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6 分院了

hp遇见 作者:木浅夏

      大门立刻被打开,一个。一个身穿翠绿色长袍神情严肃的高个儿黑发女巫站在大门前。

    海格称呼她为麦格教授——原来她就是霍格沃茨的副校长——米勒娃.麦格。朵拉了解的点点头。

    麦格教授和海格打了个招呼后就带领着他们穿过高大的门厅到达大厅另一头的一间很小的空屋里。等他们全部进入屋子里并站好后麦格教授才开口说道:

    “欢迎你们来到霍格沃茨,开学宴就要开始了,不过你们在到餐厅入席之前,首先要你们大家确定一下你们各自进入哪一所学院。分类是一项很重要的仪式,因为你们在校期间,学院就像你们在霍格沃茨的家。你们要与学院里的其他同学一起上课,一起在学院的宿舍住宿,一起在学院的公共休息室里度过课余时间。”麦格教授停顿了一下,在看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所说的内容上才继续往下说道,“四所学院的名称分别是:格兰芬多、赫奇帕奇、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每所学院都拥有自己的光荣历史,都培育出了杰出的男女巫师。你们在霍格沃茨就读期间,你们的出色表现会使你们所在的学院赢得加分,而任何违规行为则使你们所在的学院减分。年终时,获最高分的学院可获得学院杯,这是很高的荣誉。我希望你们不论分到哪所学院都能为学院争光。”她的目光在纳威的斗篷(斗篷带系在左耳下边)和罗恩鼻子那块脏东西上游移了一下,提醒道:“过几分钟,分院仪式就要在全校师生面前举行。我建议你们在等候时,好好把自己整理一下,精神一些。”

    站在哈利和罗恩身旁的朵拉轻轻碰了下罗恩示意他的鼻子还没有擦干净。

    “等那边准备好了,我就来接你们。”麦格教授说,“等候时,请保持安静。”说完她就离开了房间。

    “哈利,”德拉科走了过来和朵拉打过招呼后,继续和哈利说:“虽然我很希望你够和我分到分到一个学院,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你的父母乃至整个家族都是格兰芬多出身。希望学院之前的分歧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友谊。”

    “嗯。”哈利点点头,然后问:“德拉科你知道他们怎么能准确地把我们分到哪所学院去吗?”

    “当然,我爸爸告诉过我,”德拉科骄傲的回答,但随即脸上浮现一丝难耐的表情,“是由一顶称之为分院帽的帽子来判断你是属于哪个学院的,哦,我无法想象一顶肮脏破旧的帽子带到我的头上的画面,要知道那绝对不符合一个马尔福的审美的。”

    “啊……”一阵尖叫声打断了德拉科的抱怨——一群幽灵从他们身后的墙中飘了过来,幽灵们在看见他们这群新生时还和他们打了声招呼——他们曾经都属于过霍格沃茨的某个学院。

    这时麦格教授回来告诉他们分院仪式已经开始了,带着他们进入一个及其豪华的餐厅。

    正对着餐厅大门的台子上摆着一张长桌——那是教师们的席位。但很遗憾朵拉只能认出两三个人:有着白色长胡子的校长邓布利多;大个子海格以及她的“老熟人”——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在和斯内普教授视线交错时朵拉对他笑着微微打了个招呼,然而,他却并没有给她什么回应。朵拉无所谓的的耸耸肩,她本来就没有期待斯内普教授的的回应,如果刚刚斯内普教授同样对她回以一笑她才会受到惊吓。

    教师席位下首并排的摆着四张放好餐具的长桌,长桌周围坐好了各个学院的学生,他们微笑着欢迎着他们这些新生的到来。

    麦格教授带着他们来到教师席位前背对着教师们站好,面对着几百张注视着他们的的面孔,这时朵拉才有时间去看《霍格沃茨,一段校史》中提到的被施过魔法看起来和天空一样的餐厅顶棚。朵拉相信赫敏也一定看过这本书,因为她正在和哈利介绍——果然她的确看了。而麦格教授走到前面在他们面前放好一只凳子,上面果然放了一顶如德拉科所说的肮脏、破旧的尖顶巫师帽。

