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鸟】三十二章 煎熬

天堂鸟 作者:nihyou2014

      天堂鸟 作者:nihyou2014

    【天堂鸟】三十二章 煎熬

    【天堂鸟】第三十二章煎熬

    煎熬啊。

    陆贞心中实在是太煎熬了。

    她从来没有想到一天会过得那么慢,一分一秒都是如此煎熬。

    所见所闻…匪夷所思、新奇中带着荒诞。

    禽兽不如、道德败坏,丧尽天良!精神、心灵、肉体,无处不带煎熬。

    眼睁睁看着老头左拥右牵,悠然走来,陆贞是又气又感到耻辱。

    她的脸色愈来愈差,小腹甚至发出‘咕噜’的抗议,从早上坚持到现在,已

    经是奇迹了。

    郭丽丽苗风儿如何,那是他们自己的事,自己管不着也没有能力管,自己看

    看也就算了。

    可是,奇怪的物体卡在肛门,连大便都出不来,又算那回事?马桶堵了,还

    能找工人疏通,陆贞想到这里有些羞愤,自己现在跟马桶有什么区别?从早上憋

    到现在,陆贞感觉腹中的排泄物都开始发酵了,可就是堵在肛门没办法出来。

    地祉发布页

    刚刚开始陆贞还能够忍受,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如今她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那种痛带着憋屈,带着喘不过气的闷,却无法发泄的压抑。

    即便她躺在地上,捂着肚子,甚至肛门不停的吞吐那物体,她仍然没办法阻

    止痛的蔓延。

    在这样的环境下她没办法呼吸没办法没办法没——她已经感觉自己不行了。

    这还罢了。

    更让她吐血的是,老头不紧不慢,悠闲,而自己眼睁睁看着她猥琐两个小姑

    凉。

    你能够想象这是什么样的折磨吗?你能够想象这是什么样的煎熬吗?陆贞甚

    至觉得,自己就不应该来,自己就应该拿把刀弄根绳捅死吊死,实在不行跳水淹

    死也行。

    可是,她就这么的来了。

    「你这个无耻下流老流氓老不正经禽兽禽兽不如——」

    陆贞终于看到现在自己面前的老头,肆无忌惮的哭着歇斯底里的骂着,像是

    要把自己心中所有的闷火全都给发泄出去一般。

    「喋喋…她好像对我有点儿意见。」

    老头手揉着郭丽丽的小胸脯说道。

    「唔…呃,干爹,其实……姐姐…很好的…。」

    胸脯被捏的好疼,郭丽丽带着疼痛的表情说道。

    「闭嘴。」

    老头突然间吼道。

    郭丽丽一愣,然后仰起润满眼眶的俊俏小脸惊慌的看着老头。

    「喋喋,学会帮人说好话了,我的好干女儿。」

    「唔,干爹,我…错了…」

    「丽丽,呃,不用替我说好话,也不用跟这老流氓道歉,他这样的人死了一

    定会下地狱的…呃呃呃。」

    陆贞似乎豁上去了,她诅咒似的骂道,小腹痛的她不断呻吟。

    「喋喋,骂的好。不过我现在过得逍遥自在,而你…喋喋…」

    老头终于开始面对着陆贞,那张丑陋的老脸,怎么看怎么是一副幸灾乐祸的

    样子。

    「唔,老流氓,就算死,我也要变成厉鬼缠着你…唔…」

    「喋喋,看来你的承受能力还不错,既然这样那就再享受一会吧。」

    地祉发布页

    老头似乎一点都不生气,不过说出话却深深刺激到了陆贞。

    「呃,呃…老流氓,就会使用这些下作的手段,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喋喋,我老人家是不会杀你的,告诉你,这种待遇已经是便宜你了,你以

