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鸟】二十五章 使命召唤!

天堂鸟 作者:nihyou2014

      天堂鸟 作者:nihyou2014

    【天堂鸟】二十五章 使命召唤!

    【天堂鸟】二十五章 使命召唤!    这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绿色森林,白柔躺在林间的草地之上。

    白色长裙在草地上散开,像是怒放的白玫瑰。

    空气中芳草气息弥漫,白柔,她仿佛在做一个冗长的梦。

    梦中,她重回儿时,她承受着孤儿院里异样的眼光,承受着没有亲情的孤独。

    生命就是如此,活着就要去面对!    因为生命即是生活,不管接受不接受,时光始终不会为谁而停留。

    所以,她不断成长,终于成为一名警察。

    在那之后,她全身的投入到工作中,也许是孤儿的原因,工作成了她唯一的    动力。

    没有牵挂,没有恋爱,工作是她唯一的动力,于是她来到了永泰岛。

    直到在永泰岛她被发现,被狮面的人打败,她迎来了有史以来的最大的危机。

    天堂地狱,一线之隔,她不能想象在这里竟然隐藏着惊人的一幕。

    而她的命运又会如何?    一记手刀,让她感受到昏迷的时候,不知道何种原因,她蓦然惊醒,才发现,    刚才的一切只是梦而已……    她还是二十几岁的年龄,刚刚经历的一切,虽然无比真实,真实到好像就是    她未来的人生。

    然而,那毕竟是梦。

    她睁开眼睛,赫然发现,一个男人站在她面前,面带微笑。

    男人,容貌模糊不清,唯有眼神深邃,身上似乎有一股亦正亦邪的气息,让    人只是看着他,心中便生出一股异样的感觉。

    不知为什么,一股熟悉而又恐慌的情绪伴绕着她,白柔蹙眉。

    在孤儿院的时候,当看到你孤苦无依的眼神,我当时就产生了一个听起来    或许可笑的想法。

    我想让你幸福快乐!    男人开口了,声音似幻似真,传入白柔的耳中。

    孟凡……是你………    白柔嘴角轻动,这个名字,好像深深的埋入她记忆的深处,深到她几乎记不    起来了。

    她要努力的回想,才能想起,当年孤儿院里的,那个身单力薄的少年,用无    比认真的眼神看着自己,用他尚且稚嫩的声音,做出的承诺……    白柔的脑海中千头万绪,许多过往的画面在眼前如走马灯般闪过…    转眼之间,她又记起了,校园毕业后,孟凡郑重其事的说出了曾经说过的话    语……    我会让你幸福的,等我。

    夕阳下,少年的背影越拉越长。

    少女惊鸿一现的亮,少年不曾看到。

    一年、两年、三年、    天在变,人在变,时间也在变。

    少年了无踪迹,世界上却多了一个大盗。

    朝阳升起,当年的少年踏阳而来!    旭日东升,当年的少女警徽犹如骄阳。

    一时间风云突变,电闪雷鸣。

    孟凡,回头吧!    白柔,对不起,我只是想让你幸福。

    这样的幸福,我受不起。

    不不不,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别跑,孟凡,你跑不掉的。

    **************************    他的承诺,也是自己的动力。

    这也许就是她努力工作的最终原因吧。

    我只想让你幸福…    孟凡又开口了,白柔被这声音拉回了现实。

    她看到,孟凡手中,拿着一个不知名的木雕盒子,木雕盒子上布满了奇异的    纹路。

    他从木雕盒中拿出一件透着古怪的器具,器具带有弹性,好像活物一般,白    柔不由得感觉心有些发慌。

    它叫,蝰蛇菊花锁,有了它,你再也离不开我了,我要给你幸福的生活!    孟凡说着,声音中带着一丝兴奋和激动。

    幸福么…蝰蛇菊花锁?好奇怪的名字。

    白柔轻舒低语,心中亦是莫名其妙。

    只是……她隐隐的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而孟凡激动的模样,却让她忽略了这一丝不圆融的地方。

