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黄金巷的男人

反穿之修真少女在蓝星 作者:溪涧竹

      处理完梅婷婷两人的事宜,从小楼出来后,苏晴便独自来到云初市城市边缘的一个居民聚集地,黄金巷。

    别看名字起得这么大气土豪味,事实上黄金巷是云初市一个有名的贫民区,这里住着的都是一些城市的边缘人物,这里的人都是一群被城市抛弃了的人群。没有求生的技能,只能在这片荒废的土地上挣扎着生存着。之所以这里叫着黄金巷,也只是由于过去的老历史,曾经在这里也真正是条黄金巷,然而世事无常,曾经的黄金巷变成现在的贫民巷,说不定哪天,黄金巷就会真正的从这个城市消失了。

    走在甚至不能称为路的“路”上,周围尽是一堆一堆的废弃物堆积在地上,勉勉强强从中空出一条小道就是这儿的路了。放眼一望,看不到一栋完好的房屋,只是一个个自建的塑料棚或拥挤或分散的分布在这片区域上。这儿看不到一点儿生气,没有人好奇这个突然出现的气质独特的女人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偶尔有几个正值稚龄的孩子躲在门后张望这个与这片土地格格不入的女人时,那眼神里也只有麻木。

    没有走的太深入,在黄金巷的外围处,苏晴站定在一扇与周围没有什么差别的破烂木板前,轻轻敲了敲“门”。似乎门内没有什么人,仍是静悄悄的,苏晴没有理会,伸手一推,便抬腿走了进去。

    门内的一切与外面布满了垃圾废物的环境有所不同,虽然地盘也只有小小的七、八平方,可里面却是出乎意料的干净整洁,一个小小的箱子放着衣物,一个小小的煤炉,一个锅子,一个饭碗,吃饭的家伙齐全了,再就是一个一个人宽的木板组成了一个床,床头摆着一台破旧的老式电脑。这些就是这个小屋子里面所有的东西了,地方虽小,却自有一番性格,好像是那么普通,可是想想它所处的地方好像又不是那么普通。

    “周信先生,你好,初次见面,希望你不要介意我的不告而来。”苏晴嘴角一勾,直直着盯着眼前正拿着一把手*枪正对着她的中年男人。“你是什么人!谁让你来这儿的!”周信没有理会苏晴的话语,眼神警惕的对着苏晴,手里的手*枪同时向前一举以示警告。

    眼前的这个男人,和他的房屋一样,虽然在这么一个充满了绝望麻木气氛的黄金巷中,也依旧保持着自我,身上的衣服虽然简便但也干净,头发胡须有些略长但也清爽并不油腻凌乱,然而脸上从左眼到右嘴角几乎划过整张脸的一道骇人伤疤,扭曲变形,萎缩的甚至比几岁的孩童的腿都要细小无力的双腿让人似乎有点明白,这么一个正当壮年的人怎么会沦落到这么一个地方。

    苏晴饶有趣味地上下观察着这个她要找的人,没有回话。周信有些难以忍受这异样的安静,似是要说出什么又收了回去,眼中闪过一丝决心,正准备用手中的枪对准突然闯进他家的这个神秘的女人射击的时候,突然身形一顿,面前的一切都好像消失,只剩下眼前的一双幽静深邃的眼睛吸引着他,不由自主的便被拖进了眼前无尽的深渊中去。

    婴儿,儿童,少年,青年,中年,就像人临死前经历得走马灯一样,好像是一瞬间,又好像是永远,周信重复着又一遍经历了他的一生。就在一切终于要结束的时候,周信又开始循环经历着他这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刻,痛失所爱,杀母之仇,断腿之恨,他想逃,他想哭,他想恨,可是都做不到,只能一遍又一遍不可抗拒的看着所爱之人遭受苦痛,所恨之人快活享乐。看着仇人享乐,周信恨不得生啖其肉,生饮其血。看着爱人受苦,周信多希望能以身代之,可是,都不能。

    “我不服!”“我不服!”“我不服!”终于,就要被痛苦的回忆打击得奔溃的周信终于摆脱了出来,只见他大口喘着气,双眼布满了血丝,充斥了仇恨,充斥了悔恨,双拳紧握,身躯微微颤抖,浑身汗如雨下。

