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鸟】第十六章 迷失的记忆(重生官道之

天堂鸟 作者:nihyou2014

      天堂鸟 作者:nihyou2014

    【天堂鸟】第十六章 迷失的记忆(重生官道之穿插篇)

    永泰岛。

    永泰岛一处风景绚丽的地域,一座庄园内。

    一道靓丽的身影匍匐在花圃中间,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暴露的衣衫早已被她的汗水湿透,紧紧的贴在她的后背上,隐约透漏出的肉色更加诱人。

    视线下移,犹如薄纱短裙掩藏不住的春色愈加焕然,完美的臀部拱起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滚圆笔直的大腿好无形象的冽开,那…让男人欲望崛起的淫糜之地使草丛染成晶莹的露珠。

    ╘最☆新∷网ζ址☆百μ喥╙弟◇—↓板╘zhù#综§合↑社╛区∴踏踏!沉重的脚步声响起…映入眼帘中的是一个浑身被黑袍遮掩的神秘人。

    黑袍如一团乌云,庄严而又充满邪恶的气息,似乎能抵挡肉眼的窥视,让人有雾里看花的错觉。

    他、她、始终是个谜?只手掌天,叱咤永泰,组建天堂,尊为象首。

    他一步步走来,如果没有踏踏的脚步声,乍一看,好像犹如鬼魅飘过来一般。

    这种情景,不熟悉的人还以为是大白天见鬼了呢。

    匍匐在花圃的她努力挣扎身躯,露出她的姣颜。

    她正是狐姑。

    狐姑能出现在这里,大部分原因是陈媛媛导致,还有一点就是,她是象首的专属『淫宠』。

    『淫宠』想到这个词语,狐姑俏脸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奇异表情。

    目视化作黑云的象首愈来愈近,狐姑节制不住的紧绷身躯,心怦怦,开始加速。

    狐姑想起,这是她第三次与象首见面,可谓记忆深刻,刻骨铭心。

    第一次是她的处女之身被破,撕裂与疼痛的血泪史。

    狐姑绝望过,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修养,小穴迎来象首第二次的侵入。

    云雨交合,原来的痛化作久违的甘露,侵袭身与心,把她送上欲的天堂。

    淫欲被点燃,使她流连忘返,欲罢不能,根本不能自己。

    可,不知为什幺。

    欲带给她的愉悦,她依然迷恋。

    但,隐隐中却带着几分抗拒的心理,几分恐惧感、看不清,摸着不真实,犹如一团黑云的象首,让狐姑十分惧怕,有不真实,虚幻感、她好像跟一团黑云交合。

    不过狐姑心里承认,她非常迷恋小穴被象首开发的欲。

    云雨之后,钻心的痛又一次袭来,大腿根血迹斑斑,阴唇挂上一把精致的铜锁。

    穴中被假阳具侵占,外部又被铜锁阻挡,禁锢阳具的脱出、倏然,阳具在穴中无形震动,似乎减缓被洞穿阴唇的痛感,狐姑完全有些蒙了、寓意,锁阴、锁阳。

    折磨与噩梦还在持续……狐姑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只是一个起端。

    当肛门小小的皱菊随着冰凉的感觉被捅入肛口。

    肛门外括约肌有撑起鼓胀感,异物在人为的推动下,滑入体内。

    狐姑瞬间泛起,肛门的异物在蠕动、倏然,眼前一黑,正在回忆中的狐姑惊醒,象首近在咫尺,又一次笼罩着她。

    狐姑睁着大眼睛,怯怯的,又似乎有期待,任黑云把她的娇躯反转,昂躺在花圃上,而象首就好像一团黑云笼罩着她。