    在帽子出现后餐厅内人们的交谈的嗡嗡声渐渐变小最后鸦雀无声,这时帽子扭动了一下,帽边裂开一道宽宽的缝,像一张嘴——帽子开始唱起来:

    你们也许觉得我不算漂亮,

    但千万不要以貌取人,

    如果你们能找到比我更漂亮的帽子,

    我可以把自己吃掉。

    你们可以让你们的圆顶礼帽乌黑油亮,

    让你们的高顶丝帽光滑挺括,

    我可是霍格沃茨测试用的魔帽,

    自然比你们的帽子高超出众。

    你们头脑里隐藏的任何念头,

    都躲不过魔帽昀金睛火眼,

    戴上它试一下吧,

    我会告诉你们,

    你们应该分到哪一所学院。

    你也许属于格兰芬多,

    那里有埋藏在心底的勇敢,

    他们的胆识、气魄和豪爽,

    使格兰芬多出类拔萃;

    你也许属于赫奇帕奇,

    那里的人正直忠诚,

    赫奇帕奇的学子们坚忍诚实,

    不畏惧艰辛的劳动;

    如果你头脑精明,

    或许会进智慧的老拉文克劳,

    那些睿智博学的人,

    总会在那里遇见他们的同道;

    也许你会进斯菜特林,

    也许你在这里交上真诚的朋友,

    但那些狡诈陰险之辈却会不惜一切手段,

    去达到他们的目的。

    来戴上我吧!

    不必害怕!

    千万不要惊慌失措!

    在我的手里,

    尽管我连一只手也没有,

    你绝对安全因为我是一顶会思想的魔帽!

    魔帽唱完歌后,全场掌声雷动,魔帽向四张餐桌一一鞠躬行礼,随后就静止不动了。

    这时麦格教授朝前走了几步,手里拿着一卷羊皮纸。

    “我现在叫到谁的名字,谁就戴上帽子,坐到凳子上,听候分院。”她说,“汉娜艾博!”

    一个面色红润、梳着两条金色发辫的小姑娘,跌跌撞撞地走出队列,戴上帽子,帽子刚好遮住她的限睛。她坐了下来。片刻停顿——“赫奇帕奇!”帽子喊道。

    右边一桌的人向汉娜鼓掌欢呼,欢迎她在他们这一桌就坐。朵拉看见胖修士幽灵也高兴地向她挥手致意。

    在分院帽继续分了两个拉文克劳,两个赫奇帕奇,一个斯莱特林,两个格兰芬多后麦格教授叫到了赫敏——她是第三个格兰芬多。

    “尤朵拉.格林德沃。”随着麦格教授的声音落下,餐厅里热闹的气氛立即跌倒冰点,除了一些麻瓜出身的不明就里的一年级新生外,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朵拉身上。朵拉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从容的走向分院帽,她应该感谢史密斯夫妇,如果当初不是史密斯老夫人悉心教导她和埃达贵族礼节,她相信她今天一定会落魄极了。

    朵拉走到凳子前坐好并带上帽子,宽大的帽檐几乎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

    “嗯……一个聪明的小姑娘,罗伊娜一定会喜欢你的。拉文克劳吗?哦,不、不……你的性格如同赫尔加一般温和善良更有着她所乐见的一视同仁,但你的血脉中又流淌着戈德里克所欣赏的勇敢,但你却过于灵活狡黠,虽然会让戈德里克很恼火,但我还是想说你属于——斯莱特林。”随着分院帽最后响彻餐厅的宣告,人们的气氛再次沸腾起来。朵拉放在腿上的手轻轻颤抖了一下,唇边荡起了一抹苦笑,斯莱特林,纯血吗?