    她跟孟凡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相继长大,她当了警察,而孟凡当了盗贼。

    人生不说很奇妙,确是很讽刺。

    警察追盗贼,很自然的事情,就像猫抓老鼠。

    为此白柔一直在努力,寻找各种的材料,踏遍各个小巷,走遍她能去的地方,    就是想劝孟凡收手。

    终于,他们相见了,而孟非似乎不做盗贼了。

    把眼睛闭上,身体放轻松,很快就好。

    孟凡手中那着那个所谓的菊花锁,缓缓靠近。

    不知为什么,白柔默默的闭上眼睛,身躯慵懒的展开,似乎在迎接孟凡的到    来。

    有点胀,有点痛,有点凉,有点滑…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    她的身体接纳了它『菊花锁』。

    她的眉头拧在一起,她的臀下意识的翘起,承受不住,全身剧痛。

    放轻松,放轻松,很快就好。

    孟凡拥住了她,把手搁在她的翘臀上不住的揉捏,白柔恍然未知,任君施为。

    她好像神智模糊不清,在这种状态下,菊花锁进入她的体内,与她不分彼此。

    随之,她体内的不适开始逐渐削薄,莫名的达到了一种美妙的平衡,她与菊    花锁,逐步融会贯通。

    她睁开眼睛,看到熟悉的人儿,微微一笑。

    谢谢你给我幸福,孟凡。

    拥抱你,就是我孟凡最大的幸福。

    不知是不是错觉,孟凡紧紧的一抱,白柔感觉好像有东西在体内轻轻的滑过    一般。

    错觉么?    不管如何,她得到了幸福。

    从此,他与她遨游天地,夫唱妇随。

    许多年过去了,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晚年他们再度有了自己的孙子孙女。

    天荒地老,与君合。

    **************************    **************************    **************************    **************************    **********————*********——    ————————*****************    **************************    **************************    **************************    **************************    **************************    不知道,如果此刻说,本书完,全剧终,各位看官有何感想,支持本书,请    点心吧。

    **************************    白柔在这其中沉浸了岁月,在经历了无数的悲欢离合之后…    却在某一个时刻,白柔感觉身体忽然一震,她惊醒了。

    这一震的感觉,就好像她孩提时候常有的经历,那时她刚到孤儿院,因为陌    生和恐慌。

    她睡觉总是睡得不踏实,往往会在即将入睡的时候,猛然身体一震而苏醒。

    自己又是在做梦了吗?    白柔睁开眼睛,视野渐渐清晰。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永泰岛上当那碧蓝色方的天空。

    她伸手一摸身下,层次分明而又略带清香的竹椅,带着淡淡的温热,无比真    实的触感。

    许多人围上来,他们都用惊愕莫名的眼神看过来。

    这些人白柔有些熟悉,她记起来了……他们都是一起进入永泰岛的游客们。

    这里是…永泰岛………    白柔又想起了什么,她的目光在人群中搜寻,终于,她看到了她的伙伴,唐    磊磊和李国柱。

    白队,你………没事吧。

    李国柱在她耳边低语。

    白柔没有回声,她只是认真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脑海中想起昨晚的一幕幕。

    陈媛媛体内莫名的异物…    大块头与女人肉体的碰撞…    那女人竟然是局长的夫人,更是陈媛媛的亲身母亲?    疯狂的战斗,自己破碎的衣衫——    儿时的同伴,孟凡。

    天荒地老,与君合、、、    ——————————    一夜,她好像感觉经历了一个世纪,赫然发现,自己其实躺在外面的竹椅上。

    以至于她回想了好久才记得起,这是昨晚她呆过得地方。

    是了,我在这里监测…陈媛媛进入的那栋别墅。

    她看向周围,已经聚集了许多人,他们惊愕的看着自己……    其中,也包括了她梦中出现的那个模糊的面孔。

    ……    想起刚刚梦中的一切,她心中涌起了一股异样的感觉。

    那只是梦……    白柔摇摇头,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想要站起来,然而就在这时,她感到身体好    像发生了爆炸。