    “你到底是什么人!”收敛下心神,从痛苦中恢复过来的周信哑着嗓子问道。刚才的神奇经历让他对眼前的神秘女子忌惮不已。

    “我?我是了解你一切的人,我是知道你最想要什么的人,我也是能够给你一切你想要的人!”苏晴也是有些讶异,这样一个普通的凡人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摆脱了她刚刚给他所下的走马灯幻术,要知道即使是一些意志不坚的修士想要摆脱都不是那么容易,不愧是她在千万人中选中的男人,苏晴心情愉悦的想着。

    “给我一切我想要的?”周信瞳孔一缩,自嘲道“还有谁能给我想要的吗?我想要的都已经离我而去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我想要的了。”

    “哦?”苏晴不置可否,“那你躲在这里是要做什么,难不成是真的准备在这里等着浑浑噩噩到死?”说着苏晴扫视了下这个简陋的小屋,摇摇头,右手一挥,小屋倏的一下消失不见,两人眨眼间便出现在一个空阔的白色空间里。

    空间里白茫茫一片,什么也没有,也不见她再有什么动作,一个样式古朴的躺椅出现在苏晴身下,她顺势倚靠在躺椅上,脑袋一歪靠在杵在扶手上的右手上,微微笑道“或者其实我弄错了,你还念着父子之情,希望和宋志强和解?”

    “绝—不—可—能!”饱含怨气的话语硬生生从周信嘴里挤出,他看着苏晴,神色不定,刚刚发生的一切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停顿了一下,周信终于下定了决心,“你要我做些什么。”

    听到周信的话,苏晴很高兴,随手丢了一个玉坠给他,同时打出一丝神念进入他脑海。

    周信面容复杂的看着她,献出灵魂,这就是我要付出的吗,罢了罢了,现在的我又还有什么能够付出的。随即下定决心,咬破手指,将滴出的血液抹在玉坠上,一阵光晕从玉坠上一闪而现,周信突然心神一动,感觉内心兴起对苏晴的尊敬与服从,一丝对她不敬的想法也不敢有。

    眼见周信爽快的完成契约,苏晴满意的点了点头,“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放心,你会发现这是一件再划算不过的事情了。”然后又沉吟了一下,右手一翻,手掌上凭空出现一个小小玉瓶,“你今天表现不错,提前给你奖励了。”说着便把手中的玉瓶抛给周信,并示意他直接口服下去。

    犹豫的看着手中的玉瓶,周信已经被苏晴的神奇手段弄得麻木了,咬咬牙,把玉瓶对着口中一倒。还没等他尝出喝进嘴里的是什么,就感觉喉咙一滑,浑身冒出一股暖意,紧接着,脸上的伤疤处和双腿传来又痒又麻的剧痛,让人恨不得即刻死去也不愿忍受这样的痛苦,“啊啊啊!!!”周信紧紧咬住牙关,再大的痛苦也比不过看着亲人受苦受难来的让人痛楚,再大的痛苦也比不过看着仇人得意狂妄的嘴脸来的让人痛恨。

    我能坚持的!周信苦苦支撑着,然而活生生的生肌复骨终归不是普通的凡人能抵抗的住的痛苦,周信最终还是晕倒了过去,不过他坚持的时间仍是让苏晴惊叹不已,这个人的意志之强,如果出生在修□□,即使根骨,天资再差,有这样坚定的意志也有可能修得大道的。

    次日,一阵刺眼的阳光透过薄薄的塑料窗户射到周信紧闭的眼皮上,皱了皱眉,周信难耐的睁开双眼,还没等他完全睁开眼睛,就已回想到昏迷前的情景。周信倏的一个起身,双腿不经意的一动,周信不可置信的看着已经恢复正常人一样的双腿,犹豫的用手往腿上一拍,痛!周信激动的又是一拍,还是痛!双手死死扣住双腿,周信哽咽着喉咙,泪水不停的从紧闭的眼中冒出,没想到我的腿竟然就这样恢复了正常,也许,也许,那个也不是不可能的!

    痛快发泄过的周信抬头看向窗外明亮的阳光,心里也如同被眼泪清洗过一样,看来今天是个艳阳天啊!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