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意中之人

采芙 作者:小猴爷

      萧衡,你给我出来!”萧芙一面往萧衡的房里冲,一面大喊着。

    “你明明往我房中来寻我,我若是出去了,你岂不是见不到我了。”萧衡不紧不慢地说,他在卧房中临窗而坐,手下滚抹提挑,正弹奏一曲阳春白雪。

    “为什么你家杨百泽跟裴允深要来我这里提亲?!你个死傲娇!”萧芙冲到萧衡面前,把他双手从琴弦上方拂下。

    萧衡本来心神不定,这才抚琴求一份闲适安定。萧芙一进来就大吼大叫,动手动脚,在他心中她便是个最野蛮无理之人,杨百泽也好,裴允深也好,阿猫阿狗都好,随便她嫁得越远越好。

    “切。”萧衡心里已经燃起一座火焰山,却只轻哼了一声。

    萧芙看他那气定神闲的样子,立刻火冒三丈,伸手就要去推他的琴。

    萧衡看她那架势,立即右手把琴一护,左手把萧芙与那琴隔开。萧芙岂肯善罢甘休,手向萧衡的胳膊劈下,却劈了个空。她伸手去探那琴,却又被萧衡挡住。

    萧芙不甘心,右手搭上萧衡的手腕子,用力向下一掰,将他左手锁住,右手又要伸过去。萧衡右手空着,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剑眉倒竖,对萧芙怒目而视。

    萧芙这时候并不真想毁了萧衡的琴,手上没带力,被萧衡这么一攥,再也没反抗,和他僵在那里。她眼睛里冒着火,迎上萧衡的目光。

    二人同年同月同日生,人世间,萧衡的容颜是她最熟悉不过的了。那鼻子嘴巴的轮廓,她闭上眼也可以描绘出来。

    萧芙是丹青好手,这点就连萧衡也自叹弗如。大家只道她写意山川河流潇洒飘逸,工笔花卉树木精妙传神,却不知道,萧芙手中的笔,描绘了多少次萧衡的容颜,萧衡的笑,萧衡的恼,萧衡的傲娇,还有很多想象中,萧衡和诸位公子花前月下的风流。

    可是萧衡此刻的眼神太陌生,那眼睛之上的剑眉,依然如浓墨一样清晰,可是眼神却带着那样的不可置信。自己真的让他恼怒了吗?

    萧芙心里委屈,怒气早已消散,只有眼眶微微发热。她把萧衡抓着的手往后用力一扯,萧衡却松了手,害她险些栽了个跟头。她的左手那细口虽然不深,但又痛又痒,本来之止了的血液又渗了出来。

    萧衡这才注意到她的手,眼睛里盯着萧芙看,但又忍着不去问。他看口子不深,深吸了一口气,随便她吧。

    “你闯到我这里来干什么?”萧衡一副送客的表情。

    “你知不知道杨百泽跟裴允深都来提亲?是你干的好事吧!”萧芙攥着手,坐到萧衡床边,扯了萧衡的褥子裹在自己手上。

    萧衡皱了皱眉,“跟我没关系。”

    “那他们这是为什么?”萧芙不依不饶。

    “我怎么知道。”

    萧芙手上的血殷红了萧衡的褥子,他内心烦躁,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叫了青葵去打了清水,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瓶出来。他靠着萧芙坐下,把她的手捉了过来,放在自己膝上,用干净棉布蘸了水,拧着眉头,小心翼翼地擦着。

    “怎么这么不小心。”萧衡看那伤口并不厉害,稍作擦拭之后就把瓶子打开,把里边的粉末一丝不苟地撒在颇为整齐的伤口上。

    “这没什么要紧的。”萧芙把手挪开,一双眸子含烟带水地望着萧衡,“我不要嫁人。”

    萧衡避开萧芙的视线,转头望着窗外,面上带了几分自嘲,“说什么傻话?你迟早是要嫁人的啊。”

    他远远望见澹然居红色的飞檐,在一片竹林花木掩映中兀自醒目。已经是深秋,接着便是落雪季节,新年就来了。。。

    他忽然发现身旁无比安静,安静得让他难受。萧衡知道萧芙在哭,他不想去看,从床上站起来,走到窗前,深深吸了一口气。一片枯叶从树上被风垂落,在空中打着旋儿慢悠悠地落下,终于落在甬道上,消无声息,连点声音也听不见。

    屋里渐渐昏黑,青葵进来掌了灯。萧芙大闹一场,倦了也累了,整个人又像猫儿一样蜷缩在萧衡的床角,已然睡着了。灯火朦胧地晃在她身上,她的脸藏在灯光的阴影里,看不清她脸上的泪痕。

    明明昨晚在祠堂的房顶偷看她时,还睡得没心没肺,让萧衡觉得无趣。不过隔了一天,已经人事已非。不过她睡得也快,睡不着的人只有萧衡自己。萧衡坐在她身旁,想帮她平躺下去。谁知道萧芙的头滑下来,正枕在了萧衡的身上。

    萧衡手轻托萧芙的脸庞,想把她的头放到枕头上。可是萧芙的小脸压在他手上,他觉得手上所触柔润娇嫩,看她睡得香甜,脸颊潮热,微微泛红。萧衡眉头拧了拧,终究是没有动。

    萧芙醒来天已经全黑了,屋里烛光摇曳,桌子上摆了几样菜,都已经没了热气。萧衡正依着床,也不知道在读什么。

    “哥,”萧芙抬起脖子,“我怎么睡着了?”