    嘶啦…身上遮掩的薄纱瞬间化作漫天的碎布,飘飘洒洒,漫天飞舞。

    饱满的乳房好像失去了束缚,跳动起来…大腿呈人字分开,女人最为隐秘的地方展露。

    精致的铜锁连在她的左右大阴唇上,就像两扇门紧紧的闭合,关住了满院的风景。

    嗡鸣声断断续续的传出…象首正在摆弄她小穴的铜锁。

    咔嚓…细微的声响响起,物体穿过肉璧的错觉随之而生,狐姑感到小穴好像开启一扇门,凉风习习。

    唔唔。

    她情不自禁的哼哼唧唧,开启的小穴,假阳具终于脱体而出、嗡嗡…约有十几公分的假阳具犹自跳动不息,沾满液体的光芒闪烁,依稀冒着白色的蒸汽。

    狐姑瞬间感到一阵阵轻松…呃…唔唔…黑云将她的臀部抬起,两条圆润的大腿悬在空中,以几乎跟狐姑头颅持平。

    她的腰肢被迫拱起,犹如石拱桥,压迫的娇躯显得十分娇小。

    这个姿态,昂躺的狐姑即使平视也能清晰的看到小穴里淫水既将溢出~黑云瞬间笼罩、一股强烈的吸力从下体导入身心,狐姑奇妙的感受随之而生…吸吮!吧唧!吧唧!耳边传来象首意犹未尽的吸舔声,狐姑紧紧咬着嘴唇。

    饱满壮硕如、果实的乳房随着呼吸挺动,乳头粉嫩,娇艳欲滴。

    喔………一声长鸣!舌头钻进小穴,侵袭她的膣道,涩涩的,又有湿热的气息盘旋其中。

    这…怎幺可能?喔……她又一声长鸣!喔…到了…顶到了…喔,唔唔…她的头颅往后扬起,嘴中莫名的自语,双手情不自禁的揉搓自己的乳房。

    情难自禁!不可思议!象首的舌头怎幺会那幺长?狐姑能感受到,子宫花蕾不断的被舌尖点触,挑逗。

    她只能被动的接受,身心最为敏感带的子宫花蕾不断地分泌出汁水、唔唔…喔喔…痒…喔…痒…唔…狐姑眼角流露无限春色,体内的痒使她可劲的,又揉又搓她的乳房。

    欲火焚身,难以自拔!喔…喔…不…行了…呃…呃…呃呃…她的身躯如筛子一样剧烈抖动,随后,静止不动、她痉挛了。

    吧唧~吧唧~黑云移动,似乎有些意犹未尽…嫩嫩的美臀翘着,小穴一览无遗,无形中拉拽臀间那根红绳。

    唔!意识朦胧的狐姑呻吟着,红绳牵引着的蝰蛇菊花锁瞬间撑起她的肛门。

    一瞬间,她体内肠胃引起连锁反应,本来蝰蛇直抵她肠胃最深处,盲肠。

    随着肛门拉拽而出,蝰蛇开始回缩…肠胃翻腾,如蛇一样的物体钻来钻去,突破一层又一层壁障,使她轻微的颤抖起来。

    臀瓣间、蝰蛇菊花锁撑着她的肛门,点缀出一丝另类的凄迷。

    肛门外括约肌的鼓胀感开始缓慢消失…噗!禁锢无数个日夜的蝰蛇菊花锁随着外括约肌的鼓胀消失,终于彻底分离开来。

    脱肛而出…喔:- o狐姑深深吐出一口气,目视花圃上从肛门脱出的蝰蛇菊花锁,一种复杂难明的情绪在脑海中泛起。

    曾几何时、她竟然沦落到如今的天地,先是锁阴,又是锁肛。

    狐姑思绪飘飞,脑海泛起过往的回忆,第一次被破苞,第二次云雨的迷恋。

    其后就是身体被道具禁锢后的生活…被锁住的小穴,每天定时阳具刺激小穴,身心折磨与舒爽并在。

    还有蝰蛇蠕动,让她的性情变得温和如水,并无时无刻扩宽着肠道,打通壁垒。

    这好像就是她的生活。

    忽然间,狐姑眉头蹙起,隐隐觉得有些不对、是什幺?她脑海反转,第一次被象首侵占,她的记忆好像停留在这里。

    那幺以前呢,为什幺一点印象都没有呢,记忆一片空白。

    狐姑眉头紧紧皱起,脑海间不断的问自己,亲人、朋友、童年、、、、她怎幺一点记忆都没有?头痛欲裂。

    咔嚓!狐姑脑海似乎亮起一条闪电,好似开启一条缝隙,隐晦莫名的记忆片段突如涌来、唐逸清秀的脸庞,略瘦而又笔直的腰杆,嘴角含着笑,就那幺看着自己,狐姑能体会到这个男人眼中流露出的…充溺。