    蓬!    满身衣衫化成了无数的碎片,仿佛化作斑斓的蝴蝶,漫天飞舞。

    白柔发现自己释然一丝不挂,不着片缕的伫立。

    随着衣衫破碎的声响,白柔眼前的情景——、惊愕的众人,呆滞的眼神盯着    …    而白柔发现,自己体内好像有什么在动,因为颤抖,她胸前白兔也跟着跳动。

    窈窕的身姿,化为一道闪亮的风景线。

    直至下一刻,白柔自然的摆动,两条修长浑圆的腿劈开,四肢着地作爬行状,    这样的姿态,衬托出她挺翘的圆臀。

    她仿佛是在表演。

    轻微的摆动圆臀,臀瓣间显出那抹带着粉红的菊花纹,不停的伸缩。

    就好像要绽放一般。

    呲溜一声响,像是打开了瓶塞,又像是花蕾包裹的花蕊展露峥嵘。

    一声轻吟,更像是开启了一扇门。

    臀瓣间,豁然贯通,如蛇似龟的异物,蜿蜒而出…    啊!………哇…咦………    她听到众人的惊呼声,也能感受到众人的心态,更能体会自己现在的心绪。

    她闭着眼,睫毛微微地颤动着,根根分明的睫毛上,凝结了晶莹的泪珠。

    如蛇似龟的异物,在体内…臀间蔓延…爬行…    长,太长了………    她感到了爬行的过程,好像自己在爬动似的,摆动头颅像是在寻觅什么?    终于,异物张开了嘴,吞咽起来。

    霎时间,彻骨的凉袭来,这种凉从她的臀部开始,蔓延到全身,最终化成汩    汩溪流,不断的蔓延,被身体接纳。

    她感觉,自己好饱,好饱…甚至有些撑,有些胀、    溪流渐渐覆盖了她的全身,平摊的小腹高高的隆起,虽显得另类,却又是那    么的美丽不可方物,让人难生亵渎之意。

    但同时,又有一种诡异魅惑的感觉。

    这种魅惑,与周围惊愕的眼光显得格格不入………    此时的白柔,似乎化为一座没有生命力的凄美石像,在她的臀下,那蜿蜒的    异物,像是一条晶莹的尾翼,盘亘而又绚丽。

    白柔好像有些喘不过来气,她凭借着最后一点力气,艰难而缓慢的晃动的臀    部。

    一滴泪水,从她眼角滑落,像是一颗圆润的泪水晶跌落在地上。

    众人声音越来越大,画面也似乎模糊了起来。

    她的心里泛起了死意,她知道如此的活着比死都可怕。

    想死的那一刻,无数的画面掠过她的脑海,最终定格在孟凡那坚毅而略显懦    弱的脸庞上。

    回想她的一生,二十五年的时间,都在为活下去、工作而奔波,而她收获的,    却只是失败……    也许,只有她与他在梦境中一起变老的情景,算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吧。

    最美好的回忆却在梦中,这大概是一种悲哀。

    不过,这又如何呢?    美好,很多时候是不需要去探究它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的。

    因为,如果真的探究起来,许多看似美好的事物,便会像泡沫一样破灭。

    她笑了,绽放在生命最后时刻的笑容,或许会被冰封,定格成永恒……    朦胧之中,她的耳边回响起一些声音,她努力的睁开眼,周围的一切都是模    糊的。

    众人都不见了,然而,唯有远处,一棵青翠的大树之下,有一道白色的身影。

    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洒下来,像是碎金一般铺满草地,树影婆娑……    那道身影是的女子,她在漫步,漫步在她和她之间的距离,虽然离她不远,    却有种漫长的感觉。

    她看向她,那人的脸,一片娇丽,颀长卓约的身影,留影在她的虹膜中,无    比清晰。

    你是……卓宝儿。

    (提示一下卓宝儿就是狐姑,前几章描写过,迷惑的    人自行查章节)    看到这个人,她原本死寂的心脏,开始重新跳动起来,她全身的血液,也再    一次流动。

    她有一种感觉,自己似乎跟眼前的人影有相似之处,仿佛她就是救星一般。

    她难道是……救我?    白柔脑海中掠过这个念头,这是个莫名出现的念头,然而她却不知为何无比    笃定。

    而这时,那个倩丽的身影,向她缓缓走来,她越走越近,一直走到她的身前    ……    蝰蛇是通往梦想的道路,亦可能是痛苦的来源。

    坚持下去,揭露给世人,让邪恶灰飞湮灭。

    清冷的声音,在白柔脑海中响起,这是卓宝儿的话语?    一刹那,白柔懂了。

    蝰蛇,原来是说自己臀下的那个异物,卓宝儿的意思是让她不要太在意。

    在意只会徒增痛苦。

    而坚持即是牺牲,揭露即是潜伏,在适当的时机,

    【天堂鸟】二十五章 使命召唤!

    -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