    朵拉摘下帽子后对教师席的方向微微弯腰行礼后,准备向斯莱特林长桌的方向走去。

    “邓布利多教授,当初神秘人从斯莱特林毕业后带领着食死徒杀害了很多人,被分到斯莱特林的不前任黑魔王的后人——格林德沃小姐谁又能保证她不会成为第三个黑魔王呢?”一道质问的声音从左边的长桌传来让整个餐厅再次变得鸦雀无声。朵拉停在原地转身向那个方向看去,是一个高傲的拉文克劳女生。

    “我想并没有人能保证格林德沃小姐就一定会成为第三个黑魔王的,就连弗莱舍尔小姐你也不能。你说是吗?”邓布利多表情凝重的扫视了一周寂静的鸦默雀静的餐厅,站起身声音温和的对提出质疑的拉文克劳女生——芭芭拉.弗莱舍尔。

    “难道我们不应该从神秘人身上汲取教训拒绝这种事情的发生吗?还任由她进入斯莱特林,是等着七年后再次出现一个黑魔王吗?”芭芭拉不甘示弱的反问。

    “我并不赞同弗莱舍尔小姐如你所说关于斯莱特林的认知,仅仅只靠你的‘自以为’?”朵拉以不输于她的高傲姿态反问。“自一千多年前四位创办者创办霍格沃兹开始斯莱特林学院就已经存在,并不是因神秘人出现而创建的,你又凭什么认为斯莱特林一定会培养出黑魔王的,而我,就一定会在七年后成为黑魔王?或许是我理解错了,弗莱舍尔小姐是姓特里劳妮?”朵拉嗤笑。“我不禁想要怀疑分院帽是否也有判断失误的时候,以至于弗莱舍尔小姐也会进入一向以智力高超敏于思考而著称的拉文克劳。”

    “你对于祖辈的所作所为难道不觉的羞愧吗?”芭芭拉生气极了。

    “如果弗莱舍尔小姐说的是盖勒特.格林德沃的话,我承认,他和他所带领的死圣带给魔法界的是灾害。无论原因是什么,遭受迫害的遇难者人数众多,这些罪行他不可能有任何理由为自己申辩。”朵拉挺直脊背,从容的面对四面八方投来的各种目光,“我很遗憾我并不清楚他是不是我的祖辈。因为我的父母早已过世,除了我自己的名字之外我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朵拉并不理会众人因为她的话而引起的各种猜测,继续说道:“但我想说,如果他是我的祖辈,那么他所犯下的罪恶,我理应同他一起背负。因为,他在赋予我这个姓氏的同时这个姓氏所附带的一切都一同赋予了我,无论是,荣耀,还是罪责。”

    朵拉话音一落右边第二张长桌的斯莱特林的小蛇们矜持鼓起掌来,而朵拉也不再理会芭芭拉的反应径自回到斯莱特林长桌,自如的和以后同学院的同学们握手、交谈。

    被迫中止的分院仪式也在邓布利多的示意下继续进行,在此之前麦格教授遗憾的因芭芭拉.弗莱舍尔扣去了拉文克劳二分原因是扰乱分院秩序。

    在接下来的分院仪式中,德拉科理所当然的被分到了斯莱特林,令朵拉意外的是纳威也被分去的格兰芬多,毕竟他有更多的赫奇帕奇学院的特质。而后黄金男孩哈利.波特的光环替朵拉分散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他被分到了他父母的学院——格兰芬多,罗恩也被如愿的分到格兰芬多。

    随着分院仪式的结束,邓布利多站起来。

    他笑容满面地看着学生们,向他们伸开双臂,似乎没有什么比看到学生们济济一堂使他更高兴的了。

    “欢迎啊!”他说,“欢迎大家来霍格沃茨开始新的学年!在宴会开始前,我想讲几句话。那就是:笨蛋!哭鼻子!残渣!拧!谢谢大家!”他重新坐下来。

    大家鼓掌欢呼。

    朵拉猜想大家欢呼更多的是可以吃饭了,因为邓布利多说完后长桌上就凭空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食物。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