    萧衡放下书,摸了摸她的头,嘴却不客气:“有人在我这里又哭又闹折腾了半天,又霸占了我的床,还要问为什么?”

    萧芙懒得跟他争辩,“哥,爹娘可来过了?”

    萧锦年和夫人猜到萧芙会来星汉阁,倒也不太担心。等到晚饭时间却还不见这一子一女,索性亲自来星汉阁,发现萧芙正靠着萧衡睡得肆意。

    这手足情深的画面,惹得萧夫人腹中略有诽意。可是萧衡却是她从小看大,又不得不信任。她瞟了萧锦年一眼,这位中年尚书却不以为意。

    他二人本来觉得萧芙听到提亲一事的反应也太莫名其妙,长安城中像她这么大的女子大多已有婚配,本来是顺理成章之事。这萧尚书夫妇才想到,平日里大概太过骄纵萧芙,以致到如今都还懵懂无知。

    可笑他们到如今还是骄纵这女儿,看她熟睡,不忍惊动,索性命萧衡去吃了晚饭,却任着萧芙睡下去。

    萧夫人这顿饭吃的坐立不安,心神不定,然后一顿饭下来,她倒是发现自己想得多余了。萧衡也只是问些有的没的,诸如两家是否同时提亲,又如何安抚另外一家之类。其实萧芙身为尚书之女,婚事还任由她自己挑拣,已经是种纵容。

    “你可同他们说了,婚姻大事不能儿戏?”萧芙问。

    “自然不是儿戏,”萧衡点点头,“爹娘从来没有把这当成儿戏。芙儿,你同哥哥讲,你是不喜欢百泽还是不喜欢允深?”

    “我谁都不喜欢。”萧芙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萧衡苦笑,耐着性子跟萧芙说:“芙儿,婚姻大事,虽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是萧家没一个人愿意委屈了你。允深自幼和我交好,和咱们是最熟悉不过的。你若嫁给他,他自然是会好好待你。百泽也是个铮铮好男儿,爹娘已经说了,他对你一见倾心,又是赠马,又是赠剑。他杨家都是爽快之人,不会让你憋闷的。”

    “我不要去别人家。”萧芙委屈地看着萧衡。

    “傻丫头,你总不能在家里呆一辈子啊。”

    原来她只是不愿意离家而已,萧衡觉得她十分可笑,但是自己更加可笑,劝解糊涂闺阁女子出嫁的事情,怎么竟然落在自己头上。

    萧芙双手揽住萧衡的胳膊,把头枕在上边,“能多呆一日是一日,去谁家都再住不得澹然居。。。”

    “那就在他府中,再建一处澹然居。”

    萧芙揉着萧衡的袖角,“那景致又不同了。。便是建了,也不是跨过一条甬道,就能找到哥哥。”

    “傻瓜,都在这长安城中,怕是日日要见,少不得烦我。”萧衡喉中一哽,强颜欢笑道,“平日里又不见你日日来寻我。”

    “哥,你要我嫁谁?”萧芙好像忽然醒悟过来一样,忽闪着圆圆的眼睛,凝望着萧衡。

    她怎么会问自己。萧衡倒吸一口凉气,好像胸口被大石击中,被她这问题搞得无法招架。卧房内烛火摇曳,晃在墙上那幅沁园春雪图上。

    那地方本来挂了顾恺之的一副山水画。画中有奇峰怪石,峰上白云缭绕神仙宅邸,霎是有趣。萧芙见他喜欢那画,只当他爱观山水景致。等到了下雪,就画了一副春雪图,被先生夸了几句之后,就得意洋洋地趁萧衡不在的时候挂在他卧房墙上,倒把那顾恺之的画摘下,扔到一旁。

    萧衡见到以后,自然是大发雷霆,把萧芙那画扔到地上,从二楼的窗户甩到外边。萧芙伤了心,足足忍了一天没有找他。第二天她忍不住,跑过来找他吵架,萧衡却如铁水封口。可是萧芙那画却早被捡起来,挂到了墙上,与他日日相守。

    萧衡楞了半晌,终于开口说:“我要芙儿嫁她意中之人。。。愿日日相伴之人,愿与之偕老之人。”

    萧芙把所识之人在心中默想了一遍,却不知这意中之人是谁。

    日日相伴,与之偕老,那不是小翠?

- 肉色屋 https://www.62ru.com