    为你这样骂我,我会杀了你,喋喋,我不会,」

    老头的鼻子突然间抽动起来,似乎闻到了什么,他对着郭丽丽说,「干女儿

    ,先带着她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来见我。」

    说完,他的手终于离开郭丽丽的小胸脯,手中绳扣一紧,牵着苗风儿,就往

    唯一的门口走去。

    苗风儿被拉的一个趔趄,却丝毫没有违逆,她乖乖的,小手伏地,像一只动

    物甘愿被老头拉着爬行。

    陆贞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疼的,她半侧在地上全身瑟瑟发抖。

    郭丽丽认真的点头,目视老头带着苗风儿消失。

    陆贞笑了起来。

    很疯狂的笑声。

    声音尖利、仇恨以及——视死如归。

    「老流氓。如若我不死,一定会揭露这里的,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住嘴,不得大声喧哗。」

    突然一声冷冽的话语传来,紧接着,门口涌出一群人。

    为首三人清一色的护士装扮。

    她们穿着同样款式的粉红色护士服,环肥燕瘦,眼睛里都带着些许好奇和一

    丝温怒。

    她们三人正是天堂成员,大姐狐浪,二姐狐露,三姐狐姑。

    身后确是豹杀、豹虐两个彪形大汉,其后还有,马六、老五这两个新加入天

    堂的人员。

    一行七人,向陆贞缓缓走来。

    陆贞虽然倒在地上却看的清楚,她眼睛死死瞪着人群中的马六、老五。

    如果不是他们两个,自己何至于落到如此地步!对他们,陆贞可谓刻骨铭心

    的痛恨。

    「丽丽,你先站在一边。」

    大姐狐浪细声细语,却带着不容置疑对郭丽丽说道。

    「是,大姐。」

    郭丽丽乖乖退到一边。

    狐浪微微倾身俯视着陆贞,她的腿很长,肌肤近乎小麦色,不施粉黛,一双

    眼睛很是凌厉,鼻梁挺秀,微抿的唇角儿分明,冷艳傲娇。

    「啧啧,身材保养的真不错,虽然模样差些,年龄有些偏大,不过味道不错

    ,三妹,果然是个熟透的果实。」

    地祉发布页

    陆贞根本没有想到她听到这么一番话,一开始还有些煳涂,转瞬她如果肺能

    爆炸,估计就炸了。

    这些人竟然根本没有把她当人,反而像把自己当成货物一般,评头论足。

    狐姑向前,她身材玲珑浮凸,眼神挂些许忧伤,嘴角儿总是带着一种无法言

    喻的媚态。

    可见记忆的觉醒,对她有一定的影响。

    「行了,大姐,她身上的汗味好浓,先把她衣服扒了,带到里面清洗干净,

    再说。」

    美丽的女子,残酷的话语,就像暴风雨无情的吹打在陆贞的脸上身上,她的

    衣服的确都湿透了,正如狐姑所说那是汗迹。

    豹杀、豹虐冲了过来,一左一右的拉扯着陆贞。

    撕——陆贞举在半空中的手还没来得及落下,话语还没来得及出口,然后她

    身上的灰色风衣就被人给撕裂。

    「你——」

    嘶啦———里面穿了一条黑色的衣裙。

    只觉得肩膀一凉,她肩膀上的裙带就被人重力扯断。

    然后,她那发育成熟的饱满胸部裹在胸罩中就暴露在众人的眼前。

    裸露出来的肌肤,白哗哗的一片,那被胸罩包裹的巨大乳房,虽然只是看到

    最上面的一块肌肤和那条深邃的一眼看不到底的沟渠,但豹杀和豹虐还是狠狠地

    咽了咽口水。

    「天啊,这一切都是真的吗?摸摸。」

    连身为女人的大姐狐浪都带着惊呼。

    「嗯,软。嫩。滑。」

    狐浪边评价。

    一只手伸进去在她后背上摸索着。

    咔嘣一声,那条性感胸罩便一解开了,两只大白兔蹦达着跳出来,在狐姑面

    前摇摇晃晃的。

    懵了。

    陆贞懵了,她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就剩下一条内裤,而由于她的肛门

    凸出来的物体,突兀显得鼓鼓囊囊,分外显眼。

    丰满圆润的乳房,赤裸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下,彷佛是一幅很好看给人诗意的

    油彩画。

    地祉发布页

    一只手揉捏她丰满的乳房,肆意的按乳房正中蓓蕾,疼痛由外到内袭击而来。

