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

穿书之小透明的日子 下+番外 作者:竹亦心

      穿书之小透明的日子 下+番外 作者:竹亦心

    分卷阅读22

    些饱。

    她将七张小床并在一起凑成了一张足够自己躺下的大床,然后就那么睡着了!

    阵灵阿呆居高临下,冷冷的看着他,忍不住道:没用的,我脑子里现在全是那副画面,你讲的这故事便一点儿也不动人了。

    白池,啥?

    阵灵阿呆一挥手,就是这个。

    一副香艳至极的画面瞬间出现在眼前,里面两个男人正抱在一起接吻,吻着吻着尺度渐开,就滚到床上去了。白池瞬间惊了,立即回头去看不远处的温言,见对方还在安心练剑这才拍了拍胸口。

    你怎么会有这个?

    有这种尺度的大片不要紧,要紧的是里面的主角竟然是他和温言!!!

    阵灵阿呆高傲的扬了扬头。

    当初一进阵我便觉得你有趣,不昔让自己逃脱出那片可恶的藏阵玉的日子迟了一点也要将你原本该去的地方改了一下。他缓缓道,出了困阵进了幻阵的那一瞬,恰巧看到了一些你脑子里的画面。

    这些明明都是你想过的。

    所以阿呆十分不解,那为什么这么些日子你们一起没这样那样过!

    难不成是因为没有那张奇怪的大床?

    如果是的话,我想我可以试着幻化出一张来。

    白池:

    谁来告诉他,这种糟心的情况要怎么办,怎么办???

    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多次之后白池也不在尝试与阿呆交流,干脆学着自己以前那般模样万事不搭理。倒也确实安静了不少,修炼的时间也多了,但他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从他这里找不到突破口的阿呆上次去找了温言,难道这一回不会么?

    难道你不想么?

    阵灵阿呆再次播放那段影片,这可是他脑子里曾经幻想过的,难道你不想让他变成现实么,不想么?

    温言眸色渐深。

    阵灵阿呆得意极了。

    就知道搞不定白池那小子,这姓温的却是简单多了。人哪,心思不易太多,越多越容易被利用。瞧瞧,现下这小子不就起了心思,然后很快便会再次按照他的想法,去找白池这样那样,实在不行他还可以帮忙下点药什么的。

    却不想

    抬头看他时,温言的眸子冷得跟千年化不开的寒冰似的,要是再敢拿出来看,砍了你。

    阿呆:

    删掉。温某人命令!

    阿呆不甘,凭,凭什么?

    利息!瞧着他那张脸,温言薄唇轻启,你一日没将这张脸换了,就得付一日的利息,所以现在,删掉!

    阿呆:

    剧情不应该是这样啊!!!

    设想的场面完全崩塌,他忍不住喃喃了一句,这还是男人么?然后顶着温言要杀人的目光,将那段画面删了个彻底。最后还不甘心的又问了一句真的不想?心下却是奇怪为何之前那般好忽悠现在却

    他哪知道,温某人之前根本不是被他说动了。

    而是

    听完他的话,知道他想干嘛之后权横了一下,觉得这是见到白池的最快方式,于是便答应了那一场赌约。那张脸完全是顺带而不是引起他兴趣的第一想法,那个反手一剑,后又凌空一道水刺的画面也是同样。

    所以根本不是被阿呆说动了,而是自己起了别的心思。

    苦恼不已的阿呆晃悠悠的又不知道干嘛去了,剩下白池与温言二人一人打座,一人练剑倒也和谐极了。直到晚间短暂的歇息之时,两人坐到一块开始交流心德,却不妨脑袋再次被揉了揉,还未待反应过来,便听得温言说:

    别整日的想些乱七八糟的,现下还是好好修炼要紧。

    白池:啥?

    金丹之前最好不要起双修的念头,与你日后无益。

    白池:

    第66章:秘境生活

    白池是谁,那是人敬一尺还人一丈的家伙,阿呆这般孝敬他,启能安然无恙不被报负?但占着阵灵这个身份,哪怕再欠抽也不能真得罪了,否则就不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而是闲来无事自寻死路了。

    换个人可能就忍了这口气了,但

    笑得一脸温和,白池起身进了趟林子弄死了两头妖兽,然后找了片水源清理干净便回到原位开始烤肉。不同于上一次,为了证明一些事情而各种料的乱加,这一次却是烤得极有水准,不多时便香味四散。

    阵灵阿呆如期出现!

    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白池开始呼唤还在练剑的温言过来吃肉,后者果断收剑,然后过来与白池一人一口开吃。阿呆眼巴巴的在一边瞅着却没人搭理,饶着两人转了两圈就跟空气似的被忽视了,这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了看自己,用手指挫了挫,发现没消失也没变空气。

    于是他抬起头看向白池,我也要。

    这人最近态度极好,几乎不是太过份的要求一概答应,导致阿呆压根就没想到竟然会糟到拒绝,理由还是:

    你能吃?

    阿呆:不,不能。

    他是阵灵,修炼到家是可以像人类一般进食的。但现在不同,被白池捅了个窟窿不说,又拼着受损硬生生的脱离了那块藏阵的玉。如此一来距离修成真正的人身便又远了一些,自然是吃不得任何食物的。

    就像他胸口都一个大窟窿却能不流血,不死亡一般,那些食物进去也消化不了。

    想一想。

    白池循循善诱,你的畏里全是嚼得半烂不烂的碎肉,他们会一直呆在里面直至腐烂,可能还会变成小虫子在里面慢慢的爬。运气好点的话,他们可能会从你胸口的那个洞里掉出来,不好的话会慢慢的啃食你的内脏。

    阿呆简直傻了。

    过了半晌才堪堪开口道,我没有内脏!

    白池:废话。

    要是有内脏不就能吃东西了么,说到底阿呆现在不过只是初初的有了一个形态而以,就连走路也一直是用飘的。

    阿呆又说:给我。

    白池:都这样了还要?

    阿呆重重点头。

    不能吃看看也好。他说,而且我不吃他们就不会进去,也就不可能有小虫子,更不可能啃那不存在的内脏。

    白池:

    在那之后,烤肉成了每隔几日便有一次的活动。阿呆负责将妖兽弄来,温言负责点火,白池负责上料。三人配合默契,每每都能吃得极其过瘾,而阵灵阿呆则是看个过瘾,并以此做为激励自己努力修行的最大因素。

    如此倒也没功夫再来烦白池和温言二人了。

    对此结果白池份外满意。

    自己也越加努力修行,只为了能在阿呆修出身体之前开始渡雷劫,争取在对方有实力将他们扔出去之前已经将雷劫渡过了。而且从小到大一直谨慎而为,连修行进展都控制得死死的,现下终于能放任自己随意进步,简直不能太爽。

    日子一天天过去。

    秘境之内的日子平淡

    分卷阅读22

    -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