天不遂人愿,他只能在神和废柴之间二选一。

    因为当了太多次神,于是这次苏寒成了一枚弱鸡。

    藏宝阁按时开放,九玄宗各峰的弟子相继进入。虽然是同一扇门,但走进去之后却会踏上一个传送阵,至于之后会出现在哪儿就全看运气了。

    毕竟这儿是九玄宗的门内重地,哪怕是暂时开放为弟子们谋福利,却也要有所防备,避免不法之徒入内搞事。

    沈肖云左边牵着苏寒,右边握着林小飞,一起走向传送阵,他的想法是美好的,以为这样就能三人传送到一个地方,可还是太天真了。别说是牵手了,传送的瞬间哪怕两人是抱在一起的,之后也会分开,从而随机到截然不同的地方。

    所以当苏寒睁开眼的时候,周围空无一人。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苏寒并不惊讶,他四处打量了一下,基本确定了自己的方位。

    九玄门的藏宝阁是一座塔状的建筑物,但有所不同的是,这塔是整个建在地下,由上往下延伸,成倒三角,共九层,占地极广。

    九玄宗开放的是最上面的三层,而此时苏寒正在第三层的一处偏室里。

    他准备去找沈肖云,因为那家伙也在第三层,而林小飞则在第二层,可以和沈肖云碰头后再去接应他。

    打定主意,苏寒走出了偏室,谁知道他刚踏出这门,两道呼啸之音破空而来。

    苏寒闪身避开,那一白一黑的影子竟又咻得一下,向着他飞扑而至。

    苏寒蓦地伸手,那一黑一白居然争先恐后地对着他掌心粘过去。

    因为两者速度一致,为了挤开对方竟砰砰砰地打了起来。

    一时间电光火石,引有雷鸣之声嗡响。

    苏寒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两把长剑,一个黑漆漆,一个惨白白,瞧着都像是明日黄花,蔫不拉几的破玩意,竟然在此刻爆发了如此惊人地庞大力量。

    苏寒本想出手将这两个搞事情的长剑一掰为四……此刻却犹豫了。

    这就是上品法器?资质还不错,这九玄宗于炼器一道还算有些能耐。

    当然再怎么有能耐,他也是能掰碎它们的,只不过会动静太大,恐怕会惊扰此地的守卫。

    虽说苏寒暂时把修为压制到了元婴期,可他的自我回复能力极强,因为“时光回溯”而消耗的力量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回拢,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突破元婴走向化神了……

    万一不止掰碎了这一黑一白,还把九层藏宝阁给掰了就不太好了。

    苏寒思前想后一番后,决定按兵不动。

    如果这一黑一白能打个两败俱伤,也算是替他省事了。

    然而……他还是想得太美。

    这俩柄长剑非常厉害,力量也不相上下。为了争夺“主人”,俩剑拼了老命,越打越来劲,越撞越热烈,砰砰乓乓,哐哐啷啷,释放的力量越来越大,余威扫过之处,轰隆隆一声巨响,苏寒身后的偏室成了一地废墟。

    苏冰飘在空中,说着风凉话:“加把劲,拆了这藏宝阁。”

    苏寒:“……”

    那俩柄蠢剑似是受到了鼓舞一般,居然爆发了更加强大的力量,好像在显摆一般,秀的更嗨了!

    它们拆不了这藏宝阁,但把这第三层搞个天翻地覆却是能办到的。

    苏寒想想那画面,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低声呵斥:“停!”

    俩剑装没听见,剑气扫来扫去跟扫把星似的。

    苏寒眉峰微扬,直接威胁:“再打下去,我就把你们掰成四段!”

    唰得一声,一黑一白两破剑秒停。

    苏寒瞧它们的确是有些灵智的,索性开门见山道:“我不会收下你们,所以不用做这些无用功。”顿了下,他又道,“在这等着,你们的主人会来找你们的。”

    俩剑明显怔了下,明白了之后竟哆哆嗦嗦,难过得好像哭起来了。

    然而……苏寒不为所动。

    太丑了!黑剑抖来抖去抖落一地煤渣,白剑颤啊颤的颤出一堆头皮屑。

    谁会想要这样俩柄破剑?简直辣眼睛!

    苏寒头也不回地离开,那俩剑想追上来却又不敢,犹犹豫豫,晃来晃去,地上的黑黑白白更多了……

    总算甩掉那俩货,苏寒本以为自己可以顺利找到沈肖云,结果出了回廊,走了约莫几十米,他硬生生被逼停了脚步。

    轰!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成百上千的法器像疯了一样飞扑而来。

    饶是苏寒活了千千万万年,也没见过这样的阵仗!

    他当年的身体与力量是同步进展,他从未力量失控过,想压制就压制,想释放就释放,完全随心所欲,是真正的强者。所以那时候的他,虽然也受各种法器青睐,但因为他能自如控制威压,那些东西根本不敢近他身。

    可如今,他的新身体只是个小少年,力量全部压制后,资质却瞒不过这些灵物……打个通俗易懂的比喻,他如今就像那刚出炉的香喷喷的美味糕点,而这帮法器就是那饿了八辈子,终于见到吃食的饕餮,想吃他快想疯了!

    苏寒脸一黑,抬手就灭了最前头的几个法器,他本意是想震慑一下这帮家伙,让它们别这么疯狂。

    可惜……他高估了这些中下品法器的资质。

    它们没有灵智,只有本能,前头死了一片,也不妨碍后头的它们继续奔向美味糕点。

    苏寒接连毁掉十几个法器之后不得不停手,再这样弄下去,还是会引起大乱,而且这对那些攒了三年“零花钱”好不容易进来一趟的小少年太不公平了。

    苏寒忽地心思微动,转身回到之前的偏室。

    不出他所料,他刚进入那个回廊,那些疯狗一般的法器瞬间停下,一个个焦躁又惶恐的徘徊着,想过来又不敢过来。

    苏寒心一沉,千百个不愿意,却也只能回去见了那丑到

    分卷阅读17

    -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