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论养僵尸生活中的二三事 作者:木二秋

      次日,木九和刘夙带着薑薑打算出来溜溜。

    什么?你说薑薑是一只僵尸,放出来不怕吓到人吗?关于这个,刘夙和木九还真不虚。毕竟薑薑是一只千年份的僵尸,活动也还算灵活,除了说话有点结巴脸色有点青之外,和人类似乎…….还真没有什么两样,毕竟僵尸也是人,只不过是死了的人罢了……

    况且,脸色青怕个毛啊?有刘夙那出神入化的邪术——化妆术!何况是增个白?就算你是年过八十八的老奶奶…….她也会想办法给你搞成一个十八的大姑娘!

    一番折腾后,此时的薑薑扎着两个总角,红色的丝绳,映衬着还不及肩的乌黑的发丝,虽说是一只公(雄?)僵尸,但那飘逸的乌丝和那莹润的皮肤也像那小姑娘一般,更何况那肉包子一样的小脸儿,惹得木九差点冲上去咬上一口。

    薑薑穿着一身降色单衫,罩着一件颜色稍深的外袍,踩着一双虎头靴,全身都是红色的色调,却也不觉得刺目,反倒是像那年画上的送福童子。

    此时薑薑正左手拿着一串冰糖葫芦,正津津有味的吃着,右手则紧紧地攥着刘夙的衣角,而刘夙同时也发现薑薑特别喜欢吃酸甜的东西,故此时,她正和那卖冰糖葫芦的老大爷商量着批发购买的事情。

    而木九呢?他左手拎着一个包——薑薑的衣服,右手拎着一大袋东西——刘夙的书,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布包,布包中放在用纸袋装着的烤鱼和烧鸡,正馋的流口水。

    “哎哟,这可不行!我下个月就要搬家了!”只听那卖糖葫芦的老汉说道。

    “啊?为何?这安远镇不是住得好好的么?大爷为啥要搬?”木九有点惊讶,但听说这老头要走了,其实他也蛮不舍得的。

    自从他和刘夙四年前来到这个安远镇,生活也才算是稍微安定了下来,而刚到安远镇的时,穷的连偷儿看见了,都要施舍几文钱给他们。木九小道长那时特别馋糖葫芦,但却又没钱买,这唐大爷就看着蹲在他摊子面前,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手上的糖葫芦,最后给了他们两串,还给了他们几文钱,代价就是让两位帮他熬一天的糖。故刘夙和木九的第一桶金并非是木道长去干活,或者是刘夙帮人看病,而是熬糖。

    当时,木九和刘夙天天来帮唐大爷熬糖,为的不是那两串糖葫芦,而是唐大爷那份好心。日复一日,唐大爷便让他们俩去到自家宅子里帮他做工。毕竟老唐家还蛮富裕的,在这一亩三分地的小镇上也算得上大户人家,不过是帮帮两个孩子而已,又不是不可以?

    什么?你说老唐家这么有钱为什么还要让自家老太爷出来卖糖葫芦?唐老爷子的爱好不行么!毕竟他就是靠卖糖葫芦发家致富的。

    “吾儿当上了御史了,说要请我老头子去紫禁城帮他镇宅!”老头子一脸自豪的说道。

    老头子有一儿一女,可惜他妻子早逝,女儿便远远地嫁了出去。而他的大儿子,叫唐衫,乃是这年科举的探花郎,老头子高兴,摆了七天的流水席。然而……摆完宴后,依然我行我素的……去卖糖葫芦,新任的御史唐衫对此表示很无奈。

    木九正一脸开心的和老爷子聊天,惹得老爷子开怀大笑。但刘夙听到唐衫成为御史时,却有点愣神。

    又是一个御史?又是一个……刘砚么?刘夙呆呆地想着。

    不过对于刘夙的状态,唐老头正处于兴奋状态发现不了,不代表和刘夙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的木小道长发现不了。

    木九发现刘夙不对劲时,就赶紧向老爷子告辞了,并表示当他离开的时候,一定会去帮他送行的,老爷子笑呵呵的答应了,还又送了薑薑几串糖葫芦。

    于是,木九将左手上的包丢在背上背着,一把拉过刘夙,而薑薑依旧拉着刘夙的衣角,一蹦一跳的跟着走了。

    在回家的路上,木九和刘夙并肩走在一起,小僵尸跟在后面,依然不忘舔糖葫芦,虽然他尝不出这是什么味道的,但是还记得曾经娘亲最喜欢给弟弟买了!弟弟每次吃的都特别开心!

    现在也有人给薑薑买冰糖葫芦了呢!薑薑觉得好开心呢!薑薑这样想着。

    哪怕,我吃不出什么味道,但这不能阻止我和你们一起分享;哪怕,我吃不出什么味道,但这不能阻止着这酸甜,进入我的内心。

    小僵尸呆呆地看着并肩走在前面的一男一女,真是……谢谢你们了!

    “薑薑你发什么呆!快跟上!”木九转过头,向薑薑招了招手,让他快点跟上。

    !”薑薑把最后一颗糖葫芦咬下,含在嘴中,刚想把那竹签给扔了,手却突然顿住,他仔细的看了看那根竹签,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它收进了自己的袖子里。

    我要好好留着!他想。

    这时,离捡到小僵尸已经隔了几个月。

    六月,已经入夏了,然而安远还是有许些冷,木九正拉着刘夙,一步一步地走在田埂上,他们绕了好大一圈路,其实只要随着路走,边可以直接回家,但是今天,木九想和刘夙一起走走,就像原来一样,两人一同走在那路上,即使沉默无言,也不觉尴尬。

    木九已经不记得到底有多久没有同刘夙这样一起安安稳稳的走过了,仿佛从刘夙假死逃离所谓的圣旨的时候,就已经没有过了,好像从那时起,他们的生活就开始变了吧。

    再也没有好吃的枣子糕了,只有些糟糠可供果腹,有时甚至他们俩需要去挖草根,刨树皮来吃。

    到底有多久,没有这样平静过了呢?木九有些迷茫。

    “哎,好飘娘!(漂亮)”最先打破这平静的是小僵尸,刘夙和木九顺着薑薑的目光看了过去。

    只见那萤火虫在田埂旁的树丛中飞舞着,就像是不小心坠落在凡间的星星一样。一只小小的萤火虫只能发出微弱的光亮,可十只,二十只,一百只乃至......上千只呢?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唤醒了这个夏天,也唤醒了刘夙那早已沉睡的心。

    而小僵尸仿佛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景,他呆呆地养着头,看着那群“飞舞的小灯光”,不知因为什么,那群萤火虫竟然像小僵尸围了过去,在他的身旁飞舞着,盘旋着,环绕着,就像在和朋友亲昵一样。

    这是一只小小的萤火虫飞到了薑薑的鼻子上,薑薑一双通透明亮的眼睛瞬间看成了斗鸡眼,好不可爱!惹得木九在一旁哈哈大笑。

    “欸!”薑薑表示很不服气!一巴掌拍向自己的脸,没想到他没有拍到虫子,却一巴掌把自己脸上的妆扇花了,红一条

    白一条,还青一条的,哪怕刘夙现在心情很沉重,却也被这小孩逗的捧腹大笑。

    看到刘夙和木九在笑话自己,薑薑觉得更生气了,他一头钻进那翠绿的树丛中,要和那群家伙们决一死战!

    这时候,木九拉着刘夙一同坐在了田埂边,看着薑薑活力四射的闹腾着。

    木九说:“阿夙,我们好好聊聊吧,为我们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刘夙答道:“好!”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