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4

一不小心捅破天 作者:龙柒

      一不小心捅破天 作者:龙柒

    分卷阅读214

    易能走几步的木显然也被绊了一跤,摔了个前胸贴地。

    苏寒:“二哥你怎么也跟着胡闹!”

    苏雪一本正经道:“我这是在帮他纠正动作。”说着他弯腰,勾唇看着木显荣,“对吧?”

    木显荣一抬头就看见这这张美人脸,顿时傻住,鼻血哗啦啦直流,声音也呆滞了:“对对对!”

    苏寒:“……”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神一样的队友在拖后腿!

    “走开走开。”苏寒把两个搞事精赶走才对木显荣说,“你起来,赶紧止住鼻血,这儿可不是下界,再这么流下去,小命都能流没。”

    木显荣虽然沉迷美色,但还是怕死得很,能修真修到这个境界的都惜命得很,所以他连忙仰头举手,努力止血。

    一旁的张怀德爬起来,身上是泥,脸上是土,堂堂xx门镇山老祖,愣是成了这么个凄惨模样,他可怜巴巴地看向苏寒,悲戚道:“前辈啊,这上界……怎么是这样的!”他们一定是修了假仙,飞了假升,有种浓浓的上当受骗的凄惶感。

    苏寒也是心疼他们,于是他温声道:“没办法,谁让你们是第一批飞升的人。”

    三位老祖哇的一声哭出来:“是这个道理吗?”

    苏寒只好继续哄道:“你们要这样想,现在的上界一个人没有,你们就是唯一的主人,趁着这个功夫,赶紧去画画地盘,占山为王,等多少年后,你们就是上界的开山鼻祖,一代宗师,封神后都会留下美名……”

    他说的真好听,张怀德木显荣还有没自报家门的于禾渊如果今年只有三岁的话,大概就信了。

    然而他们已经三千岁还多了。

    老年三人组:难受,想哭。

    练了半天后,终于能利索的走路了,可怜他们已经成了泥黑人,后背一片焦黑,前头一片泥灰,走一步摇一路,神态哀戚,生无可恋。

    苏寒看看天色,问道:“你们找的怎么样了?”

    搞事二人组被他发配出去找食物和水。

    苏冰回来道:“前面有个水池,我下去看了看,还算安全。”

    苏雪捧了一堆漂亮果子回来,看向苏寒:“敢吃吗?”

    苏寒捏起一粒,用力掰开……

    而这时,一曲由小腹演奏的交响乐此起彼伏地响起,老年三人组面面相觑,他们对于腹部这酸痛麻痹的滋味浑然不解。

    木显荣更是凝神戒备:“难道这果子有毒,闻一下都会中毒?”啊啊啊,肚子好疼,疼得都流口水了。

    苏家三兄弟:“……”

    苏寒拍拍木显荣的脏脑袋,语重心长道:“以后多读点儿书,少闭点儿关,瞧都傻成什么样了。”

    木显荣:“……”

    张怀德悟了:“难道……难道我们这是饿了?”

    苏寒给他一个赞赏的眼神:“小张不错,继续努力,多教教小木。”

    老年组三人的内心都是崩溃的。

    越活越倒退了,几千年过去,拼死拼活飞了升,结果一朝回到启蒙前(幼儿园)……

    苏·幼教·寒认真检查了一下果子,挑出了几个色泽极其艳丽的,然后把青色和黄色的分给了老年三人组:“这些可以吃,先垫垫肚子。”

    张怀德看着手中完全陌生的东西,心情极其复杂。

    木显荣一咬牙,低头啃了口,然后他整个人都怔住了,食物的甘甜味在口中爆炸,辟谷上千年,滴水未沾,粒米未进的身体在此刻如同得了水的鱼儿,欢呼雀跃。

    “原、原来……”木显荣怔怔地说道,“吃东西是这么……好的一件事。”

    张怀德也咬了一口手上的黄色果子,表情和木显荣是一样的。

    苏寒很是欣慰的看向最后一个小朋友,给他一个青色果子:“对了,你叫什么?”

    于禾渊连忙说了名字。

    苏寒说:“尝尝吧,能吃的。”

    于禾渊其实也懂,他们如今大概是变成了普通人,没了修为后,一些早就忘记的身为人的经历反而能够重新体验了。

    饮食的确是一件很享受的事……于禾渊看看手中的青果子,颇为期待的咬了一口。

    然后……他泪流满面。

    苏寒挺惊讶:“小于是性情之人啊,竟然感动哭了。”

    于禾渊:“呜……呜……呜呜……”

    张怀德和木显荣正沉浸在食物的美味中,虽然也感动,但真没像于禾渊这样直接哭出来。两厢对比下他们有些不服气,就于老头戏多!哭?谁不会似的,老张老木都不用捏大腿,想想之前连续一个时辰的“狗吃屎”都足够伤心欲绝。

    苏寒顿时心软得一塌糊涂,安慰完这个安慰那个,实在是觉得让这些“孩子”受苦了。

    天知道于禾渊不是戏多,而是……这青果子太难吃了啊,又酸又涩还苦,他几千年没吃过东西,一上来就这么重口味,舌头木了,嘴麻了,心死了,眼泪也止不住了!

    看他们这么可怜,苏寒决定带他们去松快下:“走吧,带你们去洗澡。”

    苏冰立马扬眉道:“洗什么洗?”

    老年组泪汪汪的看向这惊天地泣鬼神的大美人。

    苏冰不为所动:“都去找遮身蔽体的东西,找不到就别回来了。”

    苏寒小声道:“他们才刚学会走路。”

    苏冰垂眸看他:“你当他们几岁?”

    苏寒:“呃……”

    苏冰冷笑:“三四千岁了还把自己当小孩?要活就活,不想活我现在就给你们一个痛快。”

    张木于三人站得笔直,跑得飞快。

    苏雪在一旁看得酸溜溜的:严父慈母?他拒绝这设定!

    心里不痛快,苏二哥捏起一个青色果子,大力咬了一口,然后……

    苏寒看向他:“二哥你怎么也哭了?”

    苏雪:“呜呜呜……”

    苏寒纳闷了:“你应该没有辟谷吧?”他们都是过来人,破碎了几个世界的老司机怎么会跳进这种坑里?

    苏雪一边抹眼泪,一边说:“我只是觉得这果子味道太好,吃了让人不禁感慨人生。”说着他递给苏冰一个果子道,“你也尝尝吧,这果子大约该叫往事果,吃一口能想起好多事……”

    苏冰没动。

    苏寒挺有兴致的:“能想起很多事吗?我最近正觉得忘了不少事,给我尝尝……”说着他要去接果子。

    苏雪连忙道:“你不能吃!”

    苏寒:“……”

    苏冰斜了苏雪一眼,没说半个字,可却是此时无声胜

    分卷阅读214

    -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