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8

一不小心捅破天 作者:龙柒

      一不小心捅破天 作者:龙柒

    分卷阅读218

    的景象,简直心疼得不要不要的,她开始拼命给苏寒布菜:“尝尝这个,娘熬了一下午。”然后又给苏冰夹菜,“这个竹笋很嫩……”

    苏寒喝汤的手一顿,七娘真乃神人,还知道苏冰是滚滚兽化人。

    更加要命的是,苏冰虽然没有滚滚兽的习性,但他还真挺爱吃竹笋的,尤其爱吃清炒竹笋。

    被完全忽视的苏二哥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娘……”

    蒋七娘随手给他夹了块猪脑:“吃吧吃吧,好好补补。”

    苏二哥:“……”

    苏寒这一餐饭吃得相当舒心惬意,好像又回到了那已经破碎的幻境里:一个热热闹闹的家,围着桌子的一家人,随口打趣,闹来闹去,无比亲昵。

    只是有些可惜,这桌子上没有小苏川。

    苏寒眸子微垂,嘴角的笑意淡了些。

    用过饭,蒋七娘也不肯放他们走,她让人冲了茶,又摆了棋盘,苏景辰问苏冰:“手谈一局?”

    苏冰微微一怔。

    苏寒也有些惊讶:“父亲你怎么知道……”苏冰的爱好极少,毁灭世界是其中之一,另一个大约就是手谈了。

    蒋七娘笑道:“我看见过,在一个冰天雪地里,苏冰自己下棋,下了好久……”

    苏冰和苏寒对视,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讶异。

    苏寒又问道:“冰天雪地?那棋盘可是纯冰做的?”

    蒋七娘道:“对,非常漂亮,晶莹剔透,不过棋子是竹子刻的,不够圆。”说完她弯着眼睛笑了起来。

    苏寒心一跳,真的非常震惊,蒋七娘这梦神了,为什么连识海中的事都梦得到!

    苏冰和苏寒不是没见过预言师,但绝对没见过厉害成这样子的。

    苏寒想了下问道:“娘你有梦到过其他事吗?不是和我们有关的。”

    蒋七娘道:“当然有,不过那都是真正的梦。”

    苏寒沉吟了一声:“所以说,只有和我们相关的梦才是预言……”

    “也不全是预言吧。”苏冰接话道,“我下棋的事应该是很久之前发生的了。”

    那阵子苏寒把他关禁闭,苏冰一个人无聊,的确是在识海待了很久很久。

    不止这个,上界的事也不算是预言,不如说是通感。

    苏寒心思微动,伸手握住了蒋七娘的手腕,但很快他又苦笑着松开,他没法控制力量,自然不能精准的探测蒋七娘的身体状态。

    而苏冰和苏雪现在的修为应该是看不出什么的。

    蒋七娘道:“你们也不用想太多,当娘的都会挂念自己的孩子,大概是来自血缘的牵绊吧。”

    只是您这牵绊实在太厉害了些……

    不过一时半会儿也弄不清楚,没必要去惹俩位担心,苏寒岔开话题道:“娘,玩牌不?”苏景辰和苏冰下棋,他们仨只要再拉一人就能摆桌了。

    蒋七娘高兴道:“好。”

    寒必输这设定绝对是所有长辈们的最爱,别家孩子为了哄爹妈开心,还得算计着故意输,苏寒多省心,自个儿玩得开心,娘也被他哄得心花怒放。

    蒋七娘也被这毛团团的麻雀牌给萌得大喘气:“可爱,太可爱了,看到它们我就想起你们小时候。”

    苏寒摸小麻雀的手微顿,和这毛团子对视了一下,小麻雀跟他眨眼睛,苏寒觉得自己小时候肯定没这么萌。

    苏雪笑得一脸痴汉:“小寒寒小时候的确是超级可爱。”

    二哥你那表情收着点儿,严打呢!

    蒋七娘笑眯眯的数落苏雪:“你快得了,你小时候可没少欺负小寒。”

    苏二哥不认账:“怎么可能!”

    蒋七娘回忆道:“你小时候最爱粘着阿霜,小寒出生后,你嫌他和你抢爹抢娘抢大哥……”

    苏雪彻底不服了:“我粘着苏霜?不可能。”

    蒋七娘转头,一脸怜爱智障的慈祥表情:“你五岁的时候还说要当大哥的新娘呢。”

    苏雪:“……”

    苏寒毫不客气地笑出声:“哈哈哈,二哥你……哈哈哈,太可爱了。”

    苏雪难得面上微红,他点了小麻雀一下,愤愤道:“和了!”

    他一直不舍得和苏寒的牌,这次没忍住。

    苏寒输惯了,所以一点儿都打击不到他,他脑补一下苏雪五岁时的画面,觉得自己能笑一百年。

    蒋七娘瞥瞥苏寒,又道:“小寒小时候更可爱。”

    苏寒还挺好奇的,当然是他觉得蒋七娘说的苏寒肯定不是自己。

    然后蒋七娘便语不惊人死不休了:“小寒三岁那年,忽然间一夜长大,非说自己九岁了,不喝奶,要吃茶,还不让我给他洗澡,要自己来,结果……腿太短,连浴桶都迈不进去。”

    说完蒋七娘笑得不行,苏寒却有些怔愣……

    苏冰察觉到了,在识海里问他:“怎么了?”

    苏寒怔了会儿说道:“刚才七娘说的那件事……我还记得。”

    苏冰和他五感互通,自然也听见了:“记得?”

    苏寒十六岁之前,苏冰还不存在,所以他并不知道他那段时间的经历。

    苏寒说:“其实我也说不清,毕竟实在过去太长时间了……”一个活了万万年的人在,真的还记得自己年幼时的事吗?

    如果是以前,苏寒认为是记不得的,可就在蒋七娘说出这番话时,仿佛在他脑海中点亮了一盏灯,莫名照亮了这段记忆。

    那时候他真的九岁了,但是他在三岁便筑基,筑基后容貌身体会固定一段时间,所以那时候苏寒一直维持着三岁孩子的模样。不过也无所谓,反正他一直是自己一个人,身体大些小些都没关系,反正灵力的运用不会因为他手指长短而有所不同。

    可是就在那时候,他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睡在一个非常温暖的屋子里,床铺干燥柔软,还有着像天空般蔚蓝的床帏,周围飘着好闻的安神香,窗外有人在轻声细地说着什么……

    苏寒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他起身发现自己竟还穿着一件非常精致的衣裳。

    浅蓝色的柔软质地,紧贴着身体也不会觉得不适,他好奇地拉扯了一下,不太自在地走下床。

    而就在他脚掌落地时,外头传来了脚步声,一个容貌美丽的妇人将他抱起,柔声细语道:“醒了怎么不喊娘?这地上凉,不穿鞋袜会受寒。”

    她将苏寒放在了床沿上,半蹲在床边,拿出一双极其好看的虎头鞋,认真给他穿上。

    苏寒从上而下看着她,那时候他觉得自己一生都不会

    分卷阅读218

    -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