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9

一不小心捅破天 作者:龙柒

      一不小心捅破天 作者:龙柒

    分卷阅读149

    勾走了。

    苏冰冷哼一声。

    苏寒眨眨眼睛看向他,他明显有些惊讶,还以为识海里那三层屏障怎么也得哄几个月才能打开呢!

    “快看这小白兔,多可爱,还长着翅膀呢。”

    苏冰:“把身体给我。”

    苏寒道:“干嘛?”

    苏冰阴着脸:“自慰。”

    苏寒:“……”这光天化日的什么鬼!

    苏冰心情非常不好:“快点。”

    苏寒惹不起他:“这大白天的……干什么嘛……”虽然这样抱怨着,但他还是交出了身体的主动权。

    苏冰得了身体,抬手拎起白兔子,摇了几下,这兔子变成了一张符咒,然后他撕吧撕吧扔在了门外。

    苏寒为了避嫌已经退到了识海深处,自然不知道小白兔已经“惨遭毒手”。

    苏冰其实并没什么性致,他窝了一肚子气,哪还有心情干这事,说那话纯粹是不愿意看苏寒抱着只蠢兔子,故意激他回识海。

    此时一下子安静下来,苏冰索性帮苏寒准备出行的东西。

    谁知道苏寒没开放五感,只丢了个声音出来:“你动作快点儿,再过一个时辰要出发去万兽园了。”

    苏冰:“……”

    本来不想做,现在又忽然想了。

    苏冰嘴角扬了扬,脱了衣服去了浴室,泡在温热的水中,他透过镜子看着眼前这副身体。

    很漂亮很干净,可这样看着毫无感觉,但若是想象一下,想象一下苏寒赤身luo体的模样,顿时就有些气血翻涌。

    他闭上眼,弄了半天,在即将结束的时候停下了动作,苏冰用平静的声音说道:“出来吧。”

    苏寒不疑有他,释放了五感后说道:“这身体还年轻,不要这样……嗯……啊……”话没说完,他短促的哼了一声。

    巨大的刺激直袭灵魂,苏寒被这狂热的快感给冲得眼前一片空白,大脑像是失控了一般,能感觉到的只有一阵强过一阵的颤栗感,这滋味剧烈又陌生,可是却像海浪般汹涌狂野,直直戳在了灵魂最深处,带来了最激烈的感官体验。

    苏冰沙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爽吗?”

    苏寒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你……你……”他竟然骗他出来后才把这身体送上高潮!

    苏冰轻笑:“不用谢我,毕竟你自己弄是弄不了这么舒服的。”

    苏寒恼羞成怒:“苏冰!你胡闹也要有个限度!”

    苏冰的声音因为情欲晕染而显得额外慵懒惑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下次还一起。”

    苏寒气结:“谁要和你一起!”

    苏冰现在倒是把他之前的话给搬出来了:“有什么关系?反正是自己人。”

    苏寒:“自己人才不该做这种事!”

    “也不是自己人,是自己,”苏冰嘴角扬了扬:“别人想做这事还做不到呢。”

    苏寒:“……”槽点太多,他简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

    苏冰没再逗他,放弃了身体的掌控权后他提醒道:“快收拾下吧,再耽误可去不成万兽园了。”

    苏寒进到身体后,整个人都是一颤,那巅峰后的余韵感更强,一个没撑住差点摔进浴桶里。

    好在浴桶浅,他这姿态也挺像是主动靠在那儿的,苏寒微喘着气,身体懒懒的,不太想动:“还有一个时辰呢,怎么会耽误。”

    苏冰提醒他:“只剩下两刻钟了。”

    “什么?”苏寒睁大眼,“怎么会用了这么长时间。”

    苏冰微笑:“不持久一些,你会这么爽?”

    苏寒:“……”

    如果是别人说这句话,苏寒会揍的他贯穿几个世界,但苏冰说这话……从某种意义来说他竟然没法生气。

    毕竟他只是在单纯地陈述事实。

    果然该分开了,独立的两个人格共用同一个身体简直太要命了!

    苏寒把苏冰赶回了识海,这次是他主动给他加了三道屏障!

    总算从浴桶里站起来,苏寒迎面看到镜子里的身体,莫名脸上就是一红。

    苏冰这都是些什么鬼毛病,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放个水镜?

    苏寒擦拭着身体,脑中不禁闪过一些苏冰在此处的画面,顿时有些燥热,本来就没彻底低下头的东西此刻竟然又硬了。

    苏寒早年修的是无欲道,不禁七情却要断六欲,所以苏寒对于这些从没什么需求,吃食上随意,也不爱表现自己,对于住处也从不讲究,同理情欲这东西更是千万年不会想一点儿,直到最后连生欲都断了,这才是大乘。

    不过断了生欲有个坏处是不想活了,这后遗症不好治,事实上当年若非有苏冰在,苏寒可能早就亡在生欲二字上了。

    说这么多,无非是想强调一点儿,苏寒没有欲望,尤其对情欲没多大反应。

    所以现在,他看着那代表着欲望的东西,有些不知所措。

    该怎么办?

    找苏冰帮忙吗?还是自己来?或者直接不管它?

    苏寒想了下,不能把苏冰放出来,也不能不管它,那就……

    他颤巍巍地把手放上去,没吃过猪肉总还见过猪跑,这种本能的事,他还是知道该怎么做的。

    弄了几下后,他微微喘息着,脑中蓦地回现出两个月前的一幕。

    那是在识海的温泉池旁,光着身体的苏冰慢慢地靠近他……

    要做什么?离得那么近要做什么?

    苏寒心脏跳得极快,恍惚间他看到苏冰吻了他,那漂亮的红眸微眯着,唇瓣上的热度滚烫,席卷进口腔的舌尖带着一阵阵的电流,酥麻了全身……

    “嗯……”苏寒稀里糊涂地she了出来。

    他怔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后,脸颊上的红晕直接蔓延到耳根,快把他整个人都烧起来了。

    要命了,这都是些什么和什么?

    苏寒慌乱的穿好衣服,走出门的时候腿还直打颤。亏了团子们靠谱,一左一右撑住了他,好歹没让他摔在这华丽丽的门槛上。

    白无双来接他:“师父!”

    苏寒还在愣神。

    白无双问道:“热吗?怎么脸这么红?”

    苏寒:“……”

    “不……不热。”

    如今龙中山脉已经入冬了,冷风飕飕地吹着,按理说该冷才对,可是师父的脸怎么这么红?

    白无双很担心:“没生病吧?伤寒了?”

    苏寒要怎么和徒弟解释自己在光天化日下和自己做的

    分卷阅读149

    -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