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4

一不小心捅破天 作者:龙柒

      一不小心捅破天 作者:龙柒

    分卷阅读164

    ,略可惜。

    想了下后,苏寒觉得自己该尊重它的意见:“你想当个什么?”

    勺子晃了晃,噗地一声露出俩眼睛,众人齐刷刷地倒吸气。

    苏寒觉得这黑豆小眼挺可爱的,于是声音更温和了:“说来听听。”

    勺子看看他,沉稳道:“狼牙棒。”

    众人:“……”

    勺子斟酌道:“不用太重,三吨就差不多了。”

    众人:“……”

    勺子见苏寒不出声,想了下后又退而求其次:“有难度的话,长枪也行。”它又道:“不用太长,十丈就差不多了。

    见苏寒还是不说话,勺子觉得这炼器师大约是水平不够,所以只要再降低难度,谨慎道:“大刀也是可以的,不用太大,七八丈足够了。”

    苏寒微笑的摸了摸它的狗头:“你还是老老实实当把勺子吧……”

    勺子不服,觉得自己提出的要求不高,然而苏寒的下面三个字把它打击的体无完肤:“矮冬瓜。”

    “矮冬瓜?”一直保持着沉稳冷漠态度的勺子君暴起了,“我矮?我怎么可能矮,我……”

    说着他终于眼珠子向下,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接着……勺子君眼珠子一番,啪嗒一声晕死过去。

    苏寒把崩溃的勺子收进了乾坤袋里,问向韩墨:“这玄铁是从哪儿弄得?”

    韩墨道:“之前在拍卖行无意中看到,觉得它灵气充盈便买了回来。”

    苏寒道:“是个好东西,不过应该是一小截残片。”说着他顿了下又道,“这勺子我收下了,你有什么需要……”

    他话没说完,韩墨摆手道:“没必要客气,本来放在我这也没什么用处,你能拿去用再好不过了。”

    苏寒也没和他客气,只嘱咐道:“需要炼星的话直接找我就行。”

    有这一句话就抵得过千千万万个灵石了!

    在场所有人都觉得,超值!

    虽说炼出一个会说话的勺子,但之后炼器师们也没想太多,只以为是那块“黑铁”太特殊,所以才会在炼成后便开了智。而且虽然会说话,但灵力波动并不强,还是个勺子,也不会比其他勺子多舀几勺饭。

    更何况看它那一心想当三十米大刀的小性格,估计闹起别扭来,连一勺饭都不会舀。

    也就是个逗趣的玩物,此时的炼器师们是这么想的。

    然而很久很久以后,这些炼器师中还活着的都捋着胡须,摇头晃脑道:“想当年,老夫是有幸见证过神器诞生的……”

    要离开炼器殿的时候,韩墨给了苏寒一个乾坤袋。

    “前辈炼器的能力是没问题的,只不过对材料的要求较高,这些都是炼器所需的器谱,您可以看看。”

    苏寒明白了他的好意,他收下后道:“多谢。”说着又觉得动动嘴皮子太空洞,便想从其他地方补偿一下。

    然而韩墨神色一凛,郑重道:“前阵子若没有您出手,李一泽便死在藏宝阁了。”

    苏寒一怔。

    韩墨向他深深鞠了一躬:“此等大恩,没世难忘,日后只要您有需要,我韩墨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他说的事苏寒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不过他知道李一泽是韩墨的伴侣,想来是君家叛乱的时候,李一泽正被困在藏宝阁中。

    对于这些有独立法阵的地方,君家肯定派人偷袭,就像竞技堂一样,自己人来不及支援,里面就是瓮中捉鳖,唯有等死。

    藏宝阁比竞技堂可要珍重得多,入侵的敌人修为也极高,韩墨等人又被元婴老祖按在地上摩擦,想去救也是有心无力。

    当时苏寒出手,解决了三位元婴修士,韩墨急急忙忙带人冲到藏宝阁时,李一泽已经是奄奄一息。

    他是阁主,也是师尊,身边无数未筑基的弟子,他这个金丹修士便成了所有人的支柱。

    李一泽又素来护短要强,怎么肯让弟子受伤?一个人单挑了四个金丹期修士,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

    再晚一步,只是一步,韩墨与他便是天人永隔。

    他们恩爱数百年,若一人身死,另一人也肯定不会独活。

    所以韩墨对苏寒的感激之情真不是寥寥数语能够表达的。

    苏寒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后,微笑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好好珍惜。”

    说完他离开了炼器殿。

    回了十三峰,院子里热闹得很。

    胖麦粒和黑白团子奉滚爷为新主,照顾得那叫一个细心周到。

    苏寒回来,苏冰掀掀眼皮就发现了他的异样:“怎么了?”

    苏寒道:“没事。”

    说着一把捞起滚滚,埋在他身上用力吸了口气。

    苏冰被他弄得有些痒:“你这都是什么毛病?”

    苏寒立马笑眯眯道:“又软又香。”

    苏冰:“……”总觉得再不变成人,他的家庭地位就要翻个了。

    苏寒抱着滚滚又蹭又亲,心满意足后又去“宠幸”了三团子和一旁睡成大字的小狐狸。

    一圈儿宠下来,天色都黑了,苏寒只觉得“天伦之乐”也不过如此。

    洗过澡后上了床,苏寒抱着滚滚道:“给你看个好东西。”

    苏冰正拿爪子扯他松松垮垮的寝衣,心不在焉问:“什么?”

    苏寒把生无可恋的勺子君从乾坤袋里取出来。

    苏冰扫了一眼,不感兴趣:“好丑的勺子。”

    心如死灰的勺子更想死了,他不仅成了勺子,还成了一个被人嫌弃的又矮又丑的勺子,勺生太艰难了,让它走吧。

    苏寒握住他捣乱的爪子,趁机在肉垫上捏了下后道:“你仔细看看。”

    苏冰哪里有心情看什么破勺子?他好不容易把苏寒的衣服掀开,眼看着就能舔舔那嫩红色的小可爱了,结果苏寒又把衣服穿好了。

    “不看。”苏冰坚持不懈地同寝衣做斗争。

    苏寒被他弄得也没了说话的心情:滚滚兽圆溜溜的,爪子胖胖哒,笨拙地“玩衣服”的模样简直不要太萌。

    把勺子扔到一边,苏寒索性脱了寝衣,苏冰眼前一亮,正想扑过去,结果苏寒一下子用衣服把它裹住,笑眯眯地说道:“你既喜欢这衣服,那就给你玩吧,撕了也没关系,明天再买。”

    被裹在寝衣里的苏·滚爷·冰的心情和勺子君差不多了,都是生无可恋。

    谁想和寝衣玩?我是想和你胸前的小粉红玩。

    然而滚滚爷首先得想办法从这寝衣中爬出来。

    这,

    分卷阅读164

    -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