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这辈子都不要让我看到你!

我考哭了无数学生 作者:魁首九千岁

      沈平听到孙千龙的话,额头上浮现一丝黑线。

    他知道这样的讲课是不行的,学生们听不进去的,于是看向孙千龙,开口说道:“孙老师,如果你不喜欢我,我可以不听这节课,甚至我可以辞去语文组组长的位置,只要你能好好给学生们讲课。你刚才那么讲李白,肯定是不行的,一个有氛围的课堂,一群青春期的学生,想让他们按部就班的接受你讲的知识,靠的不是一字不差的照着语文课本念一遍,而是应该让他们沉浸在一个人物或者一段故事的趣味性中。”

    吴冉激动地拍手道:“沈哥说的太好啦!”

    但是即便沈平诚恳的说了很多,孙千龙压根也没有用好态度对待沈平,当即瞥了他一眼,“我教书多少年了,你才教书多久,用得着你教我该怎么给学生们上课?”

    说完,他看了沈平一眼,然后转身说道:“我继续给学生们上课了。”他倒脸不红心不跳的走进教室继续上课了。

    他走进教室,却留下康雪和沈平等人站在教室门口。

    钱多多无奈道:“现在怎么办啊康主任,这样下去学生们能考出成绩才有鬼呢,您也看到了,学生们坐在教室里都快要睡着了,得赶紧想个主意啊,不然等到半个月后的高三月考,成绩下来之后,学生家长的唾沫星子还不把我们学校淹了啊?这个孙千龙压根是拿钱不办事啊,我就纳闷了,他在京城市第一高中,是怎么教了半辈子书的?”

    康雪此时也黑着脸,转头看向沈平,问道:“小沈,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

    沈平转头看了一眼站在讲台上照着语文课本念的孙千龙,又看了一眼教室里昏昏欲睡的学生们,深吸口气道:“让孙千龙有多远滚多远,我来给学生们讲课!”

    康雪顿时愣住,“你确定你能讲高三的语文课?”

    “沈哥您可别冲动啊。”吴冉劝说道:“这是语文课,高考占分比重很大的。”

    钱多多也说道:“是啊,语文在高考里面很重要的,而且高三的语文课您都没有看过,不是我们不相信啊沈哥,可是古诗词尤其是李白,最难讲了,您虽然出卷能力很强,但是抡起古诗词……”

    沈平神色平静道:“首先,语文的确很重要。其次,别忘记我大学学的是华夏历史,对于古诗词方面还是多少有点了解的。这是关乎到学生们的成绩问题,我不会拿学生们的未来开玩笑的。最后,他孙千龙讲的课真是惨不忍睹,别说学生了,就连我忍耐性这么强的人都听不下去,一个教了半辈子语文的老教师也不知道怎么在京城市第一高中混下去的?可笑至极!胆敢照着语文课本上的内容一字不差的念出来,想要吸引学生们的注意力,笑死人了!”

    孙千龙可笑至极?

    讲的内容惨不忍睹?

    吴冉愣了愣,道:“孙老师讲的还行吧,虽然照着语文课本念出来,但是课本上的内容知识就是这些,除了这些,还能怎么讲?”

    沈平笑了笑:“不是课本内容错了,而是他讲的内容太枯燥了,这样的语文课程要是继续让学生们听下去,别说一年后的高考了,就是接下来的月考也要等着挂科吧。”

    “你确定吗?”康雪深吸口气。

    “我敢肯定。”沈平淡淡说道:“康主任,让他有多远滚多远吧。让我教语文课的话,不敢说学生们的成绩提高太多,但是肯定稳中有升,甚至我可以在这里给你保证,如果接下来的月考学生们的成绩没有提升的话,我可以递辞职报告,这是我的底气,我有绝对的信心把语文课教好。”

    教室外面的几位老师,全部都沉默不语。

    康雪咬了咬牙,“那你上!我相信你的能力,而且当初是我同意你进学校教书的,就是看重了你的知识层次,而且你给了我很大的惊喜,所以你来给孩子们教语文课!”

    吴冉:“……”

    钱多多急忙道:“康主任,这要是被校领导知道,那……”

    “你们不用担心这个,校领导那边我去说服他们!”康雪既然已经下定决心,那就不会后悔。

    沈平当即拍着胸脯道:“多谢康主任了,我保证会将学生们的成绩提上来的,但是我有个条件,你一定要答应我。”

    “什么条件?”康雪问道。

    沈平笑着说道:“因为我的讲课风格跟其他老师不同,所以我在讲课过程中,会偏向娱乐性一点,所以你不能拦着我。”

    “可以。”康雪道。

    沈平点点头,“我没问题了,那我现在进教室讲课了?”

    吴冉惊讶道:“沈哥,你不准备准备?”

    沈平很有信心的说道:“这还用准备什么啊?行了,我进去了啊。”

    不就是讲古诗词,讲李白嘛,还不简单的很。

    ……

    教室里。

    孙千龙站在讲台上,看着下面昏昏欲睡的学生们,猛地一拍讲台上的桌子,“还听不听课了?我在上面辛苦讲,你们倒好却在下面搞小动作,睡觉!”

    孙千龙以为自己教了半辈子的语文课,骨子里也是那种学生应该尊师重道的想法,可是教室里的学生根本听不进去。

    “这都讲的什么啊?”

    “照着课本念?以为劳资不认字吗?”

    “是啊,我都快要睡着了,这讲的都是玩意儿啊?”

    学生们上学十几年见过太多老师了,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像这样照着课本一字不差念的老师,你这讲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就在这个时候,沈平走进教室了。

    孙千龙瞥了沈平一眼,然后直接当成空气,继续照着语文课本念:“龙元年(705年),十一月,武则天去世。李白五岁。发蒙读书始于是年。《上安州裴长史书》云:“五岁诵六甲。”六甲,唐代的小学识字课本,长史,州之次官……”

    “孙老师,你停下吧。”沈平压住心里的火,直接大声打断了他的讲课。

    孙千龙脸色一黑,“我讲课的时候,谁允许你打断我了?谁给你的勇气?”

    沈平气笑了,直接怼了回去,道:“你不用再讲课了,这讲的都是什么狗屁东西啊!给我滚远点!这辈子都不要让我看到你!”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