    他是谁?为什幺?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庞?脑海斑驳繁多的记忆不断涌出……忽,画面一转、兰姐黑色细腰薄裙裹身,显的身体凹凸有致。

    曲线玲珑,少妇风韵十足。

    不知为什幺,狐姑看着这个女人,就想哭…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再次袭来。

    你是…谁?狐姑脑海中默默的问、少妇柔柔中凝视着她,衣裙摆摆,款款向她走来~…………………………………象首我行我素,脱离菊花锁的肛门口微微泛起嫩嫩的鲜红,菊纹环绕,煞是迷人。

    紧紧相邻的小穴,大阴唇依然那幺娇艳,上面清晰的有两个孔洞,这是象首的杰作。

    象首瞻首、阴唇如鸟儿的双翼,且形状像飞龙,而称之为『飞龙穴』。

    这种穴玉门狭小,膣道紧缩、狭窄,外表光滑水嫩,有飞龙振翼,淫欲高飞之说。

    简单说,飞龙穴需求性欲强,象首自诩这就他能得以驾驭。

    黑袍遮掩的下身,一根朦胧的黑云之物延伸而出。

    狐姑依然沉浸在脑海中莫名的记忆中,恍然未知中。

    逐渐的靠近,抵达狐姑的桃花源地,清晰的看到中心点,唇肉自两边开启…噗!砰!挺枪就刺、直捣黄龙。

    黑色薄裙少妇身影晃动,开启樱唇,模糊缥缈,带着沙哑慈母般的话语随风飘来…宝儿…身影随声慢慢的化作虚无。

    狐姑看着记忆中消失的身影,心突然莫名揪痛,记忆的片段让她一头雾水。

    她只能凭着本能呼喊。

    等等,你别…走?…………啊。

    这一刻,现实中,黑云化作的阳根侵袭小穴,直抵她的子宫花蕾。

    撕裂感骤然降临、花蕾与龟头…碰撞出璀璨的淫之火。

    梦、无声的碎,重归现实。

    啊…………狐姑嘴中发出一声惨叫,冲破云霄。

    美艳的俏脸纠结,只差一点,狐姑眼中带着不甘和痛苦。

    一声宝儿…亲切又倍感熟悉。

    它胜过体内小穴带来的淫欲,勾起脑海隐藏的回忆。

    记忆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它会撕咬着回忆者的心。

    砰!砰!小穴犹自接收阳根的抽插,脑海却不断闪烁…脑海记忆中的画面。

    情绪与淫欲的纠葛,剪不断、理还乱。

    狐姑长发乱洒,因为象首的运动太过于激烈的缘故,胸前的双乳,正激烈的跳动着。

    这一刻,狐姑做出强烈的举动,她挣扎着,缓缓起身。

    黑云笼罩的象首变换形态,似有意无意的配合她的举动,唯有小穴的抽插依然持续。

    狐姑那弹性十足的肌肤,随着黑云扭动的腰肢在左右打摆,站立起来。

    砰!怦怦!根根进底,龟头与子宫花蕾碰触,使她身影妥妥,摇晃不已。

    每一次碰触,生理的需求,花蕾分泌出晶莹的液体,突兀在大腿根边缘流淌。

    狐姑恍然未觉,她似乎依然沉浸在大脑突然多出的记忆中,不能释怀。

    庄园花圃中央,展现出一份另类而又仿若虚幻旖旎的风景。

    美人如玉剑如虹,狐姑尝试移动步伐,她也不知道要做什幺。

    唯有脑海意识中促使她,要离开这个地方,如一团黑云的象首她根本摆脱不了。

    她只能机械的移动。

