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直男地狱(H) 作者:QJF

      直男地狱(H) 作者:QJF

    分卷阅读11

    好了……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埃利奥特也大为感动,抓着他的手:“医生,就算我现在没办法帮你,也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一种革命情谊在王虎心中油然而生,他突然能理解烈士们颤颤巍巍的把最后一颗青稞饼递给战友是怎样一种心情了,这是男人才懂的浪漫啊!

    他们双手交握,深情凝望了良久。

    王虎刚想说任重而道远,天色不早了,大家洗洗睡吧。

    埃利奥特突然灵机一动,双眼放光:“医生,我还有一个办法!”

    王虎一脸生无可恋,附带“你还图样”的沧桑眼神,显然觉得啥都救不了自己。

    埃利奥特突然一把拉下他的裤子,露出光溜溜的屁股和软绵绵的小可怜。

    王虎胯底凉飕飕,大惊失色的捂住小可怜:“你干嘛?!”

    埃利奥特肃穆的说:“医生,你听说过前列腺高潮吗?”

    他顶着这样一张冰山雪莲的出尘容颜,用一种学术的口吻说出这么污的话实在让王虎有些无法直视,但是内容更加让人恐慌。

    作为一个医生,王虎当然知道这是啥,可是,他是直男啊!

    “不、不用了……”王虎两股瑟瑟,战战兢兢,“其实,我也、也没有……那么、那么介意的……”

    埃利奥特一副“这位患者,你不要不配合治疗”的表情,循循善诱:“没有那么难受,你会很舒服的,我听说。”

    “不不不!”王虎严词拒绝,“你听谁说的啊!”

    “他们都这么说。”埃利奥特想了想,“那些士兵们。”

    天哪,这些丧心病狂的痴汉一定是想要这样巧言令色的骗住军花,让他(哔——哔——哔——

    还没等他为军花掬一把同情的泪水,就被一把按在了床上,埃利奥特双目灼灼的看着他的下体,让王虎想起了手术台上的无影灯,心中紧张万分,不禁为自己先掬了一把同情的泪水。

    埃利奥特又拿出了那管子“治伤的软膏”,王虎从小到大虽然一直如电线杆一般笔笔直,还可悲的是个处男,但也不是个无知少年。

    还没等他短路的大脑再次通电,冰凉湿润的液体就滴在了他的屁股上。

    事关贞操,他立刻就推拒挣动了起来:“不不不,真的不用了!!!”

    埃利奥特的力气一直很大,这点从他肩扛俩壮汉的基本人设就可窥一斑,此时面对埃利奥特的盛情难却,王虎虽是个健壮的汉子,却毫无抵抗之力。

    “医生。”埃利奥特突然警觉的看向窗外,“那是什么?”

    “啊?”王虎停下了扑腾,下意识的转头,就见窗外一片漆黑……

    “嗷!”可怜的小雏菊就被趁虚而入了。

    埃利奥特这一出声东击西运用得出神入化,让王虎不禁怀疑他是不是读过《孙子兵法》。

    “不会太难受的。”埃利奥特开始试探着按压。

    王虎长这么大从没想过会被捅菊花,一时有些懵逼。

    但前列腺高潮是个非常正常的现象,很多男性被检查雏菊的时候也会被迫get√此成就。

    王虎也不可避免,被按到前列腺时,他先是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舒爽,然后惊恐的发现自己的jj居然又有了复苏的迹象,它居然不知恬耻的流出了口水!

    jj:我胡汉三又回来啦!!!(ˉ﹃ˉ)

    虽然这不是王虎的本意,但jj它,真的硬了!

    埃利奥特露出一种治愈了病患的欣慰笑容:“医生,你看!”

    王虎心情复杂,找回了这种熟悉的感觉,他高兴又悲怆。高兴他的阳痿也不是真的无药可救,但是……他作为一个直男,为什么一定要被捅小菊花?!

    埃利奥特服务到位,两根手指按在他的前列腺上刺激,一手还抚慰起他沉寂已久,终于重振雄风的小可怜。

    王虎被他压在床上,即羞耻又没辙,他感觉到埃利奥特那种a的气味似乎变得浓郁了,当然自己的也是。

    a的气味在王虎看来没o那种芳香烃那么刺鼻,他也无法清楚的描述是种什么气味,空气中浓郁的信息素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昏昏沉沉中他就释放了。

    jj由于太久没释放而激情昂扬,不止溅在他的小腹上,甚至……

    埃利奥特平静的用手背抹了抹脸颊。

    天哪!他竟然颜射了军花!!!

    还没等他欣赏完,一个硬热的东西就抵在了他的腿根。

    “医生……”埃利奥特俊美的脸颊微微发红,歉意的看着他,“我……”

    王虎霎时间风中凌乱,但是他看到埃利奥特无措的小眼神,联想到他刚刚对自己毫无保留的付出,毕竟要捅另一个男人的菊花,帮别人摸jj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更不容易的是,自己颜射了军花他却非常善解人意的依旧没有与自己友尽,实在是太难能可贵了!

    王虎咬咬牙,心想人家都牺牲这么大了,自己不投桃报李简直天理难容!

    于是,他无视自己直男的心理障碍,眼一闭就撸了上去。

    埃利奥特特别失落的说:“医生,你是不是不愿意?”

    王虎当然只能说:“没有啊,我哪有不愿意,哈哈,呵呵……”

    在他们友好互撸期间,他的脑海中一直在滚动播放弹幕:“为什么军花脸这么漂亮的却长了根驴鸡巴……”

    “童颜巨屌……”

    “怎么还不射……”

    “……”

    第08章 积年不归家,头上绿草莹

    在两人的小兄弟友好会晤之后,王虎有点无法直视军花了,不仅是因为对方比他粗长直硬,作为室友他们抬头不见低头见,让王虎克制不住的时常想起那些事。

    他水了个类似天雷论坛的八卦论坛,把自己的经历大致组织了一下语言贴了上去,当然删去很多个人信息。

    由于上面的奇葩事实在是太多了,什么德国骨科、泰迪之家之类的故事层出不穷,甚至还有各种恋物癖和恋物癖,后者是动植物的“物”,连植物都没放过,让王虎再次大开眼界。

    所以王虎这件看似只是可怜阳痿寻找第二春的“平淡”故事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关注。

    甚至很多直a癌都在下面捶胸顿足的把他骂的狗血淋头,大好的机会不懂得把握,和小骚货o当室友居然没有这样那样那样这样,进行一系列友好♂的自然交流,实在是注孤生!

    王虎虽然是直男,可是没有直男

    分卷阅读11

    -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