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3

一不小心捅破天 作者:龙柒

      一不小心捅破天 作者:龙柒

    分卷阅读113

    解开,左手上还拿着一本书,显然是看着看着便睡着了。

    蒋星瞧瞧他这样,再想想往日里规规整整的秦臻,顿时觉得有些好笑。

    他把书拿开,又抬手把他的束冠松了,如墨的长发瞬间倾塌下来,恍惚间竟让这英俊的五官多了些柔和之色。

    蒋星莫名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他视线下移,落在那形状好看的薄唇,只觉得喉咙更紧了。

    鬼使神差的,他都没感觉到自己身体动了,可是回神的时候却已经吻了上去。

    热热的,带着点儿酒气,秦臻喝酒了?

    这个念头刚闪过,秦臻猛地睁开眼,两人对视,一个深邃,一个呆愣。

    天旋地转,蒋星只感觉到腰上被人大力扯了一下,接着便摔倒在床上,本该睡着的男人俯身在他上方,一双黑眸直勾勾的盯着他。

    蒋星有些紧张,张张口,想说点什么,但秦臻却垂首吻住了他。

    这与他之前偷摸摸的轻碰是截然不同的,这个吻很深,侵犯性十足,带着让人无法推却的力量感,强势地压下来,席卷着口腔的同时也把大脑给搅成一团浆糊了。

    蒋星完全回应不了,他被动的承受着,体会着如海浪般压过来的一阵强过一阵的窒息感。

    就在他以为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时,秦臻松开了他,给了他呼吸的时间,大脑好不容易脱离了窒息,蒋星尚且没有适应,便又被落在脖颈上细密的吻给弄得头晕目眩。

    他以前从没发现秦臻的手是这样的热,那看起来白皙修长的手指竟有这样的力量,直接把他的衣服撕开,碰触到身体的时候,蒋星不可避免的瑟缩了一下。

    但很快,他就因为胸前被含住而蓦地睁大了眼,完全陌生的情欲袭上脑海,烧的他面红耳赤。

    “表……表哥……”刚开口,蒋星便被自己给吓住了,这、这是他的声音吗?这……这也太奇怪了。

    秦臻猛地停下了动作,他微微抬头,望进了蒋星那满是惊吓的眸子中……嗡得一声,大脑传来了一阵尖锐的轰鸣声,秦臻的声音沙哑得不成样子:“蒋星?”

    蒋星来之前给自己鼓足了气,可临到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两个男人要怎么做那件事?以及,表哥那东西……是不是也太夸张了些!

    他们上下叠着,秦臻还穿着衣服,但此时抵在他大腿间的东西也让蒋星清晰的勾勒出它的轮廓,都是男人,可男人和男人的差距也不该这么大啊!

    蒋星莫名有些怂,还有些想跑。

    秦臻慢慢冷静下来,也终于从睡梦中清醒了,紧接着他体会到的便是如坠深渊的刺骨冰寒。

    他微微皱眉,声音冷了下来:“你来做什么?”

    蒋星怔了怔。

    秦臻扯过床边的外套盖到了他身上,接着一言不发地走下床。

    蒋星不太明白,虽然他有些害怕,但……他伸手扯住了秦臻,轻声唤道:“表哥——”

    秦臻没看他,只低声说了句:“松开。”

    蒋星连忙放开手,但他放开,秦臻便向外走去,蒋星一急,坐起来又道:“你、你要去哪儿?”

    秦臻走到门边的步子一顿,转头后看到蒋星被蹂躏得红肿的唇,被撕开的衣服,还有白皙的脖颈上点点红痕……秦臻喉结耸动了一下,转头又道:“以后别随便进来。”

    蒋星愣了愣,心脏像被针扎了一下:“什么意思?”

    秦臻有些烦躁的说道:“不想再发生这样的事就别随便进我的屋子。”

    什么叫不想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人之间这样难道不是很正常吗?

    蒋星有些来气了,他下了床,声音也冷了些:“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样的事怎么了?难道我……”

    秦臻不愿再听下去:“蒋星你够了。”

    蒋星直愣愣的盯着他的后背,忽然觉得很委屈,他不知道秦臻在生气什么,也不知道他在排斥什么,他虽然有些紧张,但对于刚才的事并不觉得讨厌,可为什么秦臻好像……很反感?

    蒋星的嗓音颤了颤:“表哥,我们不是恋人吗?恋人的话……”

    秦臻猛地转头看他:“谁说我们是恋人了?”

    蒋星到了嘴边的话全都被硬生生斩断,他愣愣地看着他,眸子里的光泽逐渐被心底升上的窒痛掠夺,最后只剩下一片空洞的漆黑。

    秦臻走了。

    蒋星不知道自己待了多久,等回神的时候,他近乎于狼狈地逃走。

    原来他们不是恋人?原来秦臻……并没有把他当做恋人?

    这样就想通了,秦臻还是把他当朋友,所以才维持着以前的相处模式……

    秦臻不是喜欢他吗?

    可这样哪里像喜欢?

    秦臻不喜欢他。

    蒋星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跑到了哪里,他只觉得外面的寒风都抵不过心脏上淌过的冰水,那冰水里带着碎冰,碎冰很尖锐,刺得人整个胸腔都一片密密麻麻的刺痛。

    蒋星不傻,冷静下来之后,发现了更多的细节。

    秦臻起初大概还在睡梦中,根本不知道身下的人是谁,所以清醒后才会满是惊讶地问:“蒋星?你来做什么?”

    蒋星睁大眼看着前方,心里全是惶然:秦臻想见到谁,秦臻想对谁做这样的事?

    ***

    苏寒对苏冰说:“不行。”

    苏冰顿了下问道:“为什么?”

    苏寒平静地说道:“离开我,没人能阻止你。”

    他说完这句话,苏冰讽刺地笑了下,接着回了识海最深处。

    连续几天,苏冰都没有出来,那是一个屏蔽了苏寒的地方,他退到那么深的地方,让苏寒一度以为自己又成了一个人。

    苏冰生气了。

    苏寒自然知道,但没办法,唯独在这件事上,他不会纵容他。

    连玩麻雀牌的心情都没有,苏寒在屋里待着闷,索性出去走一走,散散心。

    然后他遇见了穿着一身破烂衣服,像个傻子一样的蒋星。

    苏寒微微拧眉:“这是怎么了?”

    蒋星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这儿待了多久了,他听到苏寒的声音,慢腾腾地转头,接着憋了几天的眼泪像开了闸的洪水,汹涌而出。

    苏寒脱了外套给他披上,蹲下和他对视:“别哭,遇到什么事了?”

    蒋星缩成一团,发出的声音沙哑至极:“秦臻……秦臻……”

    果然是和秦臻有关,苏寒坐在他身边,叹口气道:“有些事,没法强求的。”

    蒋星发不出声,只是肩

    分卷阅读113

    -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