    一丝不挂的身躯带动黑云向前,挺翘圆臀形成完美的弧度摇摆不定。

    骤然,圆臀多出两抹黑影,而她的臀瓣自中间分开,就像桃子冽开口一般。

    隐约中,一股黑云袭来,径自钻入菊花环绕的肛门中。

    肉眼可见的清晰场景显现,臀瓣中间菊花缓缓扩大,好像在绽放、黑云持续,肛肉泛起,被撑起,迎来陌生物体。

    狐姑全身一颤,踉跄的步伐停止不动。

    黑云持续不断,从她的臀瓣中,进去肛口,一路蔓延。

    顺着肛门直肠,一直突进,『直肠』过后就是『降结肠』,『降结肠』过后是『横结肠』,『横结肠』后是升结肠,最后终点『盲肠』。

    丝丝缕缕,凉凉稠稠的感觉伴随小腹,肠胃的壁障一层层被侵袭,攻占。

    如蛇蜿蜒爬动,直击身心。

    霎时间,狐姑如遭雷击、时间,空间仿佛凝结……纤细曼妙的身躯,平摊光滑的小腹表面,有凹痕不时鼓起,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惧。

    呃!一声呻吟传来。

    臀瓣中的黑云抵达她的小腹最深点,盲肠。

    盲肠,顾名思义,也就是人体小腹的肚脐眼。

    狐姑的小腹不时的被拱起一个凸点,画面鬼魅迷离,让人不寒而栗。

    就好像,肚子里有什幺东西要钻出来一般。

    狐姑的思维瞬间凌乱,脑海斑斓的记忆被冲淡,小腹被顶,带给她又酸又麻的神经打击。

    而小穴依然还在遭受侵袭、双重打击,使她彻底陷入肉体的神经线中。

    象首的淫,从新点燃起她的欲。

    淫之飞龙穴的她,再一次展翅…沉沦在无限的欲火中不能自拔。

    一场现实与玄幻的交战,扑朔迷离,而又不可思议。

    神秘宛如他一身黑袍化作黑云笼罩的象首,让人看不清,摸不透,更添神秘。

    身做当事人的狐姑根本弄不清,明明象首的阳根在她的小穴里驰横。

    可肛门里的又是什幺?刚刚泛起的不解,瞬间被侵袭带来的淫欲淹没。

    瞬间,令人血脉偾张,足以惊呆眼球的一幕开始呈现。

    花圃之上,狐姑娇躯依然呈站立状态,她姿态妖娆,体型婀娜多姿,犹如云中漫步,说不出的风骚。

    怦怦声一直在持续,依稀能看到,她的小穴一直呈开启的状态,表明象首的阳根抽插的节奏。

    小腹更是频频凸起,黑云化作的莫名物体自她的臀瓣中,撑起来的肛口,显得十分醒目。

    狐姑亦步亦离,羞红的娇颜上,微闭的秀眸,琉璃异彩般神色如同一汪春水荡起层层涟漪。

    她好像在赏花。

    赤裸着身躯,修长的玉颈下,胸前双乳随着撞击跳动着。

    挺翘的臀,偶尔做弯腰状。

    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的臀瓣,肛口和小穴裸露在空气中,散发着致命的原始诱惑。

    她时而翩翩起舞…美妙的酮体旋转,笔直修长的大腿抬起,犹如金鸡独立。

    黑云笼罩的大腿根,雪白的肌肤点点血迹尤为醒目,却依旧难以遮掩它的光芒,反而更是增添了几分诱惑。

    喔…喔…在用力…喔…好舒服…她嘴中喃喃自语,破坏了这份意境,增加了一丝不和谐感。

    【天堂鸟】第十六章 迷失的记忆(重生官道之穿插篇)

    -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