    陆贞的大脑才终于反应过来。

    「啊———」

    她双手捧胸的大叫着,然后满脸泪水,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力气,终于哆嗦着

    爬起来,就向人少的地方跑去。

    ************************刹时间,一具美妙的

    酮体呈现在眼前,脖颈圆润,腰肢扭扭,白花花的大腿,裹着内裤的臀部尽管被

    莫名物体撑起,显得另类,却依旧难以遮掩它的光芒,反而更是增添了几分诱惑。

    狐浪打了一个手势,豹杀如豹子一般串了出去,还没等人看清。

    陆贞突觉臀部一凉,还没她反应过来,豹杀拉着她臀下的物体。

    突突突——莫名的物体从她臀间不断地延长。

    砰!陆贞向前跑的身体勐的一个趔趄,只感到臀后一沉,紧接着就是勐烈的

    闷痛。

    「啊!」

    肛门传来剧烈的撕裂感,让她痛鸣起来。

    她手摸着臀部,知道自己体内的物体被人抽了出来,脸上带着莫名的却让人

    心生悲凉的泪珠。

    这么年,从一个不知世事的孩子长成如今已为人母的女人,她从来没有想

    到会遭受到如此噩运。

    如此折磨。

    如此痛苦。

    她真的够了,如果能死,她真的情愿被杀掉,也不愿这么的来来回回受无穷

    无尽的委屈耻辱以及疼痛身心精神体力各方各面的折磨。

    她心默默的说,也许死是唯一的解脱。

    这一刻,她似乎忘记了对自己关怀备至的丈夫沉丘,心爱的女儿沉冰冰,她

    只想解脱。

    可是,死现在对她来说,确是可望不可即。

    但,她真的够了,她揉着近乎失去知觉的臀部,脸色潮红地开口。

    「不要拉…我…不跑…了。」

    地祉发布页

    虽然嘴上说地坦然,可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第一次自己的身体这么地让一群人欣赏把玩。

    身体的紧紧的,努力地向后挤,似乎这样就能摆脱臀间物体地纠缠一般。

    「还真是一个与众不同地女人,也许只有这样的女人才会深得男人们的喜爱

    吧。」

    狐浪左右而言他,丝毫没有搭理陆贞。

    「跑,你又能跑哪里去。」

    狐浪紧接着又开口道。

    「我不跑了…不…跑………啊………」

    陆贞的话没说完,豹杀的手开始用力。

    连接肛门的物体一紧,这种感觉让她惊颤,两条腿努力的夹紧,却丝毫无法

    抗拒。

    「其实我是很乐意看到你反抗的激烈些,这样我也能更加地强硬。」

    狐露柔柔的话语传来,豹杀的手逐渐的用力,陆贞被迫垫着脚尖,翘着臀部。

    「唔,呜呜…不要…不要…啊!」

    霎时,她觉得自己好像在腾云驾雾。

    她被豹杀扯在了空中,而支撑她身体唯一的点竟然是那肛门里的物体。

    「呃,不不不。」

    陆贞简直无法言喻了,想死的心早就有了,如今她真的迷茫了。

    「啊------你扯疼我了。等等-----放我下来------」

    陆贞尖叫道。

    豹杀嘿嘿笑着,陆贞再轻也有一百斤左右,他一只臂力竟然能把她扯起来,

    可见他力气有大。

    他就这样扯着菊管,任陆贞像是在水中不会水的人胡乱折腾。

    「慢慢享受吧。」

    狐浪掩嘴轻笑说道。

    「把她带进来,拖她到水龙头冲一下。」

    狐姑说完转身就朝入口走去。

    「三姐姐,她会受不了的,还是丽丽带她去洗浴间去吧。」

    郭丽丽终于怯怯的开口,这是她从众人出来说的第一句话,以她的性子不是

    她不想说话,而是实在是插不上嘴,况且也没她说话的份。

    狐姑瞟了一眼郭丽丽,开口道。

    「我没时间给你耽搁,现在是下午一点十分,她今天还要回去,没时间了。」

    「———」

    在空中悬浮的陆贞悲哀的发现,她终究还是反抗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像

    是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

    【天堂鸟】三十二章 煎熬

    -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