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5

一不小心捅破天 作者:龙柒

      一不小心捅破天 作者:龙柒

    分卷阅读115

    顾忌,他想了下后说道:“不一定非要抹掉,我可以帮你掩藏下。”

    上官情眨眨眼:“这样也行?”

    苏寒道:“只是简单的障眼法。”

    上官情略有些疑惑,障眼法算是基础法术之一,连普通人都可以使用,只不过障眼法这法术只能欺骗同境界的人,比如说炼气一层的弟子用一个障眼法,练气二层的轻而易举就能看破,以此类推……

    上官情反应过来了,以苏寒的境界,他使出的障眼法,放眼整个世界恐怕都绝没人能识破。

    “有劳前辈了。”

    苏寒道:“一些小事,你别和我太客气。”

    上官情觉得自己做的已经够好了!没有跪在地上天天磕头他已经很克制了好嘛!

    蒋星做足了心理准备,但即将要服药的时候,上官情还是非常认真地和他说了又说:“这药不会要了你的命,可有个前提你必须记住,服药的整个过程你需要完全放松,但不能失去神智,疼得狠了可以喊出来,可一定不能昏过去,昏过去便前功尽弃了。”

    蒋星咬牙道:“我可以的。”

    虽然说得很笃定,但当药效发挥,开始第一重剥离灵骨时,蒋星还是疼得面色瞬间苍白,冷汗落得极其夸张,很快就把衣服里里外外全都打湿。

    苏寒拧眉:“剥离灵骨需要多少时间?”

    上官情面露忧色:“至少一个时辰。”他是有过经验的,这滋味实在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剧痛,当年的上官情还只是剥离一根灵骨,打个比较好理解的比方就是:上官情剥离灵骨的过程好比肉里扎了一根刺,虽然有些粗,但却意外的比较容易拔除,而蒋星这里却是皮肉里扎满了细刺,位置难辨,有些甚至极深,想要一一拔除,就要一点点将皮肉掀开,挨个挑出来。

    想象一下吧,蒋星正在承受着什么。

    而这样的痛苦他需要在不昏迷的情况下持续一个时辰。

    一刻钟后,苏寒的手心也出了冷汗,他有些后悔,这样做是对的吗?蒋猴儿遭了这样的罪就一定能得偿所愿吗?

    人心莫测,连自己都没法完全掌控自己,又谈何去了解别人?

    倘若蒋星重塑了灵骨,资质变强了,能够和秦臻比肩了,但秦臻仍是负了他又该怎么办?

    付出了这么多,仍旧得不到想要的回报的蒋星又该怎么办?

    苏寒不知道。

    半个时辰后,蒋星因为死命咬着下唇,嘴边都一片猩红,上官情连忙找个柔软的藤条给咬住,怕他剧痛之下咬伤舌头。

    苏寒握住他的手,终究是没忍住:“……现在停下还来得及。”

    何必这样执着?何必要受这样得罪,为了另一个人做到这个地步有什么必要?

    蒋星的确是保留着意识,所以他听到了苏寒的话,只是他没法发出声音,但却使劲摇着头,一双圆亮的眸子里全是坚持。

    不甘心的坚持,不服输的坚持,为了心中的念想,不断努力的坚持。

    其实蒋星是明白的,自己变不变强并不是左右秦臻的根本。

    倘若秦臻的喜欢自己,强与不强他不会在乎。

    倘若秦臻不喜欢自己,他即便变得像苏寒这么强,他也不会多看他一眼。

    蒋星在意的是另一件事:他自卑,无论是做朋友还是做恋人他都自卑。不摆脱掉这种情绪,他永远都不可能和秦臻在一起。哪怕勉强在一起了,日后也一定会有更多的磨难。

    两人相爱是在一起的“起源”,却不是在一起的“根基”。天长地久是需要一起维护的,他需要给自己一份勇气,一份无论秦臻在闹什么别扭,他都敢去把他抢过来的勇气!

    苏寒没再说什么,他看着蒋星,期待着他能带给他“奇迹”……却也在排斥着。

    最后剩下一刻钟的时候,上官情将早就准备好的提神的丹药拿出来:“这是防止你昏迷用的药,能提神的同时,痛感也会更强烈些。”

    蒋星眼睛都有些涣散了,大概并没听清上官情说了什么。

    已经坚持到这个地步了,绝对不能失败,苏寒拧着眉道:“给他吃。”

    上官情额间也密布了细汗,他深吸口气,把药喂到他嘴里。

    丹药入口即化,最后这一刻钟,蒋星哭得不成样子,手指甲都劈裂了几根,衣衫湿得能拧出水来,额头因为用力撞击床板而一片红肿,可即便这样,似乎也无法替代那抽筋剥骨的剧痛。

    苏寒的手被他攥得通红,但到这时候他却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提任何放弃的话,他面色沉然,一双黑眸微微泛着银光,声音低哑严肃:“蒋星,你自己选择的,给我撑到底!”

    当所有疼痛褪去时,灵骨全部剥离完毕,蒋星完全昏死过去。

    上官情长吁了口气:“剩下的就好办了。”

    没了灵骨,蒋星现在就是个废人,上官情运功,灵力瞬间覆盖他全身,慢慢修复着他体内的创伤。

    接下来就是重塑灵骨了,这个没什么罪受,只是蒋星整个身体都受损严重,即便灵骨重塑完毕,也得正儿八经在床上“瘫”一阵子。

    接下来就可以催发药效了,上官情顿了下问:“风属性可以吗?”

    苏寒道:“可以,他很适合。”

    上官情看了看这奄奄一息的猴儿,忍不住叹息道:“也好,等他醒了我便收他为徒。”

    苏寒应了声:“嗯。”

    蒋星这几天过的浑浑噩噩,秦臻是看似按部就班,实际上魂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王麟和陈涵接了个狩猎的任务,找秦臻帮忙,秦臻二话不说跟他们去了后山丛林。

    他们狩猎的是一种三角牛兽,没什么太大的攻击性,但成群结队,如果不小心惹毛了牛群也麻烦得很。

    王麟修的是体术,在前头和被陈涵困住的牛兽缠斗,原本一直及时的天降甘霖这次却迟迟没来。

    两人好不容易解决掉一头,坐下喝水休息了,天降甘霖落下,把他俩淋了个浑身湿漉漉。

    王麟&陈涵:“……”

    秦臻皱眉:“抱歉。”

    王麟和陈涵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惊讶,秦臻竟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简直不敢想象。

    采集了六个牛角之后,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大半,王麟和陈涵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这简直是来了个名叫秦臻的空壳,真正的灵魂大概直接离家出走了。

    秦臻顿了下,实在待不下去了,他拿出乾坤袋,里面有不少丹药,递给王麟后

    分卷阅读115

    -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