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

直男地狱(H) 作者:QJF

      直男地狱(H) 作者:QJF

    分卷阅读13

    归家,头上绿草莹!’,实在是见者落泪,闻者伤心。”埃利奥特深沉的说:“为了防止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所以情人节都会休假三天,让因忙碌而分居的夫妇情侣能够团聚。”

    “……”他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而且王虎发现,这个世界的人都不是一般的有诗(湿)意,“……你可以先从我的床上下来吗?”

    没等他在心里吐槽完,口袋里的通讯器响了起来,是王友明的电话,王虎难免有些忐忑,走到阳台上才接了起来。

    “儿子啊!你阳痿治好了吗?!”王友明关切的大嗓门立刻传了出来。

    隔壁阳台上看书的人立刻就一脸蛋碎的看了过来,王虎内心拔凉拔凉的,干笑着说:“哈哈,爸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

    “你明明看了我珍藏多年的《千树万树菊花开》、《咸湿水坝大战霸天鸟》还有《擎天柱的哲学♂淫生》,jj依旧不为所动。事到如今,还装什么金枪不倒!”

    王虎已经不想再去看邻居的表情了。

    埃利奥特在他身后咳了一声:“我想你进去打电话比较好,我在阳台上吹会儿风。”

    “谢谢。”王虎感动又感激,这样善良体贴的室友真是小天使啊!

    王友明似乎对埃利奥特颇有顾忌,王虎到室内后,他的声音压低了不少,恨铁不成钢的骂道:“谢个屁!就算他是天使,也是个长了大jj想要日你的天使!”

    “……”王虎错愕又愤怒,想反驳却无力反驳。

    “儿子,你放心,这次回来,爸爸一定给你介绍一个贤惠漂亮的o!”王友明信誓旦旦的说,“保证你一看到就忘了这里的小骚货a!”

    “……”

    “照片我一会儿就发你,你妹妹回来了,我先挂了,一定要看啊!”

    没多久,王虎就收到了照片,一个如花似玉、闭月羞花、肤如凝脂、手若柔荑、明眸皓齿、倾国倾城的……男人正穿着一身设计前卫,裙子似的衣服,露出了两条洁白诱人的大腿,害羞的看着镜头。

    这身段、这长相、这神韵……可不就是他前室友的同款么!

    那股o发情后可怕的气味似乎都穿过光屏扑面而来,王虎痛苦的抱住了脑袋。

    从之前的gv事件,他就明白王友明的决定是他无法撼动的,王友明的手腕也是他无法招架的,他,究竟该何去何从?!

    第09章 泰迪の家

    “医生,这是你喜欢的类型吗?”埃利奥特有些阴沉的声音出现在他身边。

    “不是,我爸要给我相亲。”王虎突然想到,凭着军花这条件应该也遇到过这事,“你有过吗?”

    “我不会。”埃利奥特摇了摇头。

    王虎非常奇怪:“你的父母竟然一点也不不关心这个吗?”

    “这是我自己的事。”埃利奥特说着竟然有些沮丧,“而且,医生,其实……算了。”

    这样的话简直让人百爪挠心,在王虎的百般追问下,埃利奥特才吞吞吐吐的说:“其实我对o的信息素过敏,反应很严重,我们泰迪·曹天家族代代都有这个症状。”

    竟然是家族遗传病,难怪身为a,看到o发情竟然会(哔——),不能和o尽情啪啪啪的a,和阳痿的自己有什么区别!真可怜啊!

    王虎幸灾乐祸又同病相怜。

    “别难过了,兄弟。”王虎鼓励的拍了拍他的肩,“世界上除了o,还有这么多b呢!”

    埃利奥特幽幽的看了他一眼:“可是我只喜欢a啊。”

    “……”王虎慢一拍的联想到自己就是个a,放在他肩上的手非常想收回来。

    “医生……”埃利奥特分外忐忑的看向他,“你会讨厌我吗?”

    王虎立刻反驳:“怎么会呢!”

    “我也觉得你看上去不像是会介意这些的人。”埃利奥特笑得和风细雨,非常的灿烂。

    “……”其实我就是啊!!!

    “医生,你是不是不想回家相亲?”

    王虎应了一声,上次那糖葫芦一样的gv现场现在还历历在目,家长的“关心”他实在是承受不起!

    “那要不要去我家玩?”

    王虎连忙推拒:“不不不,太麻烦你了,我留在这里过节就可以了。”

    “可是留宿的名单上周就已经提交了。”埃利奥特说,“没有许可,放假期间是不允许滞留的。”

    “啊?”王虎不知所措,“是这样吗?”他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啊。

    埃利奥特点了点头:“假日的时候这里的出入权限会关闭,不提前上报无法留在这里。”

    这要怎么办?让他回去相亲他一百个不愿意,但是要和一个非直男室友回家也实在是……

    好吧,这个世界原本就没有直男这种生物,只有自己这么一个珍稀动物而已。

    这种前狼后虎的状况让王虎感到进退两难。

    埃利奥特见他犹豫,失落的说:“是我刚刚的话让你顾虑了吧?都是我的错,我试试看能不能再让人提交一次。”

    王虎看到他那种令人心碎却又善解人意的笑容,心中的愧疚如滔滔江水般几乎要把他淹没。

    “不用不用,我不是那个意思!”王虎一咬牙,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一天到晚琢磨计较这个也未免太小气了,而且搞不好这一切都是他的脑补呢,“就是怕太麻烦你了。”

    “不会。”埃利奥特露出了欣喜的神情,“我朋友很少,还没有邀请过朋友去我家玩呢!”

    王虎听了这仿佛楚楚可怜四处受排挤的小白花发言,心更软了:“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一直是你的好兄弟!”

    通讯器响起,埃利奥特倚在床头,伴着室友洗澡的水声一边看书,瞥了一眼床上王虎的通讯器,伸手直接捞过将信息记录删除了。

    不一会儿就有人敲门了,埃利奥特打开门,负责行政的士兵站在门口,捧着电子表格问:“介于你们都没有回复统一信息,所以假日期间有需要留宿的人吗?”

    埃利奥特双手环抱着胸口,惬意的倚在门框上,露出了一个春风化雨般的笑容:“没有。”

    这对普通士兵而言前所未有盛景让他直接看傻了眼,军花沐浴在夕阳下柔和的浅栗色发丝和眼瞳几乎要刺瞎了他的狗眼。门关上好一会儿,士兵才回过神来,以前他笑起来有这么闪耀么?

    第二天的工作结束后,王虎收拾着要携带的东西,心中惴惴不安,他的理智回笼后一想到对方可能并不是

    分卷阅